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8章 纪家两女(上)

第三十八章纪家两女上

“正纪食府”

章文赶到的时候已经六点了。被服务员带到一间小包房。进门见到了今天的主角——纪红。和妹妹纪清一起坐在沙发上。

“章先生吧,请坐!”纪红客气地站起身和章文打招呼。

“你好!”章文回应道。同时打量着纪红,这女人身材修长高挑,应该有一米七了,年龄看不出,薄施淡妆,容貌艳丽却不失成熟,气质高雅,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精明强干女强人!章文甚至感到些许压迫感。微微笑了笑,冲纪红点点头。

然后又冲纪红身边的纪清也到个招呼:“嗨!美厨娘,又见面了!”

对纪清,章文就随意多了,纪清和纪红长得还是有些像的,只是身高不及纪红,但比纪红略胖,更丰满些,没有纪红的艳丽高挑,但给人的感觉更质朴纯净,还是穿着白色的厨师服。

“……”纪清显然没有准备,脸有些红,有些紧张,眼神躲闪,似乎有些不知所措。急忙站起身跑开了。

章文有些奇怪,也有些郁闷:我长得很吓人吗?

“噢!对不起,舍妹不善与生人打交道。见笑了。”纪红轻声道。

心里也有些纳闷,平时纪清看到生人最多不吭声,今天怎么了。不过这家伙打招呼的称呼倒也特别,美厨娘?亏他想得出。

“呵呵!没什么,金胖子呢,还没到?”章文问道。

“他顺路给一家公司送点货,可能会晚点到。不要紧,我们可以边吃边等他。”纪红在章文旁边的餐椅坐了下来。

“嗯,也好,开门见山,我们先把正事说了。这是我在和‘黄粱圆梦’的协议上再补充了些条款,你看看,有什么异议,我们再协商。”章文把自己写好的协议递给纪红,其实跟原来的没有什么大的差异,只是价格上提高了,两个大冷4000元,一大一小2000元,两个小冷门1000元。

“嗯?你和‘黄粱圆梦’合作也是这个价格吗?”纪红低头看了会,轻笑着问。

“嘿嘿!涨了点,现在不是物价都上涨了吗。”章文面不改色的道。正好纪清和一个服务员在餐桌旁上菜,隐约好像听到“哼!”了声。

“稍微改一下,两个小冷门还是500元,我希望你多推荐大冷门,对我来说一旦采纳,大多数情况是310全包,所以大冷门的价值更高,作为补偿,两个大冷门全中我给你5000元,我想这样你推荐大冷门的积极性会更高,而不是仅仅满足于只赚500元。”纪红考虑了会,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章文感到这女人好厉害,看似两个大冷门涨了2000元,嘿,你当大冷门这么好抓到的?说穿了就是水中月,十次也中不到一次。

“照这样的算法,平均一个大冷门2500元,那一大一小是不是应该也提高点,至少3000元吧?”章文也给出自己的想法。

“嗯?……你倒是会算账,真不知道你开公司怎么会关门。”纪红愣了愣,然后摇了摇头淡淡地说。

“哼!我只算该赚的钱,不愿意算拉关系的钱,更不愿意花钱和那些贪腐虚伪的所谓领导交往。说穿了就是没能适应这个社会环境,被淘汰了。”章文心中不爽哼道。

“哦?看来章先生的想法有些偏激,大概把我也归为那些贪腐虚伪的所谓领导了吧?”纪红听了有些不自在。

“叫我章文就可以,你不必介意我的话,我的想法也许有些偏激,但适者生存,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们的方法才是对的,所以能赚大钱。而我只是想活的轻松些。但想置身事外却不那么容易。

比方说胖子帮我装的那台空调就是**的产物,而我就一点也不内疚地接受了,所以现实就是人心浮躁,人人都想社会公平公正,而自己可以享受特权。以显示自己比别人有本事。”章文自嘲。

“很有意思,看来你比胖子更善于用脑子。不是单纯的愤青。”纪红微笑道。

“哈,那头欢猪除了吃还是吃,不过活得简单更快乐。”章文大笑道。

“靠,你说谁呢,找抽呢是吧?”胖子的怒吼从门外传了进来。

“哦?胖弟弟来了?坐,别大吼大叫的,你们老板在这呢,注意形象。”章文热情地招呼胖子。

“少来这套,你刚才说谁呢?”胖子凶神恶煞般地坐到章文身旁。

“夸你呢,说你能吃能睡有福气,是吧,纪总?”章文冲纪红道。

“呵呵!我什么也没听到。别往我身上扯。”纪红忍着笑道。连纪清也来到纪红身后看热闹。

“不会吧,刚才还说呢,让你妹妹炒几个菜慰劳一下胖子,当然也包括我,是吧。小妹妹,别看了,快去炒菜吧,胖哥都来了。”章文对姐妹俩说。

“我……我……”纪清涨红脸瞪着章文。扭身气鼓鼓地走了。

“真的?那敢情好,我最爱吃纪清妹妹炒的菜!”胖子转怒为喜。

纪红暗自摇头,这胖子根本不是章文的对手,两句话就找不到东南西北了。再看章文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把酒打开,帮纪红,胖子连带自己都倒满,轻车熟路,动作自然,倒有点反客为主的感觉

“来,纪总,初次见面,我敬你一杯。”章文对纪红道。

“谢谢,希望我们以后合作愉快。你也别叫纪总了,叫我纪红吧。”纪红这种场面应付起来还是很自如的。

但是从章文身上隐约感到有种危险的感觉,自己可以说阅人无数,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但是这感觉从何而来呢?纪红有些疑惑不解。

“纪姐,我也敬你!”胖子也跟着道。

“纪姐?您贵庚?”章文疑惑问道,不会像那个演员刘小庆好几十了吧?

“……跟你没关系!”纪红没防备章文突然发问。看了章文一眼,温怒道。

“嘿嘿!不好意思,我收回刚才的话。”章文也意识到问的不妥,女人最忌讳问年龄。

“叫纪姐是尊称,我们公司的人都这么叫,其实我们老板比我还小3岁呢!”胖子解释道。

这死胖子,纪红感觉要吐血,这胖子是真傻还是装傻呀。这俩货是不是在唱双簧啊?

“不知道你们公司有没有pos机,就是能刷信用卡的那种?”章文忍着笑岔开话题。

“有啊,别说我公司,这饭店里就有。干嘛?”纪红回道。

“哦,不干坏事,就是有急事的时候能不能帮我刷点现金?”

“信用卡套现?你要干什么?那可是违法的。”纪红警惕地看着章文。

“别那么紧张,我说的是有急用的时候。不会很多,几万块。”

“不行,这事我帮不了你。”纪红想了想还是果断地拒绝了。

“那算了,当我没说,那刚才我们说到一大一小冷门加到3000元,这总没问题吧?”章文丝毫不在意。

“嗯!……好吧,就按你说的。不过再加一条,每次推荐的时候把你的复式投注传一份给我,我参考一下。”纪红有些走神,随口应道。

“行,不过我不是每期都买,买的话我抄一份给你。来,祝我们合作愉快!”章文举杯。积极地向纪红敬酒,纪红也举了举杯,但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而且感觉章文眼中似乎闪着一丝狡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