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5章 相生相克?

第三十五章相生相克?

和胖子吃晚饭,都十一点多了,喝了不少酒,章文没要胖子送,自己打车回家。

回到家,洗澡,刷牙,忙活了一通。再泡了杯茶,准备下注几场比赛,就睡觉。没想到,老婆怒气冲冲过来:“章文,你发什么神经,都半夜了,又开门,又关门,又洗澡,又泡茶的,不知道女儿睡着了?明天还要上学呢。又不是周末?还到外面喝酒。你不睡,人家还要睡呢!”

“我怎么了,我又没吵醒女儿,你这么大吼大叫,恐怕女儿倒被吵醒了!”章文感到莫名其妙。

“自己吃完了饭,锅碗都堆在那,也不洗。有毛病啊,吃过晚饭了还跑出去吃。饮水机上的水喝完了也不知道换,女儿想喝个水都没有。”陈怡芳看来是准备充分。

“碗放那怎么了,又不要你来洗,饮水机没水了你不能换啊!”章文回道。

“我换的动还要等你来,上星期连吸尘也不吸,地板也不拖。”

“对了,我忘了你这娇生惯养的贵妇哪拎得动一桶水呀,那吸尘拖地总干的动吧,你不能做啊!你也住在这的。什么事我一沾手就变成我的事了?你看看你现在都做什么,除了吃,就是看,你最好照照镜子,胖的跟猪一样了,自己房间里的灰都有一尺厚了,也从来没见你擦过,还自喻有洁癖的人。”章文反问道。

“你才猪呢,我在管女儿学习,我没时间再做着做那,房产证上又没有我的名字。”陈怡芳脸一红。

“还好没有你名字,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懒得女人。好了,说完没有,说完了出去,我懒得跟你吵。我要洗碗,换水去了。”章文实在不愿意在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争吵。

“哼!你当我愿意跟你吵啊?呶!这是女儿外语补习班学费,你妈给报的名,还有这学期的学杂费。总共六千。”陈怡芳递过好几张单据。

“不就是交钱吗?气势汹汹的,想看到我付不出难堪,是吧!你放心,不用你破费,这六千全部我来。明天打给你。”章文不屑地道。

“明天下午我去交款,你的钱到不了的话,你就自己去付,我没空跑第二趟。”陈怡芳说完走了。

“这好像是诚心要我好看嘛。”章文仔细想了想,老婆突然发难,有什么目的。还好有常晓蓉打过来的1万元。否则真是只能信用卡提现了。那样肯定手忙脚乱很狼狈。看来身边还真要留点钱以备不时之需。

章文打开电脑,看了看赔率,草草下了注,还是5场。通过网转把六千元打到老婆账户。又在淘宝上买了台1500元的智能机器人自动吸尘器。因为一场莫名其妙的争吵,情绪受到影响。索性直接睡觉了。

第二天,到了单位,打开电脑查看一下投注记录,居然输了3场,总共亏损600元。嗯,看来昨天打得太草率了。

快递到是来得很及时,下班前,吸尘器已经送来了。章文的注意力被吸引到吸尘器上来了。

“你倒会享受,不把那一万块钱花光心里难受是吧?”常晓蓉道。

“智能的,省时省力。家里没人的时候它就开工干活,你回家它已经干好了。等你装修好了,我送你一台。”章文满意地看着在办公室里跑来跑去的又扁又圆的吸尘器。还真方便,还会自己找到充电座,慢慢靠上去,小心翼翼的萌样,看着真讨人喜欢。

常晓蓉看的也挺心动,这家伙倒是会挑东西。

“谁要你送?我不会自己买?哼!”常晓蓉嘴里嘟囔着。

“那不行,说定了啊。谁跟我抢我请他吃生活(打人的意思)。”章文霸道的说。

“嗯……”常晓蓉低低的应道。

回到家,欣儿对这吸尘器极感兴趣,摆弄了一会就都掌握了,什么设置虚拟墙,设定自动吸尘时间,然后对章文说:“爸爸,以后我把吸尘的活包了。再不许安排我倒垃圾,洗碗了。”

这女儿能偷懒的地方一点也不放过。我怎么养出来这么个精怪的女儿。章文郁闷地摇摇头。

陈怡芳有些惊讶地看了眼章文:昨天打过来六千,今天又买了个吸尘器,怎么突然有钱了。最近倒是常看到章文晚上加班干活,难道赚到外快了。

“家里有吸尘器还去买个新的,就会乱花钱。”陈怡芳冷冷的撂下一句。章文选择了直接忽视。连话都懒得回。

有那时间还不如研究几场球赛呢。这回仔细的研究,比较。再把各个时间段的赔率数据输入赔率表,分析了好久,到比赛快开始才下注。还是5场……

次日的结果让章文有些无奈了,又输了3场。仔细再反推这几场比赛的赔率,没什么特别的变化嘛。

难道这赔率分析表根本没有用?前面的赢利只是巧合,运气好?这天晚上,坐在电脑前,章文很沮丧,输钱是小事,赔率表若真的起不到一点作用,那打击太大了。

不知不觉中章文对这张赔率分析表已经有了些依赖。也花了大量的心血。

再试试吧,这回章文先不用赔率分析表,凭着对赔率的直观判断,选了5场比赛。投注额减小到每场100元。然后再通过赔率分析表选5场比赛。也是每场100元。看看结果怎么样。

由于心情不佳,章文想早点洗洗睡觉。推门想进卫生间,却看到老婆正在上厕所,见到章文,立刻把厕所门关上,还反锁了。现在两人越来越像陌生人,上厕所,换衣服都开始避嫌了。

章文哼了声,心里道:谁要看你,一身的肉。又懒又馋又蠢不说,还动不动来吵一架。不是前天吵一架,我还不会那么草率下注......

等等,等等!

章文想到了什么,难道真有八字不合,相生相克这一说?如果是真的,那太可悲了,这十几年被克的这个惨……章文希望是这样,又不希望是这样......

本来是不信这些的。但这想法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第二天星期六,早上章文打开电脑看看昨天的投注结果,前面凭直觉下注的5场,输了4场,走水1场。后面根据赔率分析表下注的5场赢2场,输2场,走水1场。总共又输了430元。

连续三天输了将近1700元了。靠!吵一次架罚款一千七,而且还没有结束的趋势。这败家娘们!难不成为了赢钱回家哄哄老婆?嗤!老子宁可输光也不低头。章文恶狠狠地念道。

昨天的想法又浮现了。可是该怎么化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