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0章 金胖子回归(上)

第十章 金胖子回归(上)

“喂!”

“文哥……”一个熟悉的声音。

“童胖子,还没死呢!”章文惊喜的叫道。好几个月没听到这家伙的声音了。

“草,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叫金胖子,怎么没记性,不知道金比铜贵啊!”对方传来久违了的熟悉的抱怨声。

“金胖子,金胖子……怎么样,事情解决了没有?”章文很激动,急着问。

金胖子就是年前赌球输60万,章文信用卡提现打给他3万的死党。三个月前第二次闯祸,一夜输了150万,就失踪了。金胖子实际姓童,全名童炼金,反正他爹也够有才的,起了个这么违背常识的名字,章文常想这不科学啊,铜再炼也还是铜啊。这厮还特别喜欢人家叫他金胖子,极度反感别人叫他铜胖子。不管金胖子还是铜胖子,胖子是货真价实的胖子,常年保持在200斤上下。

“算是解决了,我老爸老妈把他们住的房子卖了……”金胖子那头传来低沉的声音。

“你这次祸闯得够大的,那你现在住哪?”章文虽然知道这个结果,但还是感到很沉重。

“老婆和我离婚了,我父母住到我姐夫乡下的老房子去了,女儿住在我姐家。我平时住在现在的公司里。”金胖子语气很伤感。

胖子电话里也不愿多说,约了章文第二天见面。

第二天,章文早上看了会新闻,主要是体育新闻,把昨晚的几场比赛赔率记录好,等金胖子来接,也不知道这货怎么想的,约了一点半来接章文,这午饭是吃还是不吃,好久没见到胖子了,心里真有些激动。老婆那间房门关着,也不知道起床了没,也懒得管,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章文检查了下钱包里,还有千把块钱,怕不够,又带了张可用额度最高的信用卡,和金胖子出去,得防着点,一顿饭能把别人半个月的口粮吃了。

过了一会,金胖子开了一辆依维柯来,章文早就在楼下等着了,看着金胖子下了车,还行,短袖衬衫,休闲裤,戴了副墨镜,肋下还夹着个小包,挺着草包肚子,手腕上还套着两串不知道哪求来的珠子,蛮精神的嘛。

等胖子快走到跟前了,章文一个纵身窜到胖子侧面,用手勾住脖子,借着窜起的余势及自身的重量吧金胖子压得弯下了腰,胖子连忙做出回应,用力对抗着。

“停,停…”不到十秒钟,胖子赶忙叫停。

章文松开了手,很满意自己的身手。

“靠,就会这一招,你能不能换点新鲜的,多大的人了!还玩这套。”

金胖子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转了转头,带动着扭了扭脖子,一脸的不屑。

“不怕千招会,就怕一招熟。对付你这一招足够了!”章文得意的拍拍胖子肩膀“小子,还行啊,没我想象中的那么惨嘛!”

“草,我是谁?百炼成金的金胖子!兄弟,走着!上车!”胖子撸了撸短短的寸头,做了个很拉风的动作。

“没规矩,叫哥。”章文很不满的拉开门上车。章文比胖子大11天。

“嗤!”胖子又摆出一脸不屑,也上了车。发动了车,两人对望了一眼,突然同时狂笑……

“吼吼吼吼……”

“哈哈哈哈……”

胖子一个掉头,一脚油门,车子飞窜出去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胖子的车技倒真不是盖的,一路如行云流水,看胖子开车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这厮别看胖,还能玩出漂移,侧滑等等高难度的花活,有一次到正大广场,停车场爆满,远远看到有一辆车找到个车位,拉开距离准备倒进去,被胖子飞速插入,一个侧滑,直接滑进了车位,章文都看傻了,感觉像拍电影,那位倒车的眼镜兄下车看着车轮胎划过的印迹,不可思议的喃喃道:“牛人!”……

章文跟他学过几次,玩不好,方向控制不住,如果不是在空旷的场地,基本上就飘到小桥流水人家去了。不得不感叹这厮是有玩车的天分,也就十几分钟,开到一家饭店门口,下车,仰头看----“正纪食府”。

章文有些不解的看了看胖子,由于快两点钟了,饭店门口没有几辆车了。看到胖子,饭店里跑出一穿厨师服的伙计,讨好地迎了上来,胖子先一根中华烟递过去:“午饭没吃,弄几个菜,对了,今天我有朋友来,知道了?”

“知道知道,胖哥,您放心吧,你是在大厅还是包房?”小伙计赶紧的应着。

“包房吧,先上壶茶,好茶哦!”怎么感觉这厮在这里熟门熟路,倒有点像老板?

进了包房,胖子扔了盒中华烟过来,章文摇摇头“我戒烟了。”

“哦?”金胖子有些意外“那---来这个”从包里抽出一根包装精美的雪茄。

“古巴的,真正手工制造,二百多块一根呢。”

“嗤!二百多美金还差不多”章文没有再推辞,怕这货再拿出海洛因来。“行了,茶也上了,烟也点了,可以交代了,你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看也不像落魄之人啊?”

“我就知道,这世上就你最关心我!真感动!”胖子点燃了雪茄,在章文旁边坐下来。

“停,停,我是关心我那3万块钱什么时候还我,哥现在也是身负巨债哦!”对付这欢猪千万不能客气。

“唉!这次真是不能全怪我,是被朱志远的外甥高小东给害的。”胖子有些愤愤地发牢骚。

“这事我知道点,我是问你这么大个人怎么会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涮了?”

胖子出事的时候,朱志远打过电话给章文,对事情的经过有些了解。朱志元也因为这件事贴进去了20万。所以,现在朱志元对金胖子意见大的不得了,根本不搭理胖子。在章文面前也不愿意多谈这件事,换了谁,莫名其妙损失20万都很难消化。

所以章文对整件事的细节不是很清楚,更何况,那段时间章文自己也处于一种极其悲惨的疯魔状态,输的穷凶极恶。要不是章越打过来的五千元,让章文有了缓冲的时间,估计,结果比胖子好不到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