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9章 夜半时

第二十九章夜半三更时

晚上回到家从七点半一直做到凌晨四点。睡了四个小时,早上九点半赶到对方公司,怪不得常晓蓉说要住那,对方公司太远了。公司倒是挺大,外环以外,应该算郊区了,地处当地的商业街,四成楼的办公楼,章文找了进去。

接待他的是一个同样睡眼惺忪,一脸疲惫的年轻人,不用问,这家伙肯定就是常晓蓉说的另外一个预算员,也姓陈,没有废话,简单交接了下,俩人都开始埋头苦干。

中午吃饭时,从小陈那才知道,被砸伤的预算员是老板的小舅子,这次他和小陈一人五套图纸,小陈已经做了四套了,他才做了两套,眼看来不及了,就“被砸伤了”。小陈无奈地摇头,结果剩下的三套图纸,小陈又增加了一套,章文两套。嘿嘿,坑爹的皇亲国戚哦。

晚上七点,常晓蓉赶了过来,简单吃了点,三人都闷头苦干。

三人中以章文问题最多,不过,章文也挺注意,把问题积累的多了才问小陈,毕竟老是打搅人家,肯定会影响到别人的工作。速度上倒让常晓蓉很惊讶,章文居然不比小陈慢,甚至在软件操作上,比小陈更熟练,快捷简便的方式更多,连小陈偶尔也要向章文请教。

凌晨3点,章文第一套图纸全部做完,定额套好,第二套图纸也做了一小半。照这个速度,明天晚上应该没问题。把做好的交给小陈,可怜的家伙,还要在做好的工程量上再加上一些虚量,准备审计时给人家扣的。

章文起身准备去睡会,看到常晓蓉趴在桌上等章文。原来三楼除了两间客房,就是会议室,娱乐厅,几间杂物间,现在半夜3点,没有人,空荡荡的,有些让人害怕,更别说是女人了,常晓蓉不敢一个人去睡,一直等到章文做完了,要去休息了,才跟着一块走了。

把常晓蓉送进客房,章文进了另一间,简单的擦了把脸,刷个牙,澡也没洗,衣服也没脱,倒头就睡。一觉到天明。

早饭已经买来了,是他们公司的副总老陈买来的,顺便来慰问一下,最主要是关心今天能不能完成。让人振奋的是老陈大大方方塞给常晓蓉五千现金。

不得不说人家这手玩的很漂亮,最起码章文就跟打了鸡血似得,两眼放光,恢复到满血状态,惹得常晓蓉极其鄙视的白了章文一眼,章文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的形象,极其亢奋地做到了晚上十一点。终于全部完工。

常晓蓉也在做最后的汇总。把所有的文件拷给小陈,看到这小满眼的血丝,精神极度疲惫。整整三天三夜哦,真有些同情,这家伙还要做最终的汇总,没有几个钟头别想做得完。现在章文相信这些精英白领时常有猝死的事是真的。

送常晓蓉回到客房,章文也回到另一间客房,准备洗个澡好好地睡一觉,房间里和走的时候一样,一点没变,章文摇摇头到底不是正规的宾馆,也没个人收拾。把床单整理整理,突然发现床单下面都是斑斑驳驳,一块一块的硬块,,都干巴巴的发黑了。

靠!这是谁上次住这吐的吧,再把枕芯抽出来看看,也是黄黄绿绿各种污渍。昨天倒头就睡楞没发现,章文顿时觉得身上难受至极,赶紧闻闻身上的恤有没有异味,再想想这脑袋可是实实在在放在枕头上的。就觉得头皮也痒了。连房间里似乎也散发着一股酸腐味。,昨天刷牙的杯子也不知道几个人用过呢。

不能想了,再想就吐了。

这里是没法住了,来的时候好像看到马路对面有一家“千家”连锁酒店,算了,到那住一夜吧。章文收拾好东西,来到常晓蓉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没反应。侧耳听到里面有流水声,估计是在洗澡。

章文想了想,拿手机发了个短信,然后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