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7章 伏天中淬炼

第七章 伏天中淬炼

又是新的一周,同时时间也进入了7月份,这两天气温已经上升到三十五度了,公司里的工作量也猛增。不过大部分和章文没什么关系。章文还不能独立操作其中任何一样,也就是帮着买个标书,交保证金,开个标,到各家公司去封标,加密,敲章(就是围标)。一些简单的工作。

今年公司业务量增加了不少,1个亿是肯定超过了,有可能年底能达到2亿。章文也跟着忙碌起来,其他人晚上都要加班了,倒是没要求章文加班,但白天也够忙的。

相比东奔西跑的活,章文更愿意帮着算算量,原因是现在章文对使用软件算量有点入门了,比手工算量快多了,修改也方便,算的不对的,还能反查。最早让章文帮着算量的是牛俊杰,也是老板的亲戚(私营企业嘛,公司里一半都姓牛)。

牛俊杰现在主要负责招投标,手里却也有几个工程要算量,套定额。没办法,经营部人少啊,一共就八个人,做过工程的都知道套定额很快,但算量是最累的最花时间,牛俊杰无意中看到章文在学广联达算量,这小子反应还真快,过了两天就扔给章文一套图纸,让章文帮着算量,没想到章文给了他一个惊喜,不到2天就算好了,虽然章文套的定额很多不对,但只要有人把把关这不是问题。

之后,接二连三的发图纸过来,章文也挺高兴,边学边用,还不用出去跑了,两相得宜,牛俊杰也觉得轻松多了,作为回报,带章文出去帮别家公司唱了个标,(自己公司围标,也要帮别的公司围标)。然后被塞了个信封,里面是500元钱。

爽!

不过,章文算量时还是刻意放慢了速度,主要是想算的仔细点,多掌握些不同的操作技巧,同样的构建可以这么算,也可以那么算,比较一下哪个更快。以后的活肯定越来越多,留点余量,过不了多久别人也会找章文算量,别人也不是傻子,都知道章文没有独立操作哪个项目,找章文做,活是章文做,成绩可算自己的,这直接关系到年终的奖金。

办公室里只听见键盘鼠标的声音,常晓蓉这几天也忙得很,公司的工作量增加,外面的活也找上门了,常晓蓉手里有5份标书要做,晚上再做别的公司的活,其实公司里的其他人也都这样,手里或多或少都有外块活,有的偷偷带到公司里来做。

常晓蓉今天就在做私活,看她紧张兮兮的样子就知道肯定做私活,章文轻笑,常晓蓉瞪了他一眼。

“怎么了,坐立不安,瞻前顾后,肯定没干好事,非奸即盗。”章文笑嘻嘻的问。

“你才非奸即盗……想出去一趟,到工地去……不是自己公司的工地。”常晓蓉有些迟疑道。

“我知道,找一家自己的工地,离你那个工地近点的,去和牛伟军说,工程量对不上,要到现场看一下。”牛伟军是章文所在经营部的主管,公司副总,章文就是通过他和弟弟章越的关系进申达公司的。

“不行,时间不够我又不会开车,别人开车,那不是穿帮了,要不,你开车?”常晓蓉问。

“你总算想到我了,晓蓉妹妹,全公司只有我坚定地支持你捞外快,扒分”

“讨厌,你轻点,被人听到就麻烦了”常晓蓉嗔怪地跑开,到牛伟军办公室请示去了。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暧昧,章文嘿嘿地笑着……

“章文,走吧,那辆别克在楼下,喏,车钥匙”常晓蓉拿到了车钥匙。接下来的事很顺利,两个工地跑完回到公司正好下班……

章文正庆幸自己不用晚上加班的时候,章越那边的活来了。而且一来就是2套图纸,时间挺紧,十天交货,章越再三叮嘱:“要算仔细,我可没时间帮你仔细看。”

吼吼!真正的火热的夏季来临了。章文也无可奈何地加入到晚上加班抢钱的行列中,而且比别人更加生猛,连续一个星期每晚加到2点,没办法,时间不够啊。现在,每天在公司里吃完晚饭再回家。

晚上的时间,赔率研究,记录,分析被压缩到了2小时,剩下的时间全部用在了章越的私活上,2点一到,按照自己的分析表投注,一场比赛下注50元,亚洲盘,然后洗漱睡觉。

7月15号,一个值得记忆的日子,完成了章越的私活。也是发工资的日子。又是离婚协议签订整一个月。

盘点这一个月,章文感到了久违的小有收获的感觉。网上百家乐赢了3300元,足球比赛总共投注33场亚洲盘,赢出19场,平4场,输8场,另外2场输一半,每场50元,总投注3300元,共赢利920元,其实章文更在意的是这920元,这钱更有技术含量,百家乐更多的是凭运气。

最满意的还是工作上有了起色,特别是在算量上,章文因为不像别人习惯手工算量,反而在算量软件上的操作无意中比别人超前了,而且现在行业内逐步推广,鼓励使用软件算量。窃喜!

从赌场里提了2800元,加上工资3000元,手里有了五六千元钱,先还了四张额度高的信用卡,五千元,呵呵,当然是最低还款额,还有四张信用卡还款日都在月底,先不急,估计还要还二千。争取在月底前在从赌场提三千出来,这个月尽量不从信用卡里提现。

看看皮夹里又只剩千把元钱了,章文有些无奈,慢慢来吧,总归是好的开始,连续的加班加点真还有些吃不消,接下来好好睡两天,补补觉……

第二天,周六,这是一周中最轻松地一天,不成文的规定,可以晚点来,早点走,当然有急活就列外了。章文看着网上的新闻,常晓蓉在擦桌拖地,别说办公室有个女人是不一样,每天常晓蓉上班把办公室打扫的干干净净,心情好连章文的办公桌也擦一遍。

“这个给你!”常晓蓉扔过来一个信封。

“什么意思?”章文打开,看到里面有500元钱。

“就上次赚的外快,昨天到帐了,总不能让你开车白跑一趟啊!”常晓蓉有些得意地道。

“哦,怪不得今天人都变漂亮了,见钱脸开啊”

“那当然,收到钱,精神就好,精神好就气色好,气色好就漂亮了,真的很好吗?”常晓蓉开心的问。

“嗯,没原来那么丑了。”章文貌似认真的说。

“丑就丑呗,有钱就好……”常晓蓉满不在乎。

“不过,给我就不必要了,举手之劳还给钱,你还真大方!”章文把信封扔了回去。

“不行,我请别人帮忙也得表示吧,拿着拿着。”常晓蓉又推回来。

“要表示也是我来,我不是还欠你三千做表格劳务费吗?拿回去,别推来推去的,难看吧!”章文笑了。

“那……我请你吃饭吧!”常晓蓉迟疑道,同时,又有些后悔,万一再被人看到俩人一起吃饭……

“嗯?”章文也有些意外,但还是点了点头,因为一直把常晓蓉归为传统保守,一门心思赚钱过小日子的一类人,章文不认为吃顿饭会有什么问题,再说现在和老婆各管各的,女儿放假了,住在爷爷奶奶家。吃饭还真是个事。

“那下班一起走,吃什么你想好。”常晓蓉边说边快步走出了办公室,因为感到自己脸发烫,生怕章文看出来。

章文倒是没怎么多想,还挺高兴晚饭有了着落。这时,qq上突然闪了起来有人要求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