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1章 悠长的假期(二)

第四十一章悠长的假期二

九月三十号下午,公司里的人都陆陆续续走了,常晓蓉吃过中饭,就急着回家了,她要赶一点钟的长途车,临走前,跑到章文面前,飞快地亲了下章文,再飞快地跑了。

没有给章文一点反应的时间。章文错愕地看着常晓蓉跑开的方向:被占便宜了?靠,要占便宜也认真点嘛,老子还有半边脸呢!

章文约了三点钟到“正纪食府”去拿车,所以不急着走,把这个月的赢利盘点了一下,还掉了一万元信用卡欠款,兜里还剩六千元钱,足彩合买账户里现在是五千左右,单场投注账户里有一万整。银行卡上还有三千多,现在的资金比例让章文很满意,再多就容易起贪心。这样最好。

下午准备去买个风筝,放假期间带女儿去放风筝,再帮女儿买几件衣服,女孩子嘛,还是要打扮打扮的。

三点钟赶到“正纪食府”,才知道胖子一早就飞澳门了。从纪清手里拿过车钥匙,顺便问了问,哪有卖女孩子服饰的精品店。

纪清有些迷糊:“我也不清楚,我平时都是穿我姐给我的衣服,不过,好像中山北路的易购,过节全场打折,包括精品店,我姐还说过节要去看看呢!”

“哦!”中山北路,那不就是平时吃拉面的地方,不错,那里还有地方停车,章文盘算着,转头看看纪清,才发现纪清赤足站在一块毯子上,应该是在做瑜伽之类的。

贴身长裤,短上衣,居然勾勒出极丰满的线条,面容清丽,特别一双赤足晶莹玉润,指甲上还涂了亮晶晶的深紫色,还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秀足。

章文看得有些发呆,纪清被看的脸通红,嗔怪的瞪了他一眼。章文尴尬地一笑:“玉足生花半尺长!你该把这双脚供起来,穿鞋简直是一种玷污。”边说边走了。

纪清看着章文远去,有些发呆,再看看自己的一双小巧精致的脚,有些得意,有些幽怨——光是脚好看吗?这人真讨厌,老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慢慢坐下来,一面想着,一面把一只脚轻而易举的绕到了后颈……

十月一号,放假第一天,章文全家在父母家过的。章文又买了个智能吸尘器,因为自家用的挺好,考虑到父母年纪大了,不想他们累着,所以又买了一个。反正欣儿对这玩意的操作极熟练,十分钟不到就让吸尘器自己工作起来了。

看到父母惊喜满意的神情,章文心里也泛起些许的满足感,但更多的是愧疚,唉!自己一直以来为父母做的太少了!

接下来两天,章文独自在家看书学软件,老婆因为女儿留在了章文父母家,所以回娘家住几天。本来章文不打算参加“造价员”考试的,谁想单位帮他报了名,还报了个短期突击班,这倒弄得章文手忙脚乱,只好再把书背起来,过完节还要读书上课了。真郁闷。

胖子这两天倒是每天来几个电话,大呼小叫,兴奋不已,意外的是朱志元他们几个也去澳门了,这帮赌鬼!章文真有些嫉妒了。

嘿嘿!有了车居然没地方可去!只能在家独自清修到了三号,倒也没觉得难过,难得享受独居的生活,感觉蛮逍遥快活,一个人在家连烧了六顿鱼香肉丝,色,香,味全面提升,自我感觉有了点专业厨师的水准,过两天肯定能给女儿一个惊喜。这三天章文也斩获颇丰,因为放假,这几天的投注量加大了一倍,投注场数增加到10场,正好把投注网的资金全部动用。三天30场投注,胜率60%。赢利2100元。还行!基本属于正常。另外给纪红推荐了2场冷门,结果还没出来,估计是一对一错。这钱不那么好赚哦!朱志元昨晚就回来了,据说输了五万。胖子还留在澳门,估计还要呆几天。

六点不到,章文就杀到“老白家常菜”了,有辆车就是好。想不到饭店客满哦,要不是章文提前就和老板娘打过招呼,估计还没空桌了。刚进包房,老白两口子就来了,吴玫进门就埋怨章文:“我说,弟弟呀,你也太不像话了,快两个月没来了吧?把姐姐忘了,还是到别家去吃了?”

“什么话?今天到这来还是我发起的呢!要说到别家吃,也就去过胖子常去的那家饭店,不过你别说,那家饭店别的厨子我不知道,纪清那小妮子烧的菜真够水平,你有空应该去学习交流一下。”章文叫道。

“正纪食府,人家是大饭店,我们比不了,而且还是祖传的手艺。反正我不管哦,你们哥几个聚餐玩牌必须到我这来。要不然可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弟弟。哎!人家纪家的小妮子你老惦记着干什么,打什么坏主意吧?”吴玫半真半假地道。

“嗤!我惦记她干什么?什么都不懂的傻丫头,我要惦记也要像你这样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章文不屑的道。

“要死了你!说话没点分寸!”吴玫嗔怪的打了下章文:“对了,我们家的那只吉娃娃下了一窝小狗,我给你留了一只。”

“我连人都养不活,还养什么狗?”章文吓了一跳。

“这只狗不一样,黑白色,头顶中间的黑色正好像个元宝,这狗肯定旺财。姐姐一看就想着给你留着,谁让你这几年混的那么惨呢?”吴玫诚心道。

“好吧,等会我看看吧!”章文还是有些感动的,吴玫对他一直不错。转头对老白:“白老师,看你气色白里透红,印堂发亮,好像是进财之相啊!”

“嘿嘿!章文兄弟,你算说对了,刚从澳门回来,赢了两万多!”老白摇头晃脑,一脸的得意。

“哦?你也去澳门了!真是世风日下,连读书人都跑赌场去了。”章文调侃道。

“谁说读书人不能进赌场,读书人不但能进去,还大杀四方!”老白神气地说:“上个月打了几场球,输了一万多。这回澳门一游,赢回来两万多,正所谓失之东偶,收之桑榆。世间的事就是这么奇妙!”老白脑袋摇的快掉下来了。

“别理他!从澳门回来就没消停过,好像赢了二百万似的。走走,我带你去看小狗狗去!”吴玫对章文说。

吴玫带章文到办公室,一个纸箱里趴着三只小狗,也怪,看到章文,其他两只都没动,就吴玫要送给章文的那只哆哆嗦嗦晃过来,在章文手上舔来舔去。

“看,典型的苹果头,金鱼眼,招财耳朵,怎么样?姐姐没骗你吧!”吴玫得意地介绍着。

“嗯,有点意思!好,我要了,谢了啊!”

“跟我这还客气什么?”吴玫埋怨道。

回到包房,嗬!朱志元带着老顾几个小老板已经到了,正和老白热烈地谈论着此次澳门之行的感受。想不到这次老顾发飙赢了十几万,最高峰时赢了二十万。老顾此时满脸兴奋,红光满面。但最大的赢家还是胖子,光朱志元他们几个就帮胖子换了500万泥码,再加上纪红介绍过去的几个客户,估计胖子这次能赚个几万,当然也最辛苦,几天几夜的没怎么好好睡过觉,现在还在澳门彻夜奋战,来回的运送弹药呢。

吃过饭,章文和朱志元几个搓麻将,纯粹消遣,玩的不大,搓到半夜两点多结束,朱志元澳门输钱,搓麻将照样接着输,结果就他一人输,连章文都赢了六百多,朱志元走时一脸的郁闷。难得的是吴玫一直陪到牌局结束。不用问,今天老顾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