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1章 美丽的错误(2)

第三十一章美丽的错误2

第一天

章文一进门和常晓蓉打招呼:“晓蓉妹妹,睡足了没有?要不今天你接着睡,我站岗。”常晓蓉没理他,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章文有些摸不着头脑。也不响了,不出声总没错。

闷头做了一上午,常晓蓉不停地摔摔打打。

章文忍不住问:“到底怎么了嘛?有什么话说出来嘛。”

“滚!别理我,看到你我就烦。”常晓蓉发脾气。

“我到底怎么了,你这么大动肝火。从早上来就冲我发火。我招你惹你了?”

“就招我了,都怪你!你个害人精。”还是发怒,不过能说话就好。

“我害你什么了?说来听听。”现在不能冲撞,要以柔克刚。

“害我做错事,犯了这么大的错,原则性的错。”常晓蓉冷着脸说。

“那我不是同样也犯了嘛。”章文有点明白了,估计常晓蓉回去有些想法。

“你是男的,当然无所谓。我从来没想到我会那样,这件事要是被贵喜知道,后果我都不敢想。”常晓蓉担忧地说。

“怎么,昨晚回去他还帮你检查过了?发现了什么?靠,这也太仔细了。”

“那没有,是我越想越怕。”常晓蓉小声道。

“他又不知道,你这不是自己吓唬自己吗?”章文有些无奈。

“你说,贵喜知道了会怎么样?”

“不知道!”

“你说呀!”常晓蓉又发急了。

“布衣之怒,无非免冠徒冼,以头抢地尔!”章文张口来了句文言文。

常晓蓉一时没听懂,迅速百度了一下。

不满地哧道:“咬文嚼字!那你要是碰到这种事会怎么样?”

“免冠徒冼,以头抢地尔!……做两遍”章文想了想,貌似认真地说。

“哧!讨厌。人家好好问你,你老是不正经。”还是忍不住笑,常晓蓉有些发嗲的抱怨。

到了下午,章文又是给常晓蓉讲了半天宽慰的话,总算把常晓蓉安抚好了。

真累啊!

第二天

上班没多久,常晓蓉又开始了

“怎么办呀?章文,我都愁死了!这件事老是堵在心里,心里总觉得慌慌的。”常晓蓉哀怨地道。

“怎么又瞎想了,昨天不是给你说了吗?你不把他当回事它就不是个事,怎么睡了一晚上,又胡思乱想了!”章文感到头有点晕。

“可我躺在**总觉得对不起他,这两天我连说话都不敢大声。”常晓蓉苦恼地道。

“是他先对不起你,你想啊,如果他彻底满足了你,别人想插足也插不进来。正因为他某些方面做不到,所以你会不断遐想,不失时机地尝试,才会有这事的发生,要错都有错。”章文觉得好辛苦,要组织起这么合理的理由,真是挺不容易的。

“还不是便宜了你。”常晓蓉幽幽地道。

“靠!我还后悔呢,不就是我的小弟到你那里进去深入探索了下嘛。费时费力,还水土不服,在里面都吐了,才被放出来。要知道,那是花了无数心血才积攒的精华,一个没注意全被没收了。还不知道便宜了谁呢?”章文委屈地叫道。

“你去死!占了便宜还要装委屈!”常晓蓉怒道。

“我真想去死了,就这么点事,你闹腾了两天了,还真是‘日’后算账。如果能重来,我一定太太平平睡觉,绝不招惹你。”章文一脸的绝望。

紧接着从常晓蓉那飞过来一本书,真没安全感。

第三天

章文犹犹豫豫进了办公室,不知道今天常晓蓉还发病不?

“章文!”听到这哀怨的声音——又来了!

章文感到头昏脑胀,有种要抓狂的感觉。

“晓蓉妹妹!我能退货吗?我真怀念**前的日子!”章文小心翼翼地问道。

“滚得远远地!最讨厌你们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常晓蓉大怒。

“姑奶奶,都三天了,我彻底败给你了,您行行好吧!别折腾了。”章文内牛满面。

“哼!那好好回答我几个问题。”常晓蓉不依不饶。

“你说吧!”章文一脸的郁闷。

“哎!别人碰到这种事会怎么样?你比较有经验,说说。”

“什么话?我怎么就比较有经验了?我和你一样也是第一次,而且比你还后悔。”章文大大滴不满。

“那你分析分析别人会怎么做。”常晓蓉横了他一眼。

“咳!这个嘛!也无非就几种情况,第一:就一次性的,过后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几年自己都忘了。第二:交往了一段时间,新鲜劲过后,彼此发现对方的缺点,慢慢淡化,最终分手,大部分都是这种结果。第三:长期保持着这种关系,但彼此又不影响对方的家庭。算是红颜知己吧。第四:交往过密,感情日益增加,最后各自离婚,重组家庭,这种好像比较少,前景也不太看好。”章文总结道。

“还说没经验,说的头头是道,外面不知道有几个呢!”常晓蓉嘲弄道。

“靠!这娘们真不可理喻!”章文怒道。

“唉!结果再好也是犯错呀!”常晓蓉悠悠地道。

“死心眼,非要钻牛角尖,你累不累啊?贵喜是开车的对吧?回去问问他开错了路怎么办,你就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真是受不了了。”章文气哼哼地道。

“你说开错了路该怎么办?”

