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28章 038 没空跟你多说

第1628章 038 没空跟你多说

亓君辙一脸疑惑的打开快递包,然后在看到里面的衣服时,脸一下子就沉了。而且是暴风雨来临时的那种阴恻恻的沉。

瞬间,若大的办公室“嗖嗖嗖”的冷风吹过,杨开只觉的自己浑身的汗毛都被冻的堵塞了。

“亓……亓总?”小心翼翼又战战兢兢的轻唤着。

亓君辙眉头紧拧,深邃的双眸死盯着那一堆被幺小幺退回来的衣服。

“出去!”冷冷的朝着杨开一声低吼。

杨开赶紧逃命似的离开,但是刚走到门口中处,却又被亓君辙给叫住了,“回来。”

杨开觉的他的小心脏真是无法承受亓总这如过山车一样的速度啊。

想也不用想了,肯定与幺小姐有关了。

能让大老板的情绪如此大变化的,除了幺小姐就不可能有第一人了。就连亓总母亲也不可能让他有这样的情绪出现。

幺小姐,您这又是走的哪一出啊?

无端端的把这些衣服给“丢”回来干嘛的啊?

你说你这不是要给大老板找堵是什么?你无缘无故旷工也就算了,你不知道我们底下这么多条命全都系你身上的吗?你这么做跟侩子手有什么区别啊!

杨开心里早已泪流满面了。

好不容易自从幺小姐来公司上班后,他们过的日子那就是如沐春风一般的日子了。

本来还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常过了,谁想到只是昙花一现啊!

“亓总,有何吩咐?”杨开一脸恭敬的问着亓君辙。

亓君辙拧了下眉头,目光依旧盯在那一堆衣服上,然后沉声说:“去查下曾宝玉走了没有?还有,这两天有什么人见过小幺。”

杨开连连点头,“我现在就去。”

说完一个急速的转身离开。

亓君辙拧眉看着那一堆衣服,越拧越深,转了两个圈后,拿起手机拨通了幺小幺的号码。

电话响却一直没人接。

“幺、小、幺!”亓君辙拿着手机,咬牙切齿的碎着这三个字。

其实这会幺小幺并没有把手机带在身边,手机被她丢在幺父的办公室里,而她此刻正充当着服务员的一角,忙着为客人点菜下单。

让她去拿锅铲,她宁可帮人点菜下单。

完全把亓君辙一个人给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幺小幺就有这么一个本领,反正不管天大的事情,也不在她的愁虑范围之内。

用她老哥说的一句话,那就是:天蹋下来,有他顶着。怎么也不砸到她的不是?

有这么一个亲哥在呢,她怕什么啊?所有烦心事都丢给老哥去,她就还是当家里的一条米虫呗。反正又不是养不起她。

这日子过的多舒坦啊,老哥在手,天下无忧。

这就是幺小幺的人生志向。

哎,千万别说她没出息之类的,她是不会因为这个东西而有所觉的愧疚之类的。反而让她觉的这是她的一种荣耀,有这么一个全能型的人才亲哥,她不得瑟那才叫没出息。

哎,所以说,幺小幺这辈子也就这么着了,你要想她有所改变出息,那是不可能的。

亓君辙不死心,重新又拨了过去。

“喂。”这回倒是接了,不过却不是幺小幺接的,而是幺母接的。

“伯母,是我。小幺呢?”亓君辙很尊敬的问着幺母。

“哦,君辙啊。”幺母抿唇浅淡一笑,“小幺在外面帮忙呢,手机放在你伯父桌子上没带出去。你等等啊,我叫她来接电话。”

亓君辙听幺母这么一说,瞬间明白两件事。

第一,幺小幺现在心情还不错。

第二,曾宝玉已经回s市了。就算没回s市,那也没和幺小幺呆一块了。

要不然,她怎么可能去桃园帮忙?怎么也得继续跟曾宝玉疯狂着。

“小幺,电话。”幺母很快拿着手机来到幺小幺身边,一手把手机递给她,另一手接过她的里的点菜单子。

幺家的点菜用的还是最古老的手工写菜单,很多饭馆现在都已经用平板点单了。像这么传统的点单方式,也就大排档之类的小饭馆了。

幺家的桃园虽说不是星级饭店,但是在a市却也是有着一定的地位和名气的。特别是幺父的那一手手艺,很多客人都是吃过一次就会再次回来的。

所以,桃园做的人都是熟客的生意。

“谁啊?”幺小幺漫不经心的问着幺母,伸手接过手机,不过却在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时,眼眸微微的淡了淡。

“亓总,找我有事?”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朝着办公室走去。

“亓总”两个字,让亓君辙听着很不舒服,摆明了这是在跟他拉过距离。

“幺,这几天玩的开心吗?”

尽管心里再怎么不舒服,也没有言语上表现出来。依旧用着很是温润软柔的声音问着她。

“啊。”幺小幺点头,“当然。对了,忘记跟你说一件事了。那个,我就不回来上班了。新鲜劲过去了,原来上班也就这样。一点也没趣,还不如我自己现在这样吃喝玩乐呢。那个,违约是不是要赔钱啊?得赔多少?我就不来公司办手续了,你……”

“无所谓,你不喜欢就不来了。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工作?”亓君辙打断她的话,很好脾气的问。

“不用了,老是麻烦你那多不好意思啊?我们俩非亲非故的,哦,对了。你上次给我打包送过来的衣服,我已经快递寄过来了,你到时候签收一下。”幺小幺很是认真的说着。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嗯?”亓君辙的语气微微的低沉了一些,“你在桃园是不是?等着,我现在马上过来。”

“喂,亓君辙,”幺小幺赶紧制止,“你疯了吗?你是大公司的老板哎,底下那么多员工靠你养的哎,你怎么可以带头翘班的?我现在很忙,没空跟你多说。就这样了,我要帮忙去了。”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亓君辙拿过桌子上的车钥匙就往门外冲去。

拿在手上的手机响起。

“说话!”语气十分不悦的接起电话,大有一副如果对方没正事就毙了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