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5章 少了五百元

第二十五章 少了五百元

第二天一上班,章文打开电脑,首先查看足彩的中奖情况,因为昨天虽然章文推荐的2场全中,但还有4场比赛是在后半夜,“黄粱圆梦”虽然没有采纳章文推荐的小冷门因而错了一场,但是中二等奖还是很有希望的,进入足彩合买区,首先看到的彩色喜报:恭喜我站会员“横扫千军”中的足彩一等奖500万元。再看下去,还有两位中了二等奖。“黄粱圆梦”本期投注8万,却是没有中奖。章文的100元也就打了水漂。章文打开qq会话

章文:老大,在不在?

黄粱圆梦(以下简称:黄):在,什么事?

章文:这期你中了12场,挺可惜的。

黄:嗯

章文:我的推荐全对了,一个大冷,一个小冷,根据我们的协议,应该奖励1500元。今天能帮我打过来吗?

黄:哦!我查查看。

……

黄:推荐是全对了,但你只跟买了100元,我们说好的是要跟买最少200元。

章文:那是因为你只采纳了1场,我所以只买了100元。

黄:不论采纳1场还是2场,你都要跟买200元。

章文:协议里可没有说明,我理解的就是,你采纳1场,我就跟100元,采纳2场,我就跟买200元。再说现在的结果,我跟买100,还是200.根本没有影响。

黄:有还是有一些影响的,你多买100元。我这里就少投注100元。

章文:那简单,你给我1400元好了。算我补给你100元。(,投注8万的人还要计较着100元。章文在心里暗骂。)

黄:不是这么算的,既然签了协议就要按协议办。

章文:问题是你的协议不严谨,细节没有说清楚。那这样吧,你采纳了1场大冷,给我1000元吧。

……等了好一会

黄:算了,协议是没说清楚,大家各让一步,我给你打500元。

章文:好吧。但是现在说清楚,以后跟买我还是根据你采纳的场数买,采纳1场只买100元。

黄:可以。

关了会话框,章文心里很生气,之所以同意要那500元,是因为在讨价还价也于事无补,本来这就是不具备任何约束力的协议。先把500拿到手再说吧。

看着电脑,章文盘算着怎么阴他一把,赖账,我就让你翻着倍的吐出来。章文轻哼了一声。

常晓蓉抬头看看章文:“又在玩,上班都半个多小时了,没事做是吧?帮我把这两份标书做了。”

“凭什么呀?我这刚受到伤害,你还要落井下石。不做!”章文很不满的道。

“做!不就是又赌输了呗。有事做你才不会有空去赌。快点做!”常晓蓉理直气壮。

“那你做什么?靠!不会又接私活了吧?你说你这贪财娘们,身体恢复了,又开始抢钱了。”章文马上反应过来了。

“小点声,你要死啊!嘻嘻,一个老客户,不好意思推掉。等做好了请你吃龙虾!”常晓蓉小声说。

“你说你房子也买了,孩子也有了,老公也栓牢了,用得着这么拼命吗?”章文无奈地摇摇头,准备开始做标书。

“我才刚还清房贷,房子装修要花钱,贵喜吵着买车也要花钱,这钱永远都不够用啊。哎!章文,你说到底是先装修还是先买车,我都快被贵喜烦死了。”

“不知道,对着一个穷人你又买房又买车的,诚心刺激我是不是?”

“说说嘛!旁观者清,你分析事情比较透彻,快!说说!说说!”常晓蓉还发起嗲来了。

“嗯!其实两件事都不急,一定要论个轻重缓急,还是先装修吧。”章文一边做着标书一边说道。

“可贵喜说先买车,有了车,装修的时候回去也方便。他也有积极性。”常晓蓉无奈地道。

“方便是要花钱的,从这开车回你们s老家,连路费带油费二三百块吧。坐长途车才六七十块。不说装修,你们平时基本上也是两个星期回去一次。贵喜本来就是高校驾驶员,平时车就可以开回来,那自己的车就等于放着不用。回家才用一次。再说没车装修就没积极性了?那也是真金白银扔下去,照样积极性高涨。”章文分析道。

“可有了车,一家三口有空可以去自驾游,你想啊,把车路边一停,铺张席子,一家人席地而坐,各种小吃,水果,小孩子在旁边又跑又笑。多幸福。”常晓蓉无限向往地道。

“醒醒!晓蓉妹妹!你还停留在**十年代的电影里吧。我建议你先带着全家去旅游一次,现实的情况是人山人海,每一个项目都排队,车停在离景区好几公里远,还要收费。”章文同情地看着常晓蓉。