“不知道,回家问贵喜去!”章文已经懒得说了。

“章文!说说嘛!你说了我就再不烦你了!”常晓蓉怏怏地发起嗲了。

“真的?”

“真的!”

“嗯!这么说吧,其实人在一生中都会犯错,犯错不一定都是坏事。就像你开车走到个岔口,不小心走错了路,有的人发现后马上掉头回到原来的路,有的人则继续往前开,因为他感到大方向没有错,无非是多走了些路,而且,虽然是错路,可能会绕远些,但是却发现这条路有着别样的风景,风景这边独好,于是就不急于掉头,而是顺着这条路,一路欣赏着别样的风景,慢慢地绕回去。你能说他有错吗?”

“嗯……”

果然,下午常晓蓉再没烦章文。

晚上,常晓蓉回家,吃过晚饭,常晓蓉早早的躺在**,贵喜殷勤地问:“晓蓉,今天还早点睡吗?连续两天三夜加班恢复过来没有?要是恢复了,我们今天做一次吧。”

“嗯!好呀。”常晓蓉爽快地答应。

几分钟后,在常晓蓉极力的配合下,贵喜满足地躺下来,自我感觉不错,比前几次强多了,看着老婆的笑容,贵喜感到了一丝成就感。帮常晓蓉擦洗干净。贵喜意犹未尽地问常晓蓉:“满意吧,要不我们等会再做一次?”

常晓蓉微笑着看着贵喜,没有任何不满意,当然也谈不上满意,只是想让贵喜满意

“行啊。你先休息会,恢复一下再做。”常晓蓉表现出难得的温柔。

“你今天好像很高兴啊!”对老婆表现出来的温柔大度,贵喜有些受宠若惊。

“那当然了,你看看我包里,又多了五千块钱。”常晓蓉拿过包,贵喜看到了里面的伍仟元现金。贵喜略微有些失望,他以为今天常晓蓉是因为他在**的表现好才高兴的,但是略微的失望一闪而过,老婆能赚钱当然该跟着高兴。

“你真能干!”贵喜由衷地说:“我只能一辈子做个车夫了。不过以后不要这么拼命了,钱要赚,身体也要爱惜。”

“嗯,我知道,哎,贵喜,你平时开错路怎么办?”常晓蓉忽然问道。

“那还不简单,掉个头再开回来。”

“不是,我是说有好几条路,如果你选了条不是最近的,但是风景很好,你会再掉头回来,还是就走这条路,沿途欣赏一下风景,但是会比别人绕的远,到的也晚。”

“嗯,不知道,看心情吧,如果想欣赏风景就按这条路走下去。如果不想欣赏什么风景,就再开回来。”贵喜想了一会不确定道。

“哦!其实没有对错,走哪条路都是自己选的。”常晓蓉若有所思。

“怎么了,你怎么会问开车的问题,你想学开车?”

“不是,公司里好多人在争论这个问题。”常晓蓉解释道……

第四天

章文小心翼翼地走进办公室,座到自己的椅子上,先看看常晓蓉今天的表情,暗自猜测今天常晓蓉几点开始发病,哎!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一直到了九点多,办公室里谁也不说话,章文是不敢说,常晓蓉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今天病好了?

啪啪!常晓蓉拍了拍桌子,示意章文有话要说。

又来了!

章文顿时头大如斗:“晓蓉妹妹!你又要开始了?都四天了,你还要折腾多久啊?实在不行,我去自首吧!”

“现在知道折腾的不舒服了?你早上拖着我晨练的时候你怎么不想着我被你折腾的受不了。还一夜三次郎?”常晓蓉哼道。

“是我不好!可是,后来好像是你练得比我还积极嘛!”章文郁闷地说。

“去死!闭嘴,我昨天做了一个决定。”常晓蓉脸有些红,酝酿了很久,才接着道:“我想好了,我这辈子就犯这一个错,一个美丽的错误,如果为这个错要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认了。”

“太让人感动了,你终于又变回原来的常晓蓉了,苦难的日子终于熬出头了。顺便问一句,你是准备掉头啊,还是边欣赏风景边慢慢绕回去?”章文心中紧张,期待地看着常晓蓉。

“关你屁事!还想折腾着我陪你晨练啊!做梦!”常晓蓉仰起头。

“哦!那是准备掉头了。”章文眼里掩饰不住的失落。

常晓蓉看到章文失落的样子,很是得意,转而有些心痛,才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愿意章文受伤,哪怕是开个玩笑。

莫名感觉自己忍不住想落泪了,急忙抓了张餐巾纸,向卫生间跑去,跑出办公室前,轻声说:“不想掉头了,有些风景我还没欣赏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