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29章 039 曾经的痛无人能懂

第1629章 039 曾经的痛无人能懂

“亓先生,我是曾宝玉。不知您是否还记得我。”耳边传来曾宝玉的平缓的声音。

亓君辙的脚步顿了一下,“记得。找我有事?不过我现在没空,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可以……”

“我想和你说说小幺的事情。”亓君辙的话还没说完,曾宝玉直接打断,很是正色的说道,“你现在不用去找小幺,她一定不会见你的。我就在你公司对面的知音咖啡厅,你与其去找小幺,还不如来见我。”

“我马上到。”说完挂了电话,迈大步朝着电梯走去。

知音咖啡厅二楼

曾宝玉坐在最后面一排靠窗的位置,桌子上放着一杯咖啡,腾腾的香气往上冒着。她手里拿着一个勺子,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搅动着。

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眉头微微的拧着。

亓君辙到的时候,曾宝玉还是保持着这个动作。

直到对面的位置上有人坐下,才将她的思绪拉回。

“来了。”曾宝玉放下手里的勺子,朝着他弯唇一笑,“喝什么咖啡?”

“我不是来喝咖啡的,直接入正题。”亓君辙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沉声说道,“你知道小幺为什么突然之间不对劲了?”

“呵”曾宝玉一声轻笑,有些无奈的看着他,然后用着很是严肃的语气问,“你为什么不想之前的事情告诉她?”

“既然她选择忘记,那就说明那段对她来说是不开心的。既然是不开心的,为什么要告诉她?”亓君辙沉着脸很是坚定的说。

“那你也一定没把跟她的事情与你家里人说了。”曾宝玉略有些小气愤的看着他又问,“亓先生是打算让她偷偷的跟着你?没名没份的?是你觉的她配不上你还是你们有钱人都喜欢玩这套?觉的偷偷摸摸的更刺激?”

亓君辙的眼眸冷的跟腊月里的寒冰没什么两样,甚至还迸射着一抹杀人的怒意。

如果对面这个女人不是幺小幺的好朋友,他一定不会给她留什么面子。

“曾小姐,好像你也是有钱人这一列的吧?”似笑非笑中带着一抹冷戾的看着曾宝玉。

曾宝玉可不是吓到的,一点也不愄惧的直视着他,回击:“我有钱,可我不玩偷鸡摸狗的事情。老娘任何事情都光明磊落!”

“所以?”亓君辙阴恻恻的凌视着她。

曾宝玉很没有骨气的竟然打了个小小的冷战。

她吧,她承认,幺小幺的男人这气场确实很大。管尽她见过了的大场面也不少,但是在这一刻,还是被他给冷到了。

“那什么……”曾宝玉讪讪的吞了口口水,略有小惊慌的看着他说,“你知不知道,你妈找过小幺。而且她的态度很明确,就是不同意你和小幺的事情。小幺其实对你不是没有感觉的,只是她现在已经不是一年半前的幺小幺。如果是之前的幺小幺,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和你一起面对。但是,现在的幺小幺,在明白了你妈的态度后,直接把对你的那点感觉又给收回来了。”

“亓先生。”曾宝玉深吸一口气,再长长的呼出,很是认真的看着他说,“我知道你对小幺是认真的,也知道你会对小幺好。但是,女人有时候需要的不只是一份你对她无微不至的好。她更需要你对她的一份态度,也需要你给她一个承诺。特别是小幺,你别看她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其实她心里挺没有安全感的。其实她心里比谁都在意,只是她不想表现出来而已。”

曾宝玉很少会这么一本正经的与人说话,向来她与幺小幺在一起,那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女汉子形像。但是在这一刻,她却是心思细腻的一个女人。

说到底,她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为了幺小幺好。

亓君辙的心情也是十分复杂的。

他没想到母亲会找过小幺,更没想到她竟然不喜欢小幺,而且还把态度摆的那么明确。

他本来是想等小幺明确了态度,彻底接受了自己,再带她回去见母亲的。却不想,母亲提前了一步。这也让他突然之间变的很被动了。

越想,眉头就锁的越紧了。

曾宝玉说的确实没错,他只顾着依着小幺,宠着她,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那就是不管是谁,最在意的都是一个态度。

他以为他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但是现在才发现,他确实没有亲口跟她说过他的意思。

或许,他确实应该让她更了解自己的想法。

“多谢你的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亓君辙朝着曾宝玉点了点头。

曾宝玉抿唇一笑:“我也只是希望小幺好,过的幸福就行了。她现在就跟一只驼鸟没什么两样,看着坚强,其实很脆弱。希望你能给她一分依靠。那我就不妨碍你做事了,这几天一直拉着小幺,让她都没时间陪你,真是过意不去了。”

曾宝玉还是一个很通情达理的人,也确实这几天幺不幺是一直跟她杵一块了。根本就没时间和亓君辙呆一块了,所以才会让亓母“有机可趁”了。

其实幺小幺心里是有他的,要不然怎么就会反应这么大呢?

不止不去公司上班了,还连他给她买的衣服也如数退还了。

你要是不在意一个人,是不会做出这些事情的。

你越是表现的满不在乎,其实心里却是最在意的。

幺小幺现在就是这样了。

她很希望小幺能快些想起以前的事情,哪怕是不开心的,那也是她记忆的一部分。

其实说到底,那哪里是不开心了?

分明就是她最开心的好吧?

她真是想不通,幺小幺的脑子是怎么想的,怎么就把最开心的那段记忆给抹了呢?

再说了,孩子没有,那根本就与亓君辙没有半点关系的好吧。

当年,当他知道这事的时候,那伤心的样子,她和向明看着都感觉心疼。

整个人摇摇晃晃的,就好似被抽干了似的。

幺小幺倒是好,忘的一干二净,什么痛都丢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