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7章 两个老同学(下)

第二十七章两个老同学下

看着桌上的钱,王学伟心里忐忑不安,他以为是章文要参加集资放贷才找他的,根本没想起来借款的事,所以刚来的时候他还有意晾了章文一会。

“啊?这个…这个…其实有人帮你已经还了,你不用给我的。”王学伟想着怎么措词。

“帮我还了?莫心兰?那你把我的借条也给她了?”章文皱眉。

“哎!文哥,这可不能怪我,你没看到那莫心兰多霸道,直接跑到我公司来了……”

“问题是她怎么知道我借钱的事?”章文盯着王学伟。

“是…是…我和李燕辉在一起的时候说漏了嘴。”王学伟吞吞吐吐地说。

“那就是说我借钱的事,在s的这些同学都知道了吧。”章文转头问许林:“你那一万,也被还了?”

“没有,我又没和人家老婆上床,没机会说。”许林哼了声,章文点点头。

王学伟尴尬地看了看许林,又不敢发火,他看到许林比看到章文还要怕。许林在高中时动不动就给他一嘴巴,王学伟有心理阴影。

“其实这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谁都有手头不方便的时候,这事我才冤枉呢,这面掏钱给你,那面又被莫心兰骂,我这招谁惹谁了,里外不是人!”王学伟还觉得挺冤。

“你把自己的嘴管住不就没事了。”许林插了句:“还有,我老婆在你这投了多少钱?给我退出来。”

“50万,三个月了,利息都有3万了。哎!林哥,你不待见我也别和钱过不去呀。一个月1万呢,不比你工资少啊。别人还求着我要放进来呢。”王学伟挺直了身子。感觉腰杆硬了些。

“我听说和你上了床才能把钱放进来,财色兼收,是吗?”章文问道。

“哎!文哥,你别害我啊,许嫂那我一向规规矩矩的,而且许嫂还去蕰州实地考察过,我还说了,别人50万起办,她随便,量力而行。对别人我没啥好客气的,对许哥许嫂可是给予最最大的方便。”

王学伟急忙澄清,怕许林有什么误解当场一个嘴巴可丢人丢大了。也暗骂章文缺德,把人往沟里带。

“我听说山东放贷的就崩盘了,你们蕰州就不崩盘?”章文总觉得这事不靠谱。

“嗤!山东能和我们蕰州比吗?蕰州那里是政府扶持的,蕰州现在和国外一样,提前实现了高福利,高税收,高消费,高收入。这才是良性循环。

在蕰州,看病住院不要钱,只要你是蕰州的人,而且蕰州的人团结,排外,全是自己人,投的也是看得到的项目,说穿了本来应该银行赚的钱由我们自己赚了。

而且脚底下踩着能开采上百年的金矿(据说那发现了一个储量不小的金矿)。想不赚钱都难,你要是没放贷放个三五百万,你都没脸说自己是蕰州的人。

你要不是蕰州的人,对不起!有多少钱也不收。就这么牛。”

说起放贷王学伟立马神气活现,滔滔不绝地讲着一个个一夜暴富的故事。一瓶拉菲快被他一个人干光了。

“所以你就成了暴发户,主意打到同学身上来了。”章文实在品不出拉菲的妙处,还是喝啤酒,许林干脆叫了瓶二锅头,才觉得带劲。

“我那是真的在帮他们,就他们那点钱,加起来还不到一千万,说心里话我都不放在眼里。都说我玩了那几个女同学,草,一个巴掌拍的响吗?哪个不是表面一本正经,暗里春潮涌动,开始还装淑女,后来比我还猛。

就说咱们年级的庞丽菊,读书的时候咱们得仰视,还留学深造了几年,前几个月还找我拉赞助,开了个什么科技公司,让我入股,吃顿饭就上床,比我还主动,脱开一看,又黑又皱又烂,一股骚臭,我都怀疑被外国神棍糟蹋坏了。一晚上倒像我被强了,简直欲哭无泪啊,就这样还投进去100万。

还有那个赵东明——睾丸癌,上班都不能上,老婆在我这能赚点钱回来你就别吱声了,该治病你就治病。他还不依不饶来找我闹,我都懒得搭理他,随便找俩混混就打发了。后来还离婚了,自己回老家修卵蛋去了。”

王学伟叫着冤枉,这表情却是得意洋洋,又找回了暴发户的良好感觉,拿起酒杯细细地品着,借着酒劲,心里迸发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是不是再找几个混混把眼前这俩孙子也收拾一顿……不行,那许林打起架来跟拼命三郎似的,还有那个章文,更可怕,到哪都认识些三教九流的人,而且听说前些日子这小子赌输的就剩个裤头了,这输光了的刁民更难缠。

真邪门,这都多少年了,我怎么看到这俩家伙还是发怵啊?更邪门的是,莫心兰到现在还这么维护他,不惜跟老公翻脸……

算了,还是…还是躲着点吧。有那功夫还不如多搞几个良家妇女呢,那玩意比搞这俩瘟神安全多了,也同样能找到快感成就感,不过莫心兰的主意是不能打了,真可惜。

王学伟理智地将这大胆的想法否定了......

