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章 忙碌的周末

第六章 忙碌的周末

回到家,老婆已经把菜洗好,切好。等章文回来掌勺。

现在,章文和老婆也不说话,有什么事都是女儿传话,反正各自干好自己的事,钱也是各用各的,老婆买菜,章文就买米,买油,以及平常吃的速冻食品。

四菜一汤,仅仅用了40分钟,章文自己都觉得很满意。边吃边和女儿说说话,女儿大了,不多交流还真跟不上潮流,除了最重要的学习,还有qq,苹果,网游,聚餐,义拍,女儿的涉及面不少哦,12岁的女孩子眼界比父母辈同龄时可要宽多了,和女儿比,章文总有种前浪死在沙滩上的感觉,郁闷……

吃完饭,章文把自己关在小屋里,大屋和厅都被老婆和女儿占领了,看电视更是被垄断了,宫廷剧,韩剧,穿越剧,相亲节目,章文就搞不懂,这么无聊的电视,娘俩就看的津津有味。

章文打开电脑,把做好的表格拷进去,顺便上网看看这几天的足彩。

上次“横扫天下”160万的大单倒是中了个一等奖,十几个二等奖,但一等奖有41注,才134万,去掉税,还亏了40万。嗯,投注太大,性价比太低,最多就是老大(合买发起者)赚了点星星,皇冠之类的荣誉值。

另一张10元跟注“黄粱圆梦”倒是收获颇丰,赚了100元。“黄粱圆梦”12万的单子也中了一个一等奖,还有6个二等奖。看来这家伙有点本事,以后可以多关注。

接下来,章文把今天的所有比赛的数据都输入表格中,这是个相当费时费力的工作,每一场比赛,从初盘到比赛前几分钟根据不同的赔率,水位,时间,配上相应比例的投注量,其中,盘口或水位变化时,设定新的投注比例,盘口变化越多就越繁琐。有的比赛盘口从初盘到终盘一直不变就相应简单些。

同一场比赛要推算出上盘赢,庄家的赢利;下盘赢庄家的盈利;欧盘胜,负,平,三种情况下的庄家的盈利,记录该场比赛赔率变化的投注比例的变化,也要分亚盘和欧盘2种。一场比赛至少要推算出5组数据,输入一场比赛的数据再配上相应的投注比例,就将近20分钟,再把推算的数据分析比较,到最后下注最少需要30分钟(章文现在是虚拟下单)。

从晚上8点一直打到凌晨4点,章文累的筋疲力尽,满眼金星。总共打了16场比赛,记录了63种投注比例。然后倒头就睡,9点起床,把昨天的16场比赛按照结果倒推它的投注比例,再修改自己设定的投注比例,又忙了4个小时。

不过,这一场比赛设60个投注点,章文感觉自己有点没事找虐嘛。太花时间了,看来以后在这方面做些修改。下午没什么比赛,章文开始仔细研究昨天的比赛推算数据,总结出一些经验。

首先,大部分的比赛是客观的,假球还是比较少的,所以大部分的比赛赌场也不能控制赛果,只能从赔率上尽量判断出赌场的倾向性,或者说判断出赌场更看好上盘或是下盘。

其次,先不急于输入数据,先把比赛分类处理,一种是客观比赛,一种是爆冷比赛,也就是假球。这就要先看一遍所有比赛的赔率,赔率稳定,变化少的,各大赌场相差不大的,这些比赛大约占了70%~80%,剩下的才是要仔细研究,推算的比赛。

章文对着枯燥,繁琐的数据竟然丝毫不觉乏味,不知不觉电脑里已经存了上百个演算表了,手底下写满了19张a4纸。章文几乎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要不是女儿吵着要吃饭了,章文都忘了今天还没吃过东西。

时间,时间真是不够啊。陈怡芳也感到了章文身上不同以往的变化,虽然两人现在很少说话,但能感觉到这种巨大的变化,这变化让陈怡芳隐隐有些不安,甚至有些害怕,看着章文烧饭,洗碗,吸尘,拖地,不到2小时做完这些,又钻进小屋,连门也反锁了,表达的意思就是:该做的我都做完了,别来烦我。

感觉到章文这两个星期的变化巨大,程怡芳感到有些失落,凭着女人的直觉她能感觉到:这回章文是真的想离婚了。难道为了离婚真就能产生这么大动力,难道**对男人真这么重要,难道是……算了,不想了,才2星期而已,难道2年里还真能折腾出20万出来?

晚上,章文在为自己的表格欢欣鼓舞,终于出结果了,按开赛前的投注赔率,赌客投注上盘,赌场根本没有盈利,而且上盘让球越来越少,只有出下盘才能获利,而且开赛前大部分的赌场都调低了上盘的让球赔率,水位。连标准盘的赔率都跟着变动了不少。

似乎都感到了有问题,或者各大赌场之间相互沟通过,达成莫种默契。章文从十几场比赛里通过表格选出的4场比赛,2场的特征很明显,买上盘,赌场的盈利是负的,如果赌场本身再买一部分下盘,亏损不可想象。还有一场特征没那么明显。但也能看出些端倪。另外一场,虽然开盘有些怪异,但至始至终赔率变化不大,而且是让一球,走水。应该是正常的。

效果是有了,还要在实战中检验。但还是让章文兴奋不已,把表格里的不足之处都记下来,明天让常晓蓉修改一下,再把投注点减少点,太虐人了。

接着,章文又开始从晚上的比赛中找可能出现的假球,很遗憾,累死累活的输了半天数据,出来的结果都是正常的,尼玛!平时随便下场注就碰上假球,今天老子想找场假球,居然都认真地踢真球了,这么多场球没一场冷门?算了,明天看比赛结果吧!

章文郁闷的睡觉了,拿着神兵利器,居然无用武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