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6章 两两相旺

第三十六章两两相旺

一路浑浑噩噩,没精打采的进了公司又开始胡思乱想,这玩意该怎么化解呢:

去烧个香?老子十几年也没拜过菩萨了,临时烧香还不被菩萨踹出来,不行。

买个财神,不对,应该叫请个财神?也不行,满世界都是号称开过光的,全是假的,别把真财神给挤跑了。

开个苞,破个处?太邪恶了!也没那财力啊,而且还能做处女膜修复手术,到时候一不留神,开出个大妈,败絮其中,更晦气。

哎!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怎么办呢?章文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在桌上点点敲敲,也没心思干活……

“你怎么了?神神叨叨的?一上班就嘴里嘟嘟囔囔的,又和老婆吵架了?”常晓蓉问。

“嗯,吵架余波,绕梁三日还阴魂不散。今天别惹我哦,否则后果很严重。”章文一脸的郁闷。

“哈!在家吵不过,到这来出气了。我倒看看有什么严重后果?”常晓蓉挑衅道。

“唉!也是,能有什么后果!”章文没心情斗嘴。

“呦!真的心情很差嘛!”

“当然是真的,晚上陪我吃饭吧?”章文看着常晓蓉。

忽然灵光一现,有了点想法,章文坐直了很认真的商量。

“不行!”说话听音,语气不够坚决。

“贵喜在家?那也不要紧,就吃顿饭而已。”章文不想放弃。

“他回老家装修去了,我怕……”常晓蓉小声道。

“那更应该去了!”章文立即拍板,理所当然地道。

“下午再说!……”几不可闻的声音。

再说就是同意了。章文是这么认为的。

金红办公用品公司,胖子走进纪红的办公室:“红姐,这是老刘,老方,老孟昨天下注的赢利,我已经存到他们指定的账户里了。这是回单。”

“嗯,知道了,好。这是两张支票,这张是老邓前天输的三万。这张是老钱昨天输的一万,老钱这张支票下星期二才能解进去……”纪红吩咐胖子......

胖子认真的记好,拿出支票夹把两张支票夹好。才舒口气说:“还是当官好啊!”

“不要乱说话。”纪红脸沉了下来。

“我知道,我知道。我在外面从不提一个字。也就在你这说说。”胖子讪讪地笑道。

“我妹妹怎么样?最近高兴吗?”纪红问起纪清的近况

“要说高兴我不知道,反正肯定没有不高兴。”胖子肯定到。

“哼!跟没说一样,真不知道,九哥怎么会把你介绍到这来。”纪红有点哭笑不得,皱眉道。

“嘿嘿!因为我能吃能干呗!你们家又是开饭店的,正合适。红姐,你上次说的公车拍卖怎么样了?我现在收款交款老开着公司的车也不合适啊。”胖子满意地道。

“一个人吃三个人的饭,我可给你记着呢,年底算总账。公车拍卖,说是国庆前拍掉,我再问问吧。上个月你又拿了一台空调,上次是给你姐装了,这次送给谁了?”纪红忍着笑道,对胖子还是挺信任的,胖子不像其他人那么死板。

“送给一哥们了,说起来他还跟你那个‘横扫千军’有点关系。也玩足彩。”

“哦?也是发起合买的庄家?网名叫什么?中过几次奖?”纪红有点感兴趣了。

“他是散户,不过,前几天他阴了‘黄粱圆梦’一把。”胖子笑道。

“怎么回事?说说看。”纪红感兴趣地问。

胖子就把章文和‘黄粱圆梦’的事从头到尾,原原本本讲了一遍。

“花四千元,就为出口气,有意思。看来他对自己的判断很有信心啊。那他帮你们推荐吗?”纪红问道。

“嗯,原来也推荐过,而且挺准的。但是……”胖子有点尴尬,又有点想笑。

“你说呀,吞吞吐吐的。”纪红不满地瞪了胖子一眼。

“他推荐的是挺准的,但是,这家伙很邪门,他买了哪场比赛,哪场比赛就出意外,简直就是个丧门星。

我们那圈子里的人总结出来,凡是他推荐的,先要问清楚,他买了没有,如果他没买,大家就抢着买。后来,被他知道了,一生气,就胡说八道,买了说没买。没买说买了。

结果,搅得我们那圈子里血雨腥风,惨不忍睹。犯了众怒,把他开除了。才算太平了。还好那时我们玩的都不大,两千三千的,输了没多少。

但到现在这丧门星的威慑力还在,都几年了,一提到他,就觉着钱往外跑。”胖子绘声绘色讲着。

“他叫什么名字?”纪红笑的前仰后合。

“章文!”

“啊嚏!”章文打了个喷嚏:“谁在说我坏话?”