“没那么夸张吧,可以找个人少的景点嘛!”常晓蓉不信。

“好,好,就算实现了你的旅游梦,你一年能游几次?最多两次吧,借辆车也等实现这个梦想。而买辆车一年的费用大概在2万以上。就算你们家贵喜能揩点油,报销个停车费,公款偷加点油。也省不了几个钱。”

“嗯!买辆车使用率确实不高。唉!说到底还是钱少啊。有钱还用的着算来算去吗!”常晓蓉听着听着,把头趴在办公桌上,无奈地嘟囔着。

“错了!真的有钱了,人就失去目标,动力。找不到方向感了。其实人最大的快乐是在创造财富,实现目标的过程中。”章文一副过来人的口气。

“嗤!我看你什么目标也没实现,欠着一屁股债,也挺快乐嘛。”常晓蓉撇了撇嘴。

“这正印证了我的观点。当然,我的情况比较特殊,我这属于意外,误入歧途难自拔,放手一搏恨天高。一不小心达到了常人难以理解的境界,只能自行修炼下去,不宜模仿。”章文感慨道。

“我是替你老婆可惜,嫁了个走火入魔的大侠。”常晓蓉最爱听章文胡吹,顺便抬杠。

“快解脱了,都快解脱了,这大概也算人生目标之一吧,虽然这目标怪异了些。不知道实现了这个目标有没有快感或成就感。”

“别人肯定没有,你这种没心没肺的人就难说了。变态的人做变态的事。”常晓蓉认真的说。

“是啊!变态的人也爱听变态的事。”章文嘿嘿地回敬了句。

“滚!不跟你说了,我要做事了,我要——赚外快了。”常晓蓉故意拖长了声音。

“嗤!你那点外快我昨天一晚上就赚到了。但是,鉴于你极其恶劣的态度,我决定不帮你做标书了,什么时候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设宴赔礼,负荆请罪。我再考虑我们从新合作。嘿嘿!设宴赔礼倒无所谓,负荆请罪,我一定要亲眼看见。”章文边说边着。

“呸!去死!……”

!#$%^&*...这回飞过来的好像不止一本书...

下午,“黄粱圆梦”把500元打到了章文的账户。平白无故少了1000元,还是让章文很郁闷。想想算了,慢慢收拾他吧。

现在手头有了三万多现金,还是先把债还掉些吧。

同学那的欠债尽量先还,欠王学伟的2万本来就说好今年10月份还的,还有许林这老实人当时没钱,还是问同事借了1万打给了章文,让章文感动了好久。

“喂!王学伟吗?嗨,我是章文。”章文先给王学伟打电话。

“噢!章文,你好。”感觉有些漫不经心。

“老同学,有空没,一起吃个饭,顺便把钱还你。我把许林也叫上。”章文很真诚地发出邀请,到底人家当初借了钱给章文。

“哎呀!我现在外地,嗯,这样吧,后天晚上到“白金宫殿”吧,六点整,好好…再见。”这家伙好像很忙的样子,答应的有些勉强。

章文有些纳闷,按理说他的钱没有拖欠啊,还提前了2个月还呢。算了也许人家是真忙吧。接着打给了许林。许林比较干脆,立马答应。

“白金宫殿?章文,你请客?那的消费可高啊。有点钱也别这么糟蹋啊。”常晓蓉吃惊地道。

“那怎么办呢?我那同学一开口就点名要去那。”章文有些无奈。

“看来最近赚钱了,想着还钱了。有进步哦。这次还掉多少?”常晓蓉很积极地问。

“关你屁事!少烦我啊,眼瞅着钱就要离我而去,伤心着呢。”章文没好气地说。

“说说嘛,我又不告诉别人。”常晓蓉好奇心不是一般地重,还很执着。

“三万!”

“哇!三万,你哪来那么多钱,你不会又去赌了了吧。章文,我告诉你,赌钱来得快去得也快……”常晓蓉首先反应就是这家伙又赌得很大。

“停,停,……”章文不得不把前因后果复述一遍:

“……听明白了,可以闭嘴了吗?我怎么感觉家里的还没离掉,这又多出来一个,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人家不是关心你嘛!你们真是能闯祸,我总感觉你说不定哪天就会闯祸,章文,别赌了,那个金胖子付出的代价多大呀,放在谁身上也承受不起啊。”常晓蓉总算完整的了解了章文和金胖子闯的祸,听得惊心动魄,唏嘘不已。

“章文,章文想什么呢?”看到章文呆望着电脑,一言不发。常晓蓉有些着急。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章文回过神来。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