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0章 美丽的错误(1)

第三十章美丽的错误1

章文独自来到“千家”要了一间标房,128元。这觉睡得够奢侈的。

进了房间,感觉好多了,特意拉开床单看了看,到底是专业连锁店,干净整洁。章文迫不及待地去了个洗澡。换上从家里带的替换衣服,总算找回了清爽的感觉。手机响

“喂!”章文估计是常晓蓉。

“你在哪?”怎么感觉口气不善。

“我在千家连锁酒店,我那间房间太恶心了,没法睡。你先睡吧,明早我来接你……”

“千家几零几房间?”常晓蓉打断了章文。

“206房间。干嘛,你明天来找我?喂,喂……挂了?”章文有些纳闷。不会现在杀过来吧。

门铃响,常晓蓉真的来了。

“章文!你混蛋!”一开门,常晓蓉就把手里的包砸了过来。

“怎么了?你轻点,都半夜一点钟了。”章文有些惊诧地关上门。

“你死人啊!走了也不到招呼。”常晓蓉气冲冲地进了房间。

“我去你那敲过门了,你在洗澡,我还给你发了短信。”章文解释道。

“整个三楼就我一个人,我敢住吗?我包里还装着五千块钱。你走就一点没有考虑到我吗?”

“我是没想那么多。再说,以你的凶悍,谁敢打劫你呀?……”章文试图缓和一下气氛,却发现常晓蓉真的生气了,而且还有要哭的趋势。

“还说!”常晓蓉怒道。

“哦!对不起啊,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害怕。”章文突然发现常晓蓉也有柔弱的一面。

“哼!”常晓蓉侧过头,不理章文。

章文倒真有些觉得做得欠考虑了。想想常晓蓉为了他接来这活,还陪着做了两天两夜,如果不是帮着他套定额,常晓蓉根本用不到做到这么晚。

心里感动,也充满歉意。不禁伸手轻轻拍了拍常晓蓉后背,见她还是侧转头一动不动,章文手臂微微用了些力,常晓蓉身体僵硬地倾了过来,慢慢地靠在了章文胸前。

良久,常晓蓉感到自己被一双手臂越箍越紧,紧的要透不过气来,小腹也感到某处坚挺,常晓蓉霎时脸红心跳,抬头却看到一双火热的眼,还有慢慢贴近的唇,常晓蓉感到意乱,心慌,无措,还有些期待……

双眼紧闭,嘴上抗拒着另一张嘴和舌的进攻。感受着章文重重的喘息。同时,章文的一只手顺着衣服的下摆伸了进来,在常晓蓉光滑的脊背上轻轻划过,如同电流穿过般,常晓蓉浑身轻颤,嘴巴微微张开,却被章文迅速侵入……

不知不觉中常晓蓉浑身酥软,双臂勾住了章文,回应着那火热的激吻。任由衣裤被轻轻的褪去……

“嗯!…章文…不要…..别……啊!”常晓蓉喃喃地,无力地叫着。终于,还是进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常晓蓉逐渐放松了身体,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美妙感觉,由表及里,由内而外的交替着,如同波纹般扩散至全身,快意,激荡,兴奋,颤动…

无数种感觉在不断地扩散,不断的积累,不断地膨胀,意识也不断地飞升,全身心地承受着一次一次快感的冲击,直至最后的爆发……

章文也感受到常晓蓉激烈的反应,以更激烈的进攻回应着……突然间,常晓蓉全身僵直,浑身轻颤,体内阵阵的颤动,一股潮涌般的爆发,让身体,意识同时突破了承载,引发了极限的**。

常晓蓉忍不住轻叫,身体如触电般,一阵阵的颤动,抽搐。章文也随着常晓蓉体内的震颤,终于如同火山般的爆发……

过了几分钟,常晓蓉从阵阵的余韵中醒来,推开还趴在身上的章文,跑到卫生间,拿来热毛巾,仔仔细细地帮章文擦拭干净,然后自己再到卫生间把自己下身也擦洗干净。

回到**,常晓蓉侧趴在章文胸脯上,脸贴在胸口,两人都没说话,过了好一会,章文用手轻轻抚摸着,顺着脊背一直滑到臀部,虽然刚经过了**,但常晓蓉还是感到全身泛起异样的触电的感觉,抬起头,下巴拄在章文胸口,似嗔似怪:“流氓!得逞了?满意了?”

