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9章 纪家两女(下)

第三十九章纪家两女下

这时,纪清最后两个菜也端上来了,摆放好,在纪红身边坐了下来。

四个人一边吃一边说,基本上是章文和纪红在说,话题涉及面很广,两人都暗暗吃惊,章文吃惊的是这女人除了开公司,还炒股,炒白银,投资黄金,房产等等。涉猎很广,交际面也很广,虽然没说,但章文还是能感觉到她交际的关系层次很高。

纪红也很惊讶,这家伙对自己谈到的话题都能说上点看法,而且都说到要点,以局外人的眼光看得很透彻。这家伙懂得不少啊。怎么会混的欠了一身债?

吃到差不多时,纪红接了个电话,有事先走了。

也好,再说下去那点菜被胖子吃光了,章文冲胖子怒道:“你就不能吃的斯文点,一桌子菜都被你一人吃了!”

“你们说的什么期货,基金,我又不懂,不吃干什么?再说,今天大都是纪清妹妹烧的,就是好吃。”胖子得意洋洋。纪清倒是在旁边吃得很少。

“嘿!术业有专攻,是有独到之处,来,美厨娘,敬你一杯!”章文这回倒是很诚心。

纪清又有些慌乱,再拿起杯子犹豫的和章文碰了下杯,紧张地喝了一口。眼神逃避。

“干嘛那么紧张,这是你家的饭店,你是主场,应该很霸气地‘干’!再说,我不是坏人,真的。我就是一披着狼皮的羊。胆子比你大不了多少。”章文轻轻笑道。

“我…我才不紧张呢!”纪清被逗笑了,轻声道。

“今天没烧‘鱼香肉丝’?我女儿最爱吃我烧的‘鱼香肉丝’。但上次在这吃过以后,我就不敢再说我烧的那是‘鱼香肉丝’了,唉!这货比货得扔啊。你教教我这道菜的烧法?”章文是诚心求教......

“...嗯,鱼香肉丝以四川的烹制方法最为正宗,也是川菜之中的一道名菜,南方的烧法偏甜,而北方的烧法又酱色过重……”

没想到平时少言寡语的纪清说起烹饪来头头是道,如数家珍,从选材,配料,到肉菜的比例,油温的掌控,火候的拿捏一样一样听得章文和胖子都傻了,连切肉都有讲究,怎样顺着肉的纹理入刀,怎样的粗细口感最好,什么冷锅热油,热锅冷油等等,章文也只能记个大概。

敢情在专业的厨师手里一道菜出锅要经过如此严格的工序,章文不禁对纪清刮目相看了,人家是真有手艺有本事啊!

这可是实打实在厨房里经过一二十年积累下来的,看着纪清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章文赶忙拿起茶壶殷勤的帮纪清倒水,对有本事的人章文一向很尊重的,无关乎年纪大小,达者为师。倒把纪清弄得有些不自然了。

“纪清妹妹,他这是要拜师啊!你可得留神,收个这么大岁数的徒弟估计还没出徒他倒先退休了!那可真就是--活到老学到老了!”胖子在一旁好心地提醒纪清。

“我倒是想学啊!可惜自知没有那天分,也就学几个拿得出手,糊弄糊弄外行的菜就行了!”难得的章文没有反驳胖子,而是端起酒杯对纪清敬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天让我涨了不少学问,此行不虚啊!”

“没…没什么!都是些基本的东西……”纪清又有些结巴了,但心里还是有了些小小的得意。

“我知道,在早些年这学徒得从基本的做起,先是洗菜切菜,然后再是杀鸡宰鹅,剔骨刮鳞,要过个几年才能上灶掌勺。”章文点点头。

“嘿嘿!你不知道吧,这妹妹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主,活鸡活鸭几分钟就放血拔毛收拾干净,这么长的大王蛇,活的!照样拎起来扒皮开膛!怎么样,你行吗?”胖子张牙舞爪比划着,他看到过一次纪清宰蛇的过程。

“咝!”章文倒抽口凉气,自己当年也就耍耍棍棒板砖,可是看看人家,玩的是剔骨钢刀,虽说读书时也掏个鸟蛋,抓过几次小蛇,都是小草蛇。但两米长的大王蛇自问没这个胆量去抓:“真的?你还有这胆量?”

“这有什么?你要是在厨房里做几年就都会了!”纪清点点头认真的说。

“想不到这厨房还是个练胆的地方,那,那像广东的三吱会做吗?敢吃吗?”章文一直也没敢吃过一次,想想就慎得慌。胖子也瞪大了眼。

“吃过啊!你别把它当成老鼠,其实就是一种食材,和平常的肉没什么区别!你们要吃,我可以帮你们做!就是材料不好备齐!还要一定是活的。”纪清理所当让的说,搞不懂两个大男人为什么都是一副嗔目结舌的表情。

“不要!”

“不要!”章文和胖子同时吼道

“服了!真服!彪悍的妹妹不需要理由!您---喝茶!”章文和胖子对视一眼,一脸的叹服。

不敢问了,再问下去,这妹妹说不定连猴脑也啃过,还是把话题转回到鱼香肉丝吧。没想到今天被个小女子震得东倒西歪。原来当个美食家也需要无比的勇气的!

“您还是说说那些家常菜的烹制方法吧,我才发下我的胆子实在是不算大,还是吃些大众化的美食就行了。”能让章文如此恭敬的,纪清绝对是第一个。

“嗯,下次我…我把材料准备好,你来看看烧的过程吧。”纪清想了想说。

“行,再准备个一次性饭盒,烧好了我打包带走。”

“吃了还要拿。妹妹,别理他。没见过你这么没皮没脸的。”胖子对纪清说,纪清捂着嘴笑。

“靠,我那是带给女儿吃,父爱如山,你懂吗?你个吃货!”章文很不满地回道,转头对纪清说:“真搞不懂,你姐那么精明的人怎么把这吃货招进公司了?劝劝你姐,把这头欢猪辞了吧。能省不少饭钱呢。”纪清憋不住的咯咯笑。

“你知道什么呀,我吃得多,干的也多。”胖子叫道。

“那是必须滴!”章文和纪清都看着胖子笑。

“不过,说实话,我们老板怎么样?漂亮吧!”胖子也会转移话题。

“惊艳,成熟,精明,强干。典型的女强人。就是太强了,让我们这种小人物只能敬而远之。”章文感叹。

说罢,起身准备走了。

“那是,你能和纪姐比?甩你三条马路!”

“哼!谁甩谁还不知道呢!”章文仰头傲然道。

“那纪清妹妹呢,不比她姐差吧?”胖子追着问。

看看纪清,纪清顿时脸红心跳,低下头。

章文拍了拍胖子肩膀道:“她——内秀,含而未放!”

“什么意思啊?……”胖子冲着章文离开的背影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