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31章 041 拿什么堵住你的嘴!

第1631章 041 拿什么堵住你的嘴!

“他本来就很好!”幺母嗔她一眼,“我这是帮理不帮亲,就你这性格,我还不知道吗?肯定只有你欺负他的份,不会是君辙欺负你。”

幺小幺翻白眼中。

为什么啊,为什么!

婆婆看儿媳妇怎么就是越看越讨厌,为什么硛丈母娘看女婿就是越看越满意呢?

凭什么这么不公平啊!

她就是被他妈嫌弃的那一个,他却是被她妈夸赞的那一个!

怎么就这么不公平呢?

幺小幺愤怒中。

不过,也算是有进步了,她都自觉的以儿媳妇自居了。

不知道亓总要是知道了,会做何想法呢?

肯定是乐的合不拢嘴啊!

“叮咚!”

门铃响起。

“这么早会是谁啊?”幺母嘀咕着,朝着门走去。

幺父一早就已经去店里了,幺母是因为要照顾女儿,所以才会晚一点去的。

幺小幺就斜靠在椅背上,头往后微仰两腿伸直,挺尸中。

“君辙,这么早啊。”幺母开门,看到站在门外的亓君辙时,扬起一抹欣慰的笑容。

小幺能遇到君辙真是她的福气了,偏偏那不死丫头还身在福中不知福。

“伯母,早。”亓君辙笑盈盈的很是尊敬的唤着幺母,眼角已经瞥到挺尸中的幺小幺的,“我找小幺。”

“快进来,快进来。”幺母赶紧让他进屋,“早饭吃过没有?小幺也刚刚起床,还没吃。跟小幺一起吃,正好我做的有点多的。”

幺母很是热情的对着亓君辙说。

“老妈,人家才不人稀罕呢!人家有钱,吃的都是大饭店里的豪餐,会看上我们家这点清水淡粥啊!别在那里献殷勤了。”幺小幺凉凉的瞥了一眼亓君辙,阳阴怪气的哼着。

幺母瞪她一眼,对着亓君辙乐呵呵的说,“她还没睡醒。”

“老妈,谁跟你说我失眠了?我昨晚不要睡的太好哦!”幺小幺“此地无银”的说着。

然后只见亓君辙的唇角浅浅的勾了勾,往上弯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深邃的双眸更是如猎鹰一般的勾视着她。

那眼神,那表情,看的幺小幺十分不自在,甚至有一种心虚到想在逃跑的冲动。

幺母当然也是看出了这中间的一点小小不对劲了,除了她这女儿在无理取闹外,那就没有第二个解释了。

于是,很识趣的说:“我先去店里了,你们慢慢吃。”当然也不忘记交待幺小幺一句,“小幺,吃完记得洗碗。还有,别总是欺负君辙。”

“老妈~~~”幺小幺愤愤然的瞪着她干嚎。

幺母却直接当没看到,瞥她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幺小幺愤愤的丢他一眼,拿起筷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直把那早餐当成了亓君辙一样的狠咬着。

“你那咬着多没劲,想解气,咬这。”边说边将自己的手臂往她面前一伸,而且还是已经把衣袖撩高的。

幺小幺竟然不客气的就一口咬了下去。

边咬边口齿不清的哼唧:“哼,别以为我不会,敢惹我生气,我就咬你,咬你!让你知道我不是这么好惹的!”

“嗯,我不好,我惹你生气了。”男人不止由着她咬着自己,还十分好脾气应承下了所有的错误。

嘎?

这下轮到幺小幺诧目了。

她没听错吧?

他竟然应下了,说是他的错?

可是,可是,不是这样的啊!

明明就是她在无理取闹啊,怎么他不旦没有发火还由着她了?

你有见过这么蠢的男人吗?

于是,那咬着他手臂的嘴巴也就松开了。一脸讷讷的看着他,“亓君辙,你傻了吧?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哪里是你的错了?分明就是我在无理取闹!”

亓君辙抿唇一笑,很是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顶说:“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了。”

幺小幺无言以对中。

她还能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吃早饭!”将自己吃了一半的早饭往他面前一推,没发气的说。

“那现在不生气了。”继续耐着性子好言好语的问。

幺小幺丢他一个白眼,“你亓大老板都已经低声下气成这样了,我还能生什么气?我说,亓老板,你能不能有点骨气啊?能不能有点出息啊?”

亓君辙又是弯唇一笑,“在自己老婆面前,要骨气和出息作什么?”

“倏”的,幺小幺的脸一听到“老婆”两个字就红了,狠狠的瞪他一眼,“亓君辙,你瞎说什么呢?谁是你老婆了?”

亓君辙腆着一张脸面不改色的说:“你啊!现在这里除了你之外还有第三个人吗?幺,我都已经做的这么明显了,你会没感觉?我可从来不做没意义的事情的。”

“吃你的饭!怎么就堵不上你的嘴!”幺小幺愤愤的瞪他,拿起一个奶油馒头就往他嘴里塞去。

却是被他一口给闷了进去,一边嚼着一边用着十分愉悦的眼神看着她,笑的一脸痞意十足又暧、昧不清的说:“幺,想要堵住我的嘴,你知道该怎么堵的。而且只能你堵得住。”

说完,还将自己的脸往她面前凑近一些。

一张超大俊仍就这么摊在她面前,而且还是笑的那么可恶。

幺小幺气的直接拿手就往他脸上扣去,将他一把推开,“流、氓!”

舌尖在她的掌心处绕了一个圈圈。

幺小幺惊的赶紧收回自己的手,然后咬牙切齿的瞪着他,“亓、君、辙!”

“嗯,在,想说什么?说,我听着。”男人若无其事的应着,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暧、昧而又可恶了。

幺小幺有一种想撕了他那张脸的冲动。

“赶紧吃早饭,吃饭了带你去个地方,有正经事要做。”看她那一脸愤怒的样子,亓君辙暂时收起捉弄她的心情,将早餐重新推到她面前,一本正经的说。

“去哪?”幺小幺问。

“一会去了就知道了,快吃,反正不会卖了你的。”一脸高深的看着她说。

幺小幺没再继续问,乖乖吃早餐。

亓家

亓母这个时候正在吃早餐,若大一张白玉长餐,就只有她一个冷冷清清的坐着。

“少爷回来了。”管家的声音传来。

亓母闻声站起朝着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