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9章 不平静的夜

第九章不平静的夜

看着常晓蓉下了如此大的本钱,有如此的执着,章文无奈的说起来…

“……我们有两年没有夫妻生活了,其实一直分居过,她和女儿睡,我自己睡小屋。”章文低声说。

“哦,才四十岁就不行了,看来抽烟熬夜是挺伤身体的。”常晓蓉一副恍然的样子。

“靠!,什么理解能力?”章文只觉得眼前冒黑线“是她不行,性冷淡。不是我的问题,我唯一的问题就是时间长了点,懂了吗?”章文恶狠狠瞪着常晓蓉。

“有多长?”常晓蓉突然想到贵喜那三板斧,傻傻的问道。

“#¥%&#*……”章文有种要昏倒的感觉“不会吧!这,你也想知道?……”

“我说的是……时间?”常晓蓉也反应过来问的有些问题,恼羞成怒地给了章文一拳。

“二三十分钟吧,有时个把钟头。”章文感到常晓蓉的问题都比较偏门,比较容易让人出汗,现在章文就已经冒汗了。

“……”常晓蓉嘴动了动,没发出声音来:不会吧,二三十分钟,贵喜三十秒就差不多了,这差距也太大了吧,还个把钟头?吹牛吧。“那,你怎么解决的,出去找小姐?”

“我现在在家的情况是:吃饭基本靠等,交流基本靠吼,零花钱基本靠赌,**基本靠手。”章文半真半假的调侃道。

“又胡说八道。”常晓蓉嗔怪地看着章文“那她怎么不去医院看看?”

“这年头,有病的都说自己没病,没病的倒是快整出病来了。你对她说多了吧,她说你就想着那点事。你说这女人连个**都没感受过,是不是也挺悲哀的。唉!不说了,反正都快成过去了。”章文拿起酒杯和常晓蓉碰了碰杯。一饮而尽。

“也许离婚也是一种解脱……”常晓蓉若有所思地道,思想还停留在三十秒和三十分钟的差距上……

“你有没有**?”章文突然问道。

“没有!”常晓蓉下意识摇头回答道,然后突然惊觉,怒道:“干你屁事!”

“嘿嘿,我看你走神,想什么呢,难道想做我离婚后的替补啊?”章文凑到常晓蓉耳边做了个斩的手势,故做恶狠狠状“那你得先把贵喜杀了!”

“滚!我先把你杀了!”常晓蓉狠狠在章文手臂上掐了一把。章文一呲牙。靠!这娘们下手真够重的……

吃完饭,手上都是龙虾味,两人都去洗了手,章文看着常晓蓉:“走吧,我送你到车站吧。”

“不用,我还没那么多讲究。你直接走吧。”常晓蓉还是怕被人看到。

“那好,我先走了,今天,好奇心得到满足了吧?”章文笑了。

“章文,真的别再赌了,……我不想你出事。”常晓蓉极力摆出一副认真的样子。

“嗯,我知道了。谢谢!”章文有些感动,虽然常晓蓉是转移话题,但这女人是真为他好。

章文伸出手轻轻抚了抚常晓蓉微微泛红的脸。常晓蓉没有抗拒,心跳加快,仰头看着章文,感到她的脸变得很烫。章文身体前倾,有想吻她的冲动,顿了顿,还是放开手,转身走了。

常晓蓉看着章文的背影,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下来,同时却又有些失落……

回到家,贵喜巴巴地帮常晓蓉拿来拖鞋,再把换下来的鞋放好,才问道:“怎么这么晚,也不打个电话?”常晓蓉从包里拿出手机才发现是有3个未接电话。“噢,没听到,我吃过了,你吃吧。”然后,伸展开“大”字躺倒在**。脑子里总在胡思乱想,自己都不知道想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贵喜打来热水,常晓蓉迷迷糊糊地擦洗完,又躺倒在**,过了一会,感到贵喜在帮她脱裤子,常晓蓉也配合着抬起屁股,嗯?怎么连内裤一起脱掉了?常晓蓉睁开眼,看到贵喜早已脱得赤条条的,挺着排骨样的精瘦身板,两眼放光,蠢蠢欲动……

常晓蓉也没反对,只是有些茫然地看着贵喜在那忙活,脑子里却想起章文说的二三十分钟,突然感到下面湿答答一片,抬起头往下身看了看,完了?完了??常晓蓉有些无语,一脸的漠然。再看看贵喜,正有些尴尬地拿着餐巾纸帮着常晓蓉擦着,讪讪地说:“你今天下面好湿滑,我都控制不住。”

贵喜又去接了热水,常晓蓉下床洗了洗下身,换上睡衣,靠在床头,闭上眼睛。

贵喜也躺倒老婆旁边:“老婆,要不等会我们再做一次?”

“算了,我累了,早点睡吧。”

“老婆,我想买个手机。”贵喜缠着常晓蓉。

“你不是有手机吗,怎么想起来要换手机了?”常晓蓉皱了皱眉。

“我想买个触摸屏,能上网的,我(开车)等人的时候可以玩玩,不会太无聊。”

“大概多少钱?”

“两三千吧。”贵喜尽量说得轻松些。

“什么?冯贵喜,你当我赚点外快容易是吧。什么手机要三千?苹果?”常晓蓉有些不满了。

“苹果要五千呢,我这是挑了个最经济的,现在手机都是要这个价位。”贵喜忙着给常晓蓉介绍现在手机的行情,没办法,老婆用的是最简单的手机,现在市面上才三百元的那种。

“你一个月工资加奖金才三千,有必要买那么贵的手机吗?买了这手机还要上网吧,还要花钱,你现在的手机又不差,买的时候也一千五呢。不买!”

“我们同事都人手一个苹果了,我还用这手机,多寒酸啊。我又不抽烟,又不喝酒,就这么点要求,我开车等人的时间很多,有个手机玩玩就不会太无聊,而且我又不是一定要买苹果。再说,我也赚钱啊。就算没有你赚得多,一个手机还是买的起的啊。”贵喜对老婆还是了解地,自己的理由冠冕堂皇,把一个好男人形象展现的无比完美,只要花功夫磨,最后都能如愿。

“行了行了,明天去看看再说。”常晓蓉不耐烦地道。男人在外面要面子,总不能因为一个手机被比了下去吧。该买还得买……

章文回到家也八点多了,老婆在家看电视呢,互相望了一眼,老婆穿了件睡袍,乳沟清晰可见,还别说,老婆这对胸器还是蛮诱人的,可想想那**表现,章文没了兴致。

泡了杯茶,回到自己的小屋,准备看看网上的新闻,手机响,章文看了看,一个陌生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