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8章 想不想赚钱

第八章 想不想赚钱

打开qq,查看内容:我是黄粱圆梦……

这不是网上发起合买的那个家伙吗?章文加了好友。聊天:

“我是黄粱圆梦,你是斩妖刀吧?”

“是,我在足彩合买里跟买过你的单,前几期还中了个一等奖,呵呵,恭喜啊!”章文心里还是蛮羡慕的。

“谢谢,这不算什么,中奖对我来说很平常。”

“哦,牛人!”章文有些不屑,对方好像口气太大。

“想不想多赚点钱?”

“想!”章文老老实实地说。

“我看了你的推荐,特别是最近几期,准确率很高,把你的推荐在我的方案出来前发给我,怎么样?如果对了,你就等着收钱吧。”

“哦?有这好事?说说具体要求吧,总不会随便推荐几场,就能赚钱吧?”章文来了兴趣。

“那当然,条件是:

(1)每次推荐两场,必须是冷门。两场必须全对。

(2)冷门分大小,根据网上的统计,少于30%的人购买的算小冷门,少于5%的人购买的算大冷门。

(3)两个大冷3000元,一大一小1500元,两个小冷500元。

(4)你必须跟买我推出的合买方案500元。

就这四点要求,怎么样,对你来说几乎没什么风险吧?”

黄粱圆梦迅速回复了章文的问题,看来这段文字是早就写好的,只不过复制过来而已,由此判断他应该和不少人都签了协议。

章文想了会,回复道:

“三个问题:

(1)冷门的判定以哪个网上的统计数据为准?

(2)我推荐的全对,而你没有采纳,怎么算?

(3)必须跟买500元太多了。”

章文兜里可是不富裕,每期跟500元,一个月要好几千。跟不起。

黄粱圆梦那边过了很久才回复:

“统计数据就以我们投注买彩的网为准。只要全对,不管采纳与否,钱照付。

若采纳你的推荐,我会发短信给你,你必须跟买我推出的合买方案200元吧,不能再少了,这是为了防止有些人瞎推荐。推荐就发到这个qq号上就行,连续3期不推荐或全错,合作自动终止。推荐必须在投注截止前48小时提交。

等你第一次出现全对,把银行账号发给我,两天内到账。”

感觉黄粱圆梦对第三条有些勉强……

章文再问了些细节,基本没什么问题,就算定下来了。这种合作只能是口头协议,到时候能不能兑现只能看人品了。不过,章文还是很高兴的,到底说明自己的判断有了相当高的准确率,已经开始引起别人的注意了。

下班时间到了。

“晚饭到哪吃?”常晓蓉一边收拾办公桌一边关电脑。

“就公司不远的小龙虾挺好。”章文随意的说。

“你有毛病啊,就怕公司的人看不到?”常晓蓉低头小声说。

“哦,那乘两站路有一家盱眙龙虾,生意火爆。”章文有些纳闷,这女人平时不是挺生猛的嘛,今天是怎么了。

两人乘车来到一家小饭店,门口架着一排4个灶头,在旁边一排洗澡盆大小的水盆,里面全是活的小龙虾,按大小分别装在各盆中,才五点多钟,人还不多,常晓蓉进到饭店里径直走到最偏僻的一张桌边坐下,章文直接在外面选龙虾,过秤,再点菜。

看着小龙虾下锅才回到座位上,不这样不行啊,不看着,一转身人家说不定就从哪个犄角旮旯拿出一盆死龙虾给你换了。在社会上混的经验章文是从不欠缺的。

“来,碰个杯,是不是有点紧张啊?放心,花不了几个钱。”章文知道常晓蓉有点紧张。

“你才紧张呢!”常晓蓉拿起杯和章文碰了一下。

“我是紧张,怕抢不过你,好不容易有人请客,到了没吃饱那不是亏了?”

“去你的。”常晓蓉逐渐恢复常态了,声音也不那么小了。

常晓蓉这点蛮好,不做作,吃起来虽不是狼吞虎咽,但绝不会故作矜持。两人倒是吃的挺痛快。聊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常晓蓉也喝了差不多大半瓶啤酒,脸微微有些红。章文也就不到一瓶,也感到有发热了。

“章文,想不想多赚点钱?”常晓蓉很认真地问。

“想。”章文老老实实的说,有些纳闷,今天是怎么了,这是第2次回答这个问题了,怎么都跟救世主似得。

“我外面做的活,有好多是土建算量的,我做的安装只占很少的一部分,所以你要是想做,我可以接下来。”

“算量现在是没什么问题,但是我现在套定额不行啊,好多都套的不对。”章文说出自己最大的问题。

“我帮你啊,我那么多标书是白做的么,你们土建的定额我基本上都知道。”常晓蓉有些得意。

“那好啊,你怎么不早点找我做?”

“早点?早点你在干什么呢,早点你做得了吗?天天玩游戏,赌球。也就这一个月有点上进的样子,还是被离婚逼的,我要是老板早就把你开了。

也就是有你弟弟的关系,才没人管你。你倒好,整整二年什么都没干。我有时真觉得你像个小孩子,哪像快40岁的人……”常晓蓉说着就气不打一处来。

“行了,我知道了,真啰嗦!”章文有些不耐。

“章文,真的,别赌了。其实你们这些赌钱的人都是挺聪明的。你看,你才几个星期就做的有模有样了,听我的,苦几年就能还清你的那些债,好好过日子不好吗?”常晓蓉是真为章文着急。

“唉!骑虎难下啊……”章文叹口气。

“是不想下吧!”常晓蓉瞪着章文。

“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不过,我会把主要精力放在工作上。至少要能赚外快,要不怎么对得起你哦?嘿嘿!还真没哪个女人这样数落我。看来贵喜在家的日子够遭罪的!”章文不愿意就这个话题继续深谈,有意转移话题。

“少拿我们家贵喜说事,他要像你这样我早就把他赶出家门了。你呀,就是缺个人管着,哎?章文,你老婆要和你离婚,就因为你赌球吧?”常晓蓉一直对章文最近的变化很好奇,总想一探究竟。

“扯淡,我欠的债又没要她还,我们离婚的原因不足为外人道也。再更正一次,是我要和她离婚。”章文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为什么非要离婚不可,离婚多麻烦呀,还有,孩子怎么办?”这女人啰嗦起来可怕,三八起来更可怕。

“你就不能把你的好奇心收敛一点,烦不烦啊?你们女人怎么听到这种事都这么兴奋?”

“说说嘛,说说嘛……坐进去!”

常晓蓉非但没有收敛,还端着自己的碗筷走到章文这边,用胯挤了一下章文,示意让章文做到里面去,章文只好挪挪屁股往里坐,这回两人从面对面变成并排坐了。一边把自己那瓶啤酒往章文杯里倒,一边回头:“服务员,再来一斤龙虾。”靠!真舍得下本钱啊。章文是彻底被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