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3章 金胖子回归(下)

第十三章金胖子回归下

包房门被推开,进来两个穿厨师服的,除了先前的那个小斯,还有个女人,手里托着菜板,进门冲胖子点了点头,叫了声“胖哥”。

胖子赶忙打招呼:“哎!哎!还麻烦你亲自来,真不好意思。”

章文有些惊讶,怎么这货对个厨子这么客气。仔细看了看那女人,五官清秀,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稍微有些胖,皮肤很好,白嫩光滑,大概刚炒完菜,脸上有些红,还有些细细地汗珠,头戴厨师帽,头发随意的在脑后扎了扎,有些松散,白色的厨师服,很干净,脚下居然穿了双布鞋,而且是那种手工扎出来的千层底的。这种布鞋已经很少见了。身材罩在宽大的厨师服里看不出,但肯定不算矮,估计至少有1.66米以上,看样子很内向,应该是不善言辞。

章文又把注意力转移到饭桌上:清炒虾仁,梅菜扣肉,鱼香肉丝,酱瓜毛豆,家常豆腐,蚝油生菜。都是家常菜,色香味俱全,章文很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凭眼角余光感觉那女人白了他一眼。

不管那么多了,毫无形象的先夹了鱼香肉丝往嘴里送。仔细品了品

“嗯,鲜香麻甜咸,正宗的鱼香肉丝,深得川菜真味。”章文平时烧得最多的就是鱼香肉丝,因为女儿爱吃。但跟人家这正宗的鱼香肉丝比,章文都不敢说自己烧的是鱼香肉丝。

“胖子,这家的厨子菜做的很地道啊!”章文肆无忌惮地说道。

胖子听了前半句还挺得意,听到后面,连忙冲章文使眼色。章文有些纳闷,没说错什么呀。扭头看到正往外走的俩厨子,恍然道:“就是那个小妞烧的吧?”

说完就听到包房门“砰”地一声,重重的关上了。

胖子气急败坏的凑到章文耳边:“她不是这的厨子,她是我老板的妹妹,亲妹妹。说她是这的老板娘也不为过。”

“你不是说你老板开的是办公用品店吗?怎么改饭店了。”章文有些糊涂了。

“我老板叫纪红,是开办公用品店,老板她爸叫纪根正,是开饭店的,家里几代都是开饭店的,现在这家饭店的老板是她大哥叫纪刚,我老板虽然不在这做,但也有股份,她妹妹,就刚才那个,叫纪清,也有股份的。而且……”

金胖子看了看包房门,脑袋凑到章文耳边压低声音说:

“她妹妹纪清,生理有些缺陷-----口吃,俗称结巴,但不太严重,而且前几年离了婚,据说是身体也有问题,怀不了孕,男方在外面胡搞,结果把外面的女人肚子搞大了,男方家里又急想要孙子,就提出离婚,两家在当地都是有影响的人家。

这一离婚,纪家老爷子觉得在当地大失面子,一怒之下把店搬到s来了,这妹妹也就一直没再嫁,很少说话,也不爱和人打交道,整天呆在家里或饭店里,据说论烧菜的天分,她是最高的,家传的菜老爷子教下来,她大哥能掌握七成,她能掌握八成,老爷子常感叹她不是个男孩。

就因为她的经历波折多,又是最小的,全家上下都护着她,在这家饭店你得罪谁都行,千万别得罪这位姑奶奶。更何况,我为什么开盒饭店,就是请她传授了几个菜,让我姐在这跟她学了一个月,回去烧的盒饭,硬是比别家的好吃。知道了吧,我为什么敢开盒饭店。”

这时包房门又开了,那个叫纪清的女人和那小厮端着汤和一大海碗饭走了进来。金胖子还保持着刚才低声说话的姿势,又不敢马上起身,那不是挑明是在说人家**嘛,只好转移话题,还是那低头猥琐的样:

“……听说高德栋回去后,老婆和他大吵一通,差点离婚,据说被九哥徒弟从被窝里拎出来以后就烙下病了,阳事不举。搞得动变搞不动了。高小东被打断了两根肋骨,还没好利索就被送到戒毒所强制戒毒去了。还搞小洞,戒毒所里去搞吧”胖子贱贱地笑着。

“搞得动,搞小洞,这对父子名字也极品啊”章文也忍不住跟着一起贱笑。

忽然警觉得这些话不合适在女人面前说,这混蛋胖子,诚心把我往沟里带!没等章文做出反应……

“咚!”

