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2章 金胖子回归(中)

第十二章金胖子回归中

倒了两杯啤酒,两人都一饮而尽,章文重新把酒满上,短暂的沉默后,胖子把经过告诉了章文。

“第一次出事后,我是真的打算不赌了,帮着九哥接单子,收收钱,也挺好!想着,过几年一套房子也就回来了,可是太平了没几个星期,事就找上门了,朱志元那个外甥—高小东要在我这下注,虽然朱志元不太赞成,但也没过多干涉,到底高小东也是成人了。

刚开始,高小东在我这两千,三千的下注,我也没当回事,基本上赢多输少,几个星期也赢了几万块钱,后来有些时候没来我这下注,我以为他见好就收了。

4月初,他跑来说要下几场大的,还送我一部手机,说最近去澳门赢了二十几万,手机我没要,再怎么我也算长辈,我问他要下几场,他说6场,每场5万,我一听这么大,我不放心,打电话问朱志远,朱志远说也听说高小东最近去澳门赢了二三十万。

我想就算6场赢3场也基本上不输什么,就算运气差一些输4场,也才输个十万多,就答应了,谁知道小兔崽子其实前几天已经在别人那里下注,输了自己的二十多万不算,还欠了二十多万,人家不让他再下注了,第二天要让他结账,才跑到我这来的。

高小东跟我说这6场球是重金买来的消息,还建议我也下注,我也是脑子短路,在6场球里挑了2场,各打了5万,结果上半夜6场球赢出来3场,小兔崽子倒没输多少,我打的两场全输,我倒输了10万。

下半夜这小子又要下注5场,说卖他消息的人打包票至少出来3场,小兔崽子每场下注10万,问我跟不跟,还是再挑两场,结果我怕挑来挑去再挑着输的,又急于把前面输的10万赢回来,也每场下10万。

下注的时候九哥还问我有没有问题,我当时真是昏头,咬牙说没问题,结果,你也知道,5场全输,当时就眼前一黑,再打小兔崽子电话,关机了。

后来,我真的怕了,事情搞到没法收场了,才跑了。”金胖子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脸色发青,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那你跑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好歹我也能帮你拿个主意?”章文有些不满道。

“找你!那阵子你手机关机,短信不回,我还想着先还给你点钱呢。靠,像失踪了似得。”胖子恼怒道。

章文老脸一红---那段时间是经常关机,经历了人生最不可思议的倒霉期,天天输,场场输,连着输了近半个月,把所有的信用卡都刷到极限,本来就差向胖子开口讨那3万块钱了……

“那就是说,实际上你输掉了60万,不是外面传的150万?”章文赶忙把话题拉回来。

“150万是九哥那里算出来的,我和小兔崽子输了112万,小兔崽子在另一个马仔那打输了40万,而且他手里的近二十万也没有付。另一个马仔上家也是九哥。”

“后来怎么想着回来了?他们威胁你家人了?”

“没有,是九哥找到我的,说可以帮我,但是自己先要把这个窟窿补上。”胖子摇摇头“自己惹的祸还要自己想办法,唉!我有什么办法,自己的房子上次就卖了,这次只能靠父母了,老爸头发一夜全白,老妈一只眼睛看不见了。我都不敢开口,还是我老爸自己和我说的‘把房子卖了吧,这也是我们能帮你的最后一次了!’”

胖子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父爱如山,母爱似海,章文也忍不住落泪了。

“没想到这时候我两个哥哥跳出来说父母的房子他们也有份,不同意卖,我大哥,镇上中学教导主任,二哥靠着学校开了家文具店,俩哥年收入都有二十万,还要争这套房,错是没错,应该有他们的,还有我姐也应该有一份,我就说写个欠条,欠他们每人二十万,我姐明确表示不要了,俩哥不肯,也不要欠条。

后来还是九哥暗中警告了他们,不知道九哥做了什么,反正俩哥房子不敢提了,但是明确表示父母养老他们不管了,我就搞不懂了,我们家俩文化最高的,还是亲哥哥,就这素质?你看我姐,初中毕业,和姐夫在一家乡镇企业打工,倒是反过来帮我筹了5万元钱。这读书都读到狗身上去了!”

“嘿!无情多为读书人,仗义倒是屠狗辈。”章文感叹道:“所以,以后你要善待父母,还有你姐。九哥什么来头,倒是挺帮着你的,为什么?”

