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章 做个小表格

第五章 做个小表格

又是新的一周,章文一进办公室,就开始将昨天的设想在纸上画成图表,然后交给常晓蓉。

“干嘛?”常晓蓉瞟了章文一眼。

“帮个忙,做个表格,你的强项,呵呵!”章文赔着笑。没办法,求人办事嘛。

“你自己怎么不做,你又不是不会?”常晓蓉看都不看,只盯着自己的电脑。

“我只会简单的,再说又要看书,又要学软件,你最近不是没什么事吗?空着也是空着…”

“我的时间要你来安排?没空,自己做去”

“,好好说就上脸了?”章文恶狠狠地道。

“你才呢,有空也不做,气死你。”常晓蓉得意洋洋。

“不做拉倒”章文有些无奈,这女人逮到机会就要和章文抬杠,把表格草稿放在常晓蓉办公桌上,然后,自管自看书了。

过了没多久,常晓蓉嚷嚷开了:“死章文,你过来,这个是什么意思,写的一点也不清楚,让人家怎么做?”

章文看着常晓蓉想笑,好好说,她犯倔,不理她吧,她倒开工了,不过,常晓蓉的操作确实精通,熟练,那不是章文能比的,不但把章文要求的做了进去,还加上了一些更方便的公式,这让章文很有些惊喜,看着常晓蓉,觉得顺眼多了。

不过,表格的制定,设计,修改,补充,调整等等让章文感到复杂,庞大,繁琐的大大超出预计,这小表格竟然一连做了3天,白天常晓蓉按照章文的思路制作,晚上,章文回家仔细检验,修改,重新调整思路,连晚上读书,都暂停了。

到了第四天,章文又把欧洲赔率也按照同样的思路也设计进去,到了周末一个大致的框架初步形成了,还别说,常晓蓉做起事来还是很专注的,嘴里抱怨不断,手里却不慢,后来常晓蓉也发现这表格之中的相关联系,公式设定的复杂,庞大,不禁有些疑惑:“章文,你这个表格到底派什么用,这么复杂,怎么像设计程序一样?”

“嘿嘿,恕不奉告,有可能是张支票,也有可能是张手纸。其实到底有没有效果我也不知道,不过,对你这星期的表现提出口头表扬!”章文在表格的各行的项目名称都用的英文代码,所以别人看不出这张表格的用途。

“什么什么?就一句口头表扬就完了啦?我在外面扒分赚外快,一天最少也五百,这修修改改的都帮你做了一星期了,就一句口头表扬?你倒好意思说得出口!”常晓蓉叫了起来。

“别提钱,伤感情!”章文很认真的说。

“滚!谁跟你有感情了?臭美!”常晓蓉又要发飙了。

“那也别提感情,伤钱!”章文无赖地笑道。心里发虚,这兜里还真就没几个钱,连请常晓蓉吃顿好点的都有些勉强。

“我就爱钱,再说伤钱也不是伤我的钱,快点,五天半,马马虎虎3000块吧,这可是优惠价,现金,转账都可以。”常晓蓉摆出一副守财奴的嘴脸。

“那我给你打个白条吧。”章文也摆出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

“你当你是县长啊,都欠了一屁股债了,还敢打白条,白条不收,只收现金!”常晓蓉不依不饶。

“你不提钱会死啊!这娘们怎么只认钱,晓蓉妹妹,人---除了钱还可以有更高尚的追求的……”这娘们还真难缠。

“少肉麻!我这娘们怎么啦?我这娘们的境界就这么高,怎么样?”常晓蓉战意高昂,理直气壮。

“那只能欠着吧,有生之年定当奉还。立字为据!”章文无奈的道。

“还是想打白条!我说章文,没记错的话,你好像有一个班的债权人吧,让我当副班长啊?我就搞不明白了,你欠着这么一屁股债,怎么就跟没事人似的,吃喝玩乐还都不耽误,下雨还要打个车!”常晓蓉不屑地道。

“那怎么办,成天愁眉苦脸的,给谁看呀,给你看,有用吗?你不是照样没一点同情心吗?再说了,该发愁的也应该是你们这些债权人啊。我的宗旨就是----欠别人的钱,让别人着急去吧!”章文翻着白眼说。

“流氓加无赖,你那些朋友认识你算是倒了霉了,小心再过几年你就成孤家寡人了。或者哪天暴尸街头。”常晓蓉有时还真替章文发愁,每天背着这么多债,要是换了自己,愁也愁死了。还真佩服这家伙的心理素质。

“谁说的,他们可关心我呢,隔三差五来个电话看看我还健在不?天天被这么多人关心着,惦记着,倍感温馨,这不,现在又要增加一个关心惦记我的人了,我的人生目标又要往上调一点了。放心,近水楼台先得月,但凡我有了点钱,肯定优先考虑你,一分钱掰两半花,就是说咱俩的吧!”章文像个奸商,给出了莫大的优惠。

“你少做梦哦,我可没答应做什么债权人。”常晓蓉对这种‘莫须有’的优惠不为所动。

“谢谢!”

“少给我装傻,我可没那么好糊弄。”看章文开始收拾东西,常晓蓉也收拾起来,准备下班。

“你真的要三千块钱?”章文冷不防凑到常晓蓉面前很认真地问。

“我……”被章文眼睛盯着,常晓蓉有些不知所措,有些慌乱,下意识地往后让了些,避开了章文的眼睛,低头往下看着……

“时间到,不回答做弃权处理。我就当你不要了,哈哈!”章文飞快地说,转身就走。

“谁说的?”常晓蓉反应过来了,冲着章文喊:“我要!”

章文已经出了办公室,又回身把脑袋探进来“我不怕,一般来说,女人喊:‘我还要!’。那才让人害怕……看见蟑螂也不怕不怕啦,不怕不怕啦……”还得意地唱了两句。

“去死,你个老流氓!”常晓蓉愣了一会,明白过来。突然爆发了:“死章文,你明天不要来上班……”常晓蓉真的暴怒了!

“明天星期天,谁还来上班,傻妞,嗤!”小小的调戏了常晓蓉一把,又能从这贪财娘们手里逃过一劫,心情不错:跟我斗您还嫩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