一碗饭重重的落在章文面前,章文抬头看到纪清狠狠瞪了他一眼,裂开嘴笑了笑,刚想打个招呼,纪清根本不看他,转身走了。

章文摇摇头,无妄之灾啊,这么一个品行端正的形象瞬间就被这死胖子给毁了。

还是吃饭吧,凭良心说,这菜的水准真是没的说,这手艺真不是盖的,章文吃的欢畅,胖子一点也不比他慢,章文才吃完一碗饭,他已经3碗下肚了,一边吃一边说:

“下回去尝尝我姐烧的盒饭,差不多能达到这菜的七成水准了。你说能不火吗?还有,有空朱志远那帮我说和说和,我去了几趟。他都不怎么搭理我。”

“废话,你这一折腾,他赔进去20万,还想着让他搭理你,没揍你一顿就不错了。”

章文不愿参合。但架不住这货软磨硬泡,死乞白赖缠着章文。只好说:“这样吧,过一阵我请他们几个吃顿饭,你也来,人家再不搭理你,我也没办法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死皮赖脸的非要搭上他们几个就是想推销几份盒饭?恐怕还想游说他们去澳门吧。”

“嘿嘿,我带去的客户都赢钱,真的。我不过洗点码。而且吃住我全包”胖子贱贱地笑。章文没说什么,这种事没有谁对谁错,胖子想赚洗码钱。而这些老板们图方便,不用自己带现金。

为什么章文不反对呢,因为即使胖子不去游说朱志远他们去赌,别的打码仔也会来游说的,说到底,还得靠自己控制,章文对朱志远他们几个还是了解的,相当稳重,胆子不大,到澳门嫖的时间比赌的时间还多。

吃完饭,快四点钟了,那个叫纪清的美厨娘也再没出现,倒让章文好生失望,还想请教那个鱼香肉丝的烧法呢。

接下来好像是日本的联赛快开始了,胖子的手机开始响了,陆陆续续有人开始下注赌球了,章文看着胖子一本正经拿着本笔记本记录,两个手机,一个通话,一个发短信确认,忙的不亦乐乎,也不想再待下去了,打了个招呼,打的回家。

回到家,女儿在上网,老婆在洗菜,切菜。接下来,章文炒菜,还是最拿手的鱼香肉丝,不过今天章文有了点自卑感,和人家纪清烧的鱼香肉丝比,那…那…货比货得扔啊。不过,女儿还是吃的津津有味,章文是不饿,纯粹陪女儿吃,老婆倒是没怎么吃,就放下碗径直回屋了,章文有些奇怪,问女儿:“欣儿,你妈怎么了?”章文的女儿叫章紫欣。

“大姨妈要来了,肚子痛”欣儿悄悄地说“爸爸,我也来了……”

“什么你也来了?……啊?不会吧,这也太早了点吧?”章文有些晕,女儿才12周岁还不到啊。现在的孩子发育也太早了吧。

“我都12了,我们班有6个同学早就来了。我是上个月开始的。”欣儿有些害羞,嗔怪地和章文说。

“嗯,一不留神,小丫头踏入少女的行列了,那以后在外面言行举止要注意,别疯疯癫癫的。”章文一面说一面有点走神。

想他们那时代好像女孩子都要到十三四岁才来月经。现在的情况真看不懂。

吃完饭,回到屋里,章文想了很多,今天连续碰到各种各样的事,让章文有些消化不了,平时十天半个月也没个新鲜事,今天一下子就碰到好几件:

最震撼的是胖子的变化,不但开始老老实实的打工了,还做起了盒饭生意,这厮也懂得充分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了,出了两次事,也给胖子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名人效应,现在他们镇上,金胖子也算是鼎鼎大名的一号人物,再加上那个九哥还让他操作赌球,打码的事,反而让人把这厮和黑道联系了起来,做个盒饭生意倒还真不愁没生意,老童家这是时来运转要出号大人物啊!章文想着不禁轻笑了笑:这欢猪还真是有福之人。

最叹服的是那个叫纪清的美厨娘,随随便便弄出来的几个菜居然让章文回味不已,念念不忘,不说她生活上的不顺,单就这烧菜上的造诣就得让人跪拜哦!难怪传给童姐(胖子的姐姐)几手,就让胖子把个盒饭店撑起来了,嘿!自己要是有这么个老婆,还真舍不得离婚,啧啧!有机会还得去讨教讨教,把女儿爱吃的几个菜的水平再提高一截,唉!父爱真伟大!章文不禁悄悄地自夸了一番。

最让章文感到压力的是女儿的事,章文眼里的小女孩居然已经不知不觉长成少女了,这也太快了,自己这还一事无成呢,确切的说是还欠着一屁股债呢。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时间!时间又一次敲响了警钟!章文油然而生强烈的紧迫感,看来还得努力啊!再怎么着也不能被那死胖子给甩开距离啊!想到这,章文拿出胖子给的还抽剩半只的雪茄,点了起来,静静地坐着,直到半只雪茄全部燃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