“哼!肯定是你的哪个债主想你了!”常晓蓉坐在章文身边。两人在吃“小肥羊”火锅。

“哼!敢要我的钱,我要他的命。影响我看风景的心情,当斩立决。”章文颇有点王八之气。

“滚!谁要和你看风景?”常晓蓉使劲掐了章文一把……

章文和常晓蓉找了一家叫“越狱”的连锁酒店。章文一边走一边说:“越狱?这酒店老板很有才哦,应该是个饱受婚姻痛苦,愤而出轨的沧桑人士。就冲着店名,就能引起多少围城内红杏们的共鸣。此店日后必火!”

“就你联想丰富!”常晓蓉一进酒店就挽着章文,听到章文说的有趣,轻推了他一把。

一进房间,章文就抱起了常晓蓉。

“死章文!让我先去洗澡……啊,你抱我到卫生间干什么?”常晓蓉还是有些准备不足。

“你不是说洗澡吗?”

“谁要和你一起洗,讨厌!”

“一起洗更干净,还节能节水,节约时间。”

……

又享受到了**般的**后,常晓蓉趴在章文胸口,脸上红潮还未褪去:“满意了?”

“九十五分。开始太拘束,放不开。等会再做的时候争取满分哦。”章文点评。一只手在她屁股上撩拨着。

“刚做完一次,就想着第二次,你倒真贪心!……你想什么呢?”常晓蓉向上挪了挪,让章文的**辣的手抚摸起来更方便更贴切。她很享受那种感觉。常晓蓉这点性格非常好,既然来了就不做作。

“你相信旺夫和克夫的说法吗?”章文问道。

“相信呀!我就旺夫。别人都这么说。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常晓蓉抬起头。见章文不说话了,不满地道:

“说呀,说话呀!”中间还讨好地亲了章文一下:“说嘛,说嘛。”

章文犹豫了会,还是闷声把这三天发生的事和自己的猜测,说给了常晓蓉听。

“哼!那你这回约我出来是拿我做试验了?”常晓蓉捏捏章文的鼻子。

“有那么一点点,这不是苦无化解之道,才出此下策嘛,你不会生气吧?”章文小心翼翼的问。

“不,我很高兴,要是真的能让你旺起开,那不是说明我们很有…缘分!”常晓蓉把脸贴在章文胸口上轻轻的说。

“呵呵!你到对自己很自信。”章文心情大好,拍了拍常晓蓉。

“那我要是真的让你旺起来,你怎么报答我?”

“那我就发两个宏愿。第一:修建一座寺庙,积修功德,以求来世再遇见你!”章文闭着眼说。

“你很会骗人。虽然不可能实现,可我还是爱听。”常晓蓉有种想哭的感觉。

“什么话?只要心中有佛,随处皆可见宏大的寺庙。”章文愤愤道:“佛曰——信文哥,得永生!”

“原来还是一毛不拔。那第二个宏愿呢?”常晓蓉有些期待。

“第二个是:我保证永远——只让你尝贼吃的肉,不让你受贼挨的打。这个比较实际。今生来世我都想到了。怎么样,我们现在就尝尝贼吃肉的滋味吧。”

“我才不是贼呢,你是,你是个采花贼!”常晓蓉咯咯地笑。

第二天星期天,常晓蓉又陪章文晨练了一次,章文身体力行地揭示了什么叫日上三竿。两人一直缠绵到中午退房。章文已经惦记着下次了。

“不行,我得先找点活才行,出来一次好几百块呢!”常晓蓉算算章文这两天的开销坚决道。

“这贪财娘们!不过,我喜欢!”

……

下午,回到家,心情非常好,陪女儿闹了会,老婆烧饭洗菜,章文掌勺炒菜,吃完饭,还把碗也洗了,嘿嘿!主要是防止老婆为了几个碗冲过来吵一架。

晚上,锁上门。打开电脑,打开足彩单场比赛页,把今天的球赛都过了一遍,因为昨天和常晓蓉在一起没有投注,所以今天章文下注10场,每场500元。堪称大手笔哦。

第二天早上六点章文就起床看结果,打开电脑,输入密码,心里跳个不停,以前下个一两万也没这么紧张过,嘿嘿,代表的意义不同。

投注记录出来了:哇!6场赢,2场赢一半,1场输,1场走水。赢利2633元,账户资金一举突破万元,达到11051元。章文看的热泪盈眶,内牛满面。

老子亏钱的原因也许找到了。数日的阴霾心情一扫而光!

一大早就到了办公室,章文精神抖擞,擦桌子,扫地,拖地板,谁说这些活是该常晓蓉干的,今天我全包了——左抹布,右拖把,老夫聊发少年狂!

常晓蓉走进办公室,有些吃惊的看着正在卖力拖地的章文。

还没开口,章文扔了拖把,关上门,一把抱住常晓蓉,使劲亲了亲,在她耳边轻声说过:“你真的很旺,好像传闻是真的。”

“章文!你个神经病,放开我,被别人看到了!”常晓蓉满脸绯红,极力挣扎着。有些惊慌地低叫道。

章文放开常晓蓉,傻傻地笑着,常晓蓉狠狠踹了他一脚。跑回自己的座位,一脸红晕却怎么也褪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