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30章 040 凌乱了

第1630章 040 凌乱了

这一天,亓君辙没去找幺小幺。

下班前,杨开敲响了他办公室的门。

“亓总,您让我去查的事情已经查出来了。”站在亓君辙办公桌对面一脸恭敬的说,“曾宝玉已经下午的飞机回s市了,昨天亓夫人,您母亲找过幺小姐。不过她们之间聊了什么,我不能查到。只知道,幺小姐和您母亲聊完之后,好像就不太高兴了,然后就是今天早上收到了那个快递。”

杨开如实的说着,然后是小心翼翼的看着亓君辙的表情。

他以为会看到亓君辙一脸怒意甚至发火的,却不想他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这是什么情况?

杨开有些茫然不解的看着他。

“嗯,知道了。你先出去吧。”亓君辙点了点头,朝着他挥了挥手,声音淡淡的而且还很是平静,一点起伏波动也没有。

这让杨开再一次搞不清楚他这是什么状况了。

不过,既然大老板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于是,转身退出了办公室。

晚上幺小幺躺在**,却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脑子里一直闪现着那张熟悉的脸。

这张脸除了亓君辙还会有谁?

总是扬着温柔宠溺的笑容看着她。

幺小幺很认真又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好像自从第一天起,他就没有对她说过一句重一点的话。

就好似她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那么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她给摔着了。

这种感觉她太熟悉了,她从小就是这么被父母与老哥捧着长大的。

但是,亓君辙给她的感觉却又是不一样的。父母老哥带给她的是无人能替的亲爱,是血缘之宠。可是,他带给她的却是男女之间的情宠。

倏的!

幺小幺一个鲤鱼打挺从**坐了起来,漂亮的双眸瞪的大大的,似乎有些过于讶异的样子。

她这是怎么了?

怎么就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呢?

然后……

“死男人,混男人。我说不让你过来,你还真就不过来了?竟然连一个电话也没有!亓君辙,你个混蛋,我恨死你了!”

这话是不经大脑脱口而出的,但是一说完,幺小幺自己也怔住了。

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是怎么了?

摆明在气他了。

可是气他干什么?

为什么就有一种怨妇独守空闺的感觉呢?

啊!

幺小幺凌乱了,大脑神经错乱了。

直接一把揪过被子,将自己蒙头盖住,不让自己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事情。

可是,往往你却不想去想一件事情,它就越是自己往你脑子里钻了。

幺小幺这一刻就是这样了,她却不想去想亓君辙,偏偏就是与他有关的事情,就一股脑的全都往她脑袋里挤了,钻了。然后就是这两个月来的一幕一幕就像放电影似的,在她的脑子里播放了。

幺小幺傻了,整个一场“电影”播下来,全都是他对她的宠和爱了,而且还是毫无怨言的,不计回报的。

最重要的一点是,尽管他从一出场就对她霸气十足。但是,却从来没有对她做过一件她不愿意的事情。

就算被他“骗”去的当“奴隶”的那一个星期,他也没做过一点过份的举动。

虽然也有亲个嘴,然后吃点豆腐,但那也是在她自愿意的情况下的。

自愿?

幺小幺再一次被这两个字惊到了。

怎么就成她自愿了呢?

不是,怎么就是她自愿了呢?

然后抱着枕头在**滚来滚去滚了好几个圈,最后得出的答案是,还确实真是她自愿的。

嗷!

幺小幺躺在**,抱着一个枕头,跟个死猪似的瞪着天花板,双眸一眨也不眨。

彻底的崩溃了。

好吧,她不得不承认,她很不适应现在的“冷清”了。

你说,有个男人一直来都对你热情如火,但是突然之间却是冰冷如水了。

这种两端的反差,是个人都没办法接受的吧?

亓君辙,你个混蛋,搞什么鬼啊!

你把姐的心勾走了,现在却又不管了。我告你啊,明天早上,你要是不出现在我面前,你以后都别出现在我面前了!

幺小幺在心里撕喊着。

别问她为什么又突然之间反悔了。

无理取闹,反悔之类的那就是女人的专利。特别还是像幺小幺这样的,那就更别指望她会正常一回了。

这一夜,幺小幺彻底失眠,就算数羊也无法让她入睡。反而是越数越来精神,越数脑子里亓君辙的脸越清晰。

幺小幺彻底完败。

第二天,幺小幺是顶着一对熊猫眼一脸毫无精神的出现在幺父幺母面前的。

“小幺,你怎么了?怎么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幺母看到女儿这副以惨样,很是心疼的说,“赶紧吃早饭,吃完了再去睡会。反正你现在也不用上班,店里就别去了。”

幺小幺重重的爬了下自己的头发,刚才还被她梳的还算齐的头发,瞬间就凌乱了。

“老妈,我睡不着。”一脸颓败的往椅子上一坐,很是沮丧的说。

嗷,她这算是彻底的载亓君辙那混蛋男人手里了。

怎么就载了呢?

幺小幺还是很想把自己拨出来的,可是却已经拨不出来了。

幺母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一脸关心的说:“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啊?你一向睡眠都很好的啊。不烫啊,对了,”突然之间似是想到了什么,看着幺小幺一脸正色的问,“你是不是和君辙吵架了?肯定是的,要不然你怎么就好端端的不去上班了呢?小幺啊,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呢?君辙对你好的已经没话说了,你得要知足啊!你啊,就是从小被我们给惯坏了,一身都是臭毛病。肯定是你惹君辙不开心了是不是?你说你,我应该怎么说你才好呢?”

幺母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拿手指轻戳着她的额头,全都是轻嗔怪怨的意思。

“妈啊,到底我是你女儿还他是你儿子啊?为什么你就只看到他的好?”幺小幺抱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