“想什么呢?又想着祸害哪家的良家妇女呢?”章文看到王学伟眼珠乱转,脸上阴晴不定。于是一只手掐住了他后颈,既然没钱他什么钱,又把借钱的事捅了出去,章文也不那么客气了。

“没…没…没有,没想什么。就是老同学这么聚聚,又找回读书时的感觉,真好!以后咱们这帮同学是应该多聚聚,不能只想着赚钱。”王学伟说完这话,自己都鄙视自己,真亏心,最好这辈子都不见你们俩。特别是这只手放在后颈上,太亲切了,太真实了,太有感觉了,瞬间治好了许多毛病,改掉了许多陋习!

“行啊!王学伟同学还是很讲义气的嘛。比原来成熟多了。不过这么高档的地方也只有你这大老板消费得起,我们只能跟着沾点光。”章文和许林相视而笑……

接下来的气氛越来越融洽,王学伟逐渐又找回了高中时的跟在后面当跟班的感觉,越来越自然,越来越殷勤,越来越有安全感......

从餐厅出来,章文打发王学伟先走了。看着王学伟远去的“奔驰”车,许林问章文:“你怎么看?”

“也就一爆发户嘴脸,有什么好看的,要不是后来表现还算识相。我就把那瓶拉菲削到他脑袋上去。”章文眯着眼看着奔驰车消失的地方。

“不是问这个。这孙子有什么好看的。我是问放贷的事。到底五十万呢,估计连我老丈人的棺材本都在里面了。”

“我怎么知道,我穷的叮当响,连五万都拿不出来。”章文没好气地说。

“说吧,我只信你的。”许林话不多,但一直很相信章文。

“嗯!听王学伟说的由政府扶持,不太可信,哪家政府也不会支持放高利贷啊。但是有政府的人参与放贷倒是肯定的。还有他们那个市长搞的什么看病免费也听说过。

但放高利贷都是放给银行贷不到款的单位或者项目。王学伟给你们2分利,自己还要赚1分。这借款的就得付至少3分利,相当于年息36%。什么项目有这么高的的利润。我是不太相信。只是还没到最疯狂的时候,暂时估计不会崩盘。

现在不断有钱进去就还安全。我们国人你还不知道吗,宁愿比人家亏得多,不能比人家赚的少。到时候砸锅卖铁,卖儿卖女卖老婆也要往里钻。

那时候就离崩盘不远了。”

章文分析道。

“那我过两个月拿出来。”许林想了会说。

“为什么是两个月?”

“我们公司估计快关门了,摊子铺得太大,什么行当都想插一脚,我们这块专门搞工程装修的,几年下来也没赚到什么钱,赚点钱全都花在打通关系上了。

进出口那块可能还涉及走私,偷税,逃税。老总已经被控制了。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要裁人了。”许林淡淡地说。

“你到很淡定嘛,一点也不急。”

“急什么?这些年也累了,正好调整一下,把家里的事摆摆平,最近几年老婆闹腾的确实不像话。”许林话里透着疲惫。

“出来吃了顿饭,涨脾气了,是不是从王学伟身上又找到当年的感觉了。”章文笑着调侃道。

“有点,这几年太多囊了,连儿子都看不起我了。”许林有些发狠道。

“所以要从王学伟这把钱拿回来,手里就有了和老婆斗争的筹码?”

“嗯,差不多。”

“你老婆到时候肯定认为又是我教唆的,我冤不冤啊?”章文叹道。

“她从来也没把你当好人,多做回坏人有什么关系。”许林笑道。

“那也帮我个忙,把这钱还给莫心兰。最好把欠条拿回来,不过估计希望不大。”章文把钱交给许林。

“你不会自己还,我跟她又没什么来往。到s来十几年了,才见过两次。”许林不满地道。

“我要是方便,我会让你去?”章文翻了翻白眼道。

“那她问起来我怎么说,万一她不肯收呢?”许林觉得这事挺难办。

“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她不肯收就放你那。我先走了!”

章文忽然感到有些烦躁了,一面说一面挥挥手准备离开了,走了几步,停下来,也不回头,轻声说:“相见不如怀念!”感觉眼中些许的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