“不知道,也许我为人还算仗义吧,九哥是个很传奇的人物,道上也有称呼他九叔,九爷。当过十年雇佣兵,后来在黑道打拼了十几年,所有对头和仇家都被打败了,更有很多人根本就失踪了,他也就涉足赌场这一块,据说练的是童子功,不近女色,也不碰毒品。收了八个徒弟,都是厉害角色。还有个养女,是他雇佣兵战友的遗孤。

我认识九哥有十年了吧。刚开始他老是调侃我这身肉,接触多了,说我有福相。后来看我没正经事做就让我做马仔(就是把赌客下的注报上去,赢了送钱过去,输了去收钱,根据报上去的赌注量抽头)。

这次高小东跑路,九哥有些动怒了,小兔崽子手里还有十几万,自己带着就跑了,我是把手里的钱全打给九哥了,剩下的实在付不出了才跑的。

九哥派了两个徒弟,三天就把小兔崽子抓回来了,顺带着把高小东他那个花天酒地的老爸也逮了过去。”说到这,金胖子笑了,笑的有些幸灾乐祸,有些溅:

“据说那天高德栋,就是高小东他老爸,外号搞得动,那天晚上正和老婆干的兴起,突然就被人从**拎了出去,出门一脚就踹到一辆面包车里了。老婆更是刚感到体内家伙抽出去怎么就不回来了,正难受呢,直接被一巴掌拍晕了,顺手两粒安眠药塞进了嘴里,等高德栋回去还没醒呢,**屎黄一片,原来大小便失禁了。

接下来就简单了,人到齐了,连朱志远也来了。高小东手里的15万先提了出来,小兔崽子澳门回来还订了辆车,付了5万定金,也派人去收了回来,这过程中才发现小兔崽子居然还吸毒,还有些钱是花在这上面了。

高小东的妈,也就是朱志远的姐姐,一直哭哭啼啼,自从和高德栋离婚一个人将高小东带大,确实没什么钱,也就凑出了5万。

高德栋一直喊冤,朱志远差点揍他,离婚十几年抚养费一分都没给过,自己花天酒地吃喝嫖赌,儿子这样你没责任啊?高德栋听了这话就蔫了,说没那么多钱,俩徒弟打电话给九哥,九哥就说了一句:这个儿子你不管,那家里的老婆孩子也不用管了。

高德栋前年再婚,去年生了个女儿,也想好好过日子了,到底快五十了。没想到这儿子不让他太平了,抚养费不是不付吗,让你一次连本带利付清。讨价还价,最后高德栋哭丧着脸说:30万,一星期凑齐。

朱志远拿出20万,没办法自己的姐姐总得帮啊。还差15万,我也拎得清,就算我的了。再后来,我老爸把房子卖了,到手90万,还了60万(跑路前付了15万),还剩30万。本来想留给父母养老的,没想到老婆吵着要离婚,我老妈都快给她跪下了,还是留不住,分了15万给她。

还有15万全放在我姐那了,算是留给老爸老妈养老的。然后九哥把我介绍到现在公司,帮着开车送货,也算有个正经工作,我们老总叫纪红,“正纪食府”就是他们家老爷子和她大哥开的。

当年纪家老爷子对九哥有恩,九哥得管老爷子叫叔。九哥那,打吗下注还让我做,但不允许我自己赌,说是发现我再赌球下注就剁我一只手。所以我现在白天开车送货,晚上住公司里,吃饭就到这来。生活也算正常了。

你那3万块钱,还真没钱还,我在镇上开了个卖盒饭的小店,我认识的老板多,有些小公司一般就几个人或者十几个人,都是叫外卖的,我搞定了十几家公司,帮我姐夫买了辆面包车,每天中午挨家送,有的公司晚上也要送。现在一天连堂吃带外送能有个二百多份吧。”胖子说完,长出一口气,拿起酒杯,大口喝了一口。

“你?做盒饭?我没听错吧。你连个鸡蛋都没炒过,卖盒饭,能吃吗?”章文诧异。

本来觉得自己的变化蛮大的了,想不到这死胖子的变化更惊人,让人看不懂哦!

“这你就不懂了吧!要善于发现商机,我真要认真起来……”金胖子得意地摇着胖脑袋。

“停,停,说正题……”章文连忙制止,怕这货越扯越远。又帮他把酒倒满。

“容我卖个关子,预知后文,倾听下回分解。”胖脑袋还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