“嘿嘿!纯属意外,一不小心动用了深藏不露的凶器,罪过罪过。”章文轻轻揉捏着常晓蓉的屁股。

“哼!纯属意外?是蓄谋已久吧?”常晓蓉掐了他一把。

章文侧过身和常晓蓉面对着,用指尖挑起常晓蓉的脸亲吻了一下,,常晓蓉没再拒绝,而是回吻了章文。

继而朝章文贴紧些,身体也下意识的缩了缩,用指尖在章文胸口来回划着。

“原来真的有**的,还那么强……”常晓蓉喃喃道。

……

“这算不算出轨?”常晓蓉小声问。

“算吧!”

“那我是不是在犯错?”

“嗯!就算是错,也是个美丽的错误。这种错我愿意经常犯。”章文的手已游到常晓蓉胸前。

“哼!你当然希望常犯。啊!”常晓蓉被章文的爪子上下游动,身体又有了越来越强的反应。同时也感到那恼人的凶器竟然又开始抬头,蠢蠢欲动了。

“你也可以哦!好像刚才不止我一个人飞上天哦,某人貌似比我飞的还远。”章文跪立起,把常晓蓉放平。刚才太**,现在才仔细地抚摸,巡视着她每一寸肌肤。

常晓蓉羞红了脸,闭着眼睛,轻叫道:“别看……”

“不知道男人是视觉动物吗?”章文轻笑道。以现在的标准,常晓蓉算不上美女,但是浑身上下肌肉紧致,给人结实的感觉,难怪她一百二十多斤的体重,却没感觉到有多胖。r不算大,但同样结实饱满。

章文很快找到了最让他有感觉的地方,两手揉抓着常晓蓉丰满结实的屁股,章文很快有了冲动,再看到常晓蓉的下面晶莹湿润,忍不住又一次挥戈侵入。

尝试着各种姿势,体验不同的感受,常晓蓉越来越熟练地配合着章文,越来越贪婪地享受每个体位带来的感受,每一次**带来的快感。全身逐渐裹了一层细汗,反射着诱人的晕光……

第二次大战整整持续了五十分钟,帮章文擦洗干净,常晓蓉爬上床,用背靠着章文,拉过章文的手搂住自己,轻轻地说道:“你真的很强……”

这回两人真的累了,相拥着沉沉睡去。

早上六点钟,章文醒了,本以为会睡得很沉,没想到旁边睡了个常晓蓉,自己会这么亢奋。看看常晓蓉,毫无形象地侧抱着章文,一条大腿搭在章文腹部,还在熟睡。

章文轻轻侧身,看着熟睡的常晓蓉,想着要不要抓紧时间再来一次。一只手轻轻地顺着小腹探了下去。一只手撑着头,观察者常晓蓉的反应。

一会,只见常晓蓉闭着的眼睛一闪一闪,章文轻轻笑道:“醒了,就别装睡了。”

常晓蓉睁开眼,哼了声:“被你这么又摸又扣的,还不醒?你干什么呀?几天都没好好睡了,你不累啊。”

“我不是习惯了么,早晨跑步锻炼。”

“那你去跑啊,摸我干什么?”常晓蓉嗔怪地道。

“嗯,一个人跑还不如两个人一起运动,连门都不用出,直接就可以晨练。你说是不是?”章文已经摸到下面开始渗出丝丝的湿润。

“我可不想晨练,要练你自己练去。”常晓蓉挣扎着说。

“好吧!那我自己来,你接着睡。”章文分开常晓蓉的腿……

“章文,你个混蛋,我不要陪你晨练……啊!”

……

两人满脸红光打车到公司,常晓蓉离着公司还有将近一站路就下了车,说是去买早点,让章文先回公司。还不是怕被人看到。

到了公司,章文一会就趴在桌上睡着了,连早饭也没吃。完全没看到常晓蓉的怒视。中午,章文还在磨着牙和周公会晤。直到常晓蓉用一次性饭盒把中饭砸到桌上,才算醒了。

“哼!你个死人,大清早吵着晨练,练你个头,到公司了睡得跟死猪一样。连中饭也要我给你打过来。下午我睡觉,你站岗。”常晓蓉低声怒道。说完也趴在桌上睡觉了。

唉!真是难熬的一天,盼着快点下班吧。

总算回到家,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精神恢复的差不多了。章文以为这次的意外事件告一段落了,谁想,远没有章文想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