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0章 悠长的假期(一)

第四十章悠长的假期一

又到月底了,马上就是国庆七天长假。

章文计划着怎么安排这几天假期,父母那肯定是要去一趟的,朱志元那几个小老板肯定是要一起玩两天的,陪女儿也要花上一天。

同学嘛,许林回兰州了,其他人又不想见,算了吧。

剩下的时间就呆家里吧。

当然,最好其中一天能和常晓蓉出去玩玩,想到这,章文两眼放光地和常晓蓉商量,没想到常晓蓉早就安排好了,回老家装修房子,买各种建材。让章文大感失望。

“真的没时间,有好多东西要买,贵喜又做不了主。等放完假回来吧!你不是还要请我吃饭吗。”常晓蓉有些无奈地说。

“不是有贵喜在管着吗?要你凑什么热闹?”章文不满地道。

“好多事还是要我拍板,贵喜老是拿不定主意,再说,装修是大事,两个人商量着办总归好点。”

“算了,我还是回家睡觉吧!”章文郁闷地说。

“章文,贵喜想把装修多下来的钱投到我们那的集资放贷公司去,你看怎么样?”常晓蓉迟疑地问。

“你不是在你哥放贷的里面有5万了吗?”章文有些惊异问。

“那是我的,现在是贵喜想和他的两个哥哥一起凑个整数放出去。”

“想凑多少?一百万?五十万?看人家赚钱都眼红了是吧?你装修完还能剩多少?”章文问。

“也就5万左右。所以贵喜让我从公司借点钱。”常晓蓉吞吞吐吐地说。

“你疯了?借钱去放贷。这玩意就像击鼓传花,总有崩盘的一天。已经放出去的就算了,还凑钱再往里投就太不明智了,我说你平时连搓个麻将都舍不得,怎么放贷倒胆大了?那玩意一出事要出人命的。”章文很不理解。

“哪有那么吓人,人家都在放,大家都赚钱了。”常晓蓉小声说。

“典型的从众心理,人多胆壮哦!告诉你,杀人的时候人多有用,除了主犯,其他人分摊个三年,五年的有期徒刑。

崩盘的时候,人再多也没用,满门抄斩,一个也跑不了。巴菲特说过: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慌,别人恐慌的时候我贪婪。现在你们那全民放贷,还不值得恐慌吗。

听我的吧,不但不要放,最好把已经放出去的收回来。

你一直不想我出事,同样我也不想你有事,就算老婆我也不会这么苦口婆心的劝说的。”章文认真的说。

“好吧,我再想想!”常晓蓉还是犹犹豫豫的。

但心里还是很感动,也很开心。

……

“正纪食府”。纪红和纪清姐妹俩一面看电视一面吃零食一面聊着家长里短。

“今天,胖子拿到车了。挺新的,桑塔纳3000,两年才开了三万公里。这家伙高兴死了。”纪红笑道。

“真的?胖哥这回赚到了。九哥说他是有福之人,好像真是这样哦!”纪清说道,她和家人或熟人说话的时候很少口吃。

“嗯,胖的人都有点福相,他也算是劫后重生。哎!这些男人都不是省油的灯,都是惹祸的祖宗。还有那个章文,也欠了一屁股债,不过前两天他给我推荐的比赛倒是中了了不大不小的冷门,让老黄中了2个二等奖。这家伙倒有些本事。呵呵!……”纪红想起胖子说的丧门星。忍不住笑了。

“那你要付给他钱吗?你笑什么呀?说呀!”纪清靠着纪红问道。

“这钱哪有那么好赚的,只对了一场,不给钱。我笑是因为胖子说他是个丧门星。”纪红回道,接着把章文的事也说给妹妹听。纪清听了也笑个不停。

“那他要刷信用卡,你为什么不给他刷?”纪清问。

“你以为他真要刷信用卡?他是耍了个心眼,我后来才想明白,第一次认识就要求刷卡,一般人都不会答应的,所以我拒绝了,他就马上提出一大一小冷门全中涨到3000元,因为我刚拒绝了他刷卡的要求,所以,不好意思再拒绝这个要求,所以就答应了。让他奸计得逞了。哼!”纪清有些愤愤地道。

“那就是说他很聪明咯?”

“是很有心计,他也知道我给他两个大冷门加2000元,但很难拿到这5000元,等于是张空头支票,但一大一小就不一样了,中的几率还是有点的。所以他要争取这3000元。”

“哦,那是你先算计他咯?”纪清问。

“哼!是他先涨价的,我一个老板总不能和他像买菜一样讨价还价吧?其实上次他算计‘黄粱圆梦’也不是一时冲动就投了4000元,其实他留着后手呢。”纪红解释。

“不懂呀!”纪清摇头。

“你想啊,他现在是推荐全错,这是他希望的。但万一推荐的对了呢?看似他就要损失4000元,其实不然,因为如果推荐对了,那‘黄粱圆梦’就有可能中大奖了,而他也投了1000元,肯定不会亏本,而且‘黄粱圆梦’会更相信他,他一直可以算计‘黄粱圆梦’。就是说‘黄粱圆梦’挨刀是早晚的事。”纪红分析道。

“嗯,真聪明!不过姐姐你也很聪明哦。那天他对你的评价很高哦!”纪清挽着纪红的胳膊,笑吟吟道。

“哦?他怎么说?”纪红很好奇。

“嗯,他的原话是:惊艳,成熟,精明,强干。典型的女强人。让我们这种小人物敬而远之……”纪清把后来胖子和章文的话一字不漏地重复了一遍。一面说一面咯咯笑:“他还说,让你把胖哥辞了能省好多饭钱…”

“呵呵,这俩活宝在一起倒是很热闹。不过他们俩是交心的朋友。”纪红也笑,心里想着章文的评价:看来他是不愿意和我多接触啊。

“姐!他对我的评价什么意思啊!——内秀,含而未放!听不太懂”纪清问。

“说你傻呗!说的含蓄点而已,哈哈”纪红拿纪清开心。

“才不是呢,我才不信呢!你坏死了!”纪清搂着纪红闹作一团。

……

“胖子,国庆怎么安排?我和朱志元他们约好了,3号一起吃饭,你来不来?”章文给胖子打电话。

“嘿嘿!兄弟国庆去澳门,最近好事不断啊,哥幸福死了,昨天车买来了,才开了三万公里都不到。别说哥们不想着你哦,国庆节归你用,怎么样?够意思吧!这次好几个客户,等赚了钱,我给欣儿买个苹果pa。”胖子电话里忍不住的兴奋。

“买两个,我也要一个!”章文赶紧趁热打铁。

“滚!找骂是不?”胖子大怒,一举挂断电话。

章文遗憾的收起电话,心想:这货怎么没上钩呢?真失败。不过国庆期间有辆车倒真是意外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