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6章 两个老同学(上)

第二十六章两个老同学(上)

星期三,下班章文直接打车到了“白金宫殿”。还好大厅里还有空桌,许林也到了。

一见面章文有点不敢认了,才两年不见,这家伙怎么看上去很憔悴,也老了很多,头顶也脱了不少。虽然章文头上也有一块鸽子蛋大小的地方脱发很厉害,但总体变化不太大。

章文起身使劲抱了抱许林。然后落座。

“你这是怎么了?变化这么大,走在大街上我是肯定不敢认你。”章文的高中同学里,许林是最铁的一位,要不是这几年章文太过颓废,再加上许林他老婆管得太紧,两人不至于这么长时间不见面。

“也没什么,就是家里的事烦得很。”许林露出一丝苦笑。

“被你的那老婆管的?这也太霸道了!”章文问。

“光是老婆就算了,现在她一家都住我那,娶了个老婆得养活他们一家人。”许林摇头道。

许林老婆叫王霞,高中时和章文同年级不同班,现在是全职主妇,家里收入全靠许林一个人,十年前在靠近外环的金高新村买了套二室一厅的房子,算是买着了,此后房价一直上涨。照理说小日子应该不错的。

只是他那老婆管的太严,钱全部上缴不说,连出门也要汇报,章文约过好几次,都被他老婆挡回来了,总是疑神疑鬼。

随着许林这几年的收入逐年提高,越来越看的紧,本来有点中年危机感可以理解。但是他老婆近乎无理取闹就让许林受不了了,特别是这几年炒股票,亏了近30万,脾气越发暴躁,本来她炒股就是想证明自己也能赚钱,结果股市从六千点下来一直跌到两千点。

原来王霞父母和弟弟王渊住在兰州,后来王渊要结婚,有两个老的住一起,女方不愿意,结果也没问许林,就把她父母接来住到许林家里了,白吃白住不算,两个老的退休金还悄悄寄给儿子,而且理直气壮的说你娶了我们家女儿,给我们养老是天经地义的事。

更可悲的是许林现在只等睡厅里,老两口住一间,老婆和儿子住一间。所以现在许林公司里有出差都是积极争取,能不回家就不回家,能晚回家就晚回家......

“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忍气吞声过下去。”章文觉得不可思议。

“那能怎么办?小孩都高中了,总不见得现在闹离婚吧。

本来还想再买一套房,为儿子结婚做准备,现在可好都套在股市了。最近,我老婆又不炒股票了,全部清仓,把所有的积蓄投到王学伟那去了。贰分利。”

“什么意思?你们也参加放贷?”章文惊讶道。

太奇葩了,集资放贷无处不在啊!

“你不知道?王学伟现在做的可大了,估计的有几千万资产了,s买了两套房,蕰州那也买了房,他老婆是蕰州的,通过他老婆家族,他现在开了家投资公司,好多人都投到他那,低于50万还不收。

王学伟现在s一辆奔驰,蕰州一辆保时捷。咱们班的好多同学都投钱到他那了......”许林有些迟疑。

“是不是还有别的事?别跟我说谁把老婆也投进去了。”章文横了许林一眼。

“你知道?”许林一愣,接着说:“我觉得王学伟这人不太地道,搞了好几个原来咱们年级的女同学。

赵东明和李燕辉离婚了,李燕辉就是嫌赵东明没本事,后来不知怎么就跑到王学伟**了,王学伟还花了8万给她买了条项链。

赵东明知道后就和李燕辉离婚了,李燕辉离婚没要房,把离婚的钱全投到王学伟那了,自己住到王学伟帮他租的房子里,成专职情妇了。”

章文有点懵了,怎么也无法将高中时跟在自己身后点头哈腰的小混混和现在的集资放贷的打款联系在一起......

“那你还让你老婆和他接触?这家伙还真另类,好这口?”章文想不到,读高中时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窝囊废现在居然这么嚣张。

“我老婆?哼,属于放在外面也不担心的。王学伟也不是另类,他是花钱玩得到的已经不稀罕了,有点钱不知道怎么折腾好了。

想当年在咱们后面跟屁虫似的,给他一巴掌他得把另半边脸送过来,草,现在跟我这摆谱了!你看,都快七点了,也不知道小子来不来了。咱们先点菜。”

许林在高中时就看不上王学伟。也知道王学伟跟在章文他们后面不过是找个靠山,当时,校内外经常打架斗殴,章文和许林都是能打得主,特别章文还认识很多校外的混混。

所以那时候王学伟跟的可紧了。倒也确实让他高中三年没受什么欺负......

七点半,王学伟总算来了,一过来先扫了一眼桌上,看到章文许林已经先吃了,心里有些不舒服,但还是堆着笑和章文打招呼。章文也站起来笑着伸过手,王学伟蜻蜓点水般轻轻握了下。

看看桌上,冲服务员说道:“你们这拉菲是正派还是副牌的……副牌的也要六千?嗯,拿一瓶吧,再把菜单拿来,我看看。”说着拿过菜单,自顾自地点菜。

嘿嘿!这孙子来晚了不说,还把老子晾起来了。章文看看许林,微微笑了笑。

王学伟觉得摆谱摆的差不多了,把菜单交给服务员。“就这些吧!”接着抬头恍然道:“哎呀!光顾点菜了,怠慢了。”

“不急,反正都等到七点半了,不在乎这一会。你现在是大老板嘛!忙是应该的。那个什么拉菲没来,先来杯啤酒”章文坐在他旁边,拍了拍王学伟肩膀,帮他倒满。

“那什么,难得老同学聚聚,今天这顿算我的,来,干一杯!”

王学伟一口喝光,才发现章文笑嘻嘻的望着他,许林神情漠然。心里顿时一紧:怎么又有高中时代的感觉了,这几年见谁都是趾高气扬的,怎么见了这俩瘟神心里还是会打鼓呢。

王学伟不由得摆出最真诚的笑容:“文哥,林哥,你们都是当初帮过我的,我是一点也没敢忘。同学里我最惦记的就是你们俩。所以今天我是紧赶慢赶也要来聚聚,没想到还是来晚了,刚才算我自罚一杯。来来,为咱们同学难得聚一次,干杯!”

章文点点头,和许林端起杯喝了,暗想:也难怪这货能发起来,能屈能伸,别管是真的还是装的,既然放下架子,章文也就不想计较前面的事:

“同学聚聚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把钱还你,这是两万,另外三千利息。非常感谢。”说着,章文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在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