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2章 悠长的假期(三)

第四十二章悠长的假期三

第二天

如预料中的一样,为了那只小狗又和老婆吵了一架,随后章文出门开车去接女儿。

快五点的时候,章文把车停好,欣儿挽着章文有说有笑。父女俩放了一下午风筝,看看还早,章文带着女儿先吃烤羊肉串,这家可是正宗新疆人开的。章文每次到这来都是10串烤羊肉,再去吃一碗拉面,正正好。

纪红开着自己的奥迪,带着纪清开进停车场,纪清眼尖,指着前方叫道:“姐!你看,胖哥的车,里面还有只蝴蝶风筝!好漂亮!”

“胖子不是在澳门吗?”纪红有些纳闷。

“他把车借给章文了,你看那,那不是章文吗,还带了个女孩子,小姑娘倒蛮漂亮的!好像在吃烤羊肉串。”

纪清远远地看到章文正吃得满嘴流油,时不时,女儿还把羊肉串递过来让章文帮她吃掉上面的肥肉。

“这家伙怎么路边的东西也吃,还带着女儿吃!”纪红总觉得路边的东西太脏。

“那有什么?传统的小吃都是在路边的。”纪清不以为然。

“走吧,我们过去,打个招呼。”纪红准备下车。

“别,我们就在这等一会,人家父女俩在一起,别打搅了。你看,他们吃完了,往那边走了,咦?”纪清心里总有些想回避,特别看到章文还带着女儿。

“你怎么了?一惊一乍的。”纪红疑惑地道。

“那是‘敦煌楼’。据说是最正宗的兰州拉面,胖哥章文他们来过好几次。姐,我们晚饭也吃兰州拉面吧?”纪清看着纪红问。

“嗯,好吧,我也想尝尝这正宗兰州拉面有什么好吃。”纪红也起了好奇心。

进了“敦煌楼”纪红姐妹有点傻了,居然客满,好多快吃完的人旁边都有人等着座。

纪红觉得不可思议。索性拉着纪清上了二楼雅座,总算找了个空桌。纪红随意点了几个菜,纪清在研究拉面的品种:毛细,细,二细,三细,韭叶子,宽,大宽等,看得头晕。

纪清索性跑到楼下去看看人家在吃的是什么样的。远远地看到章文和女儿桌上一碗宽的,一碗三细还有一份酿皮。

纪清跑回了二楼,也点了一样的……

吃完饭,纪红姐妹逛了一圈商场,回来取车的时候,纪清也想要吃烤羊肉串。

“不行,这种路边货不干净。”纪红一口回绝。

“姐,你看那么多人在等着,说明肯定很正宗,再说,烤过的哪还有病菌,好嘛?就买几串尝尝。”纪清拖着纪红不让她走。

“好吧好吧,随你便吧。”

纪红不忍心妹妹失望,平时纪清很少有什么要求,离婚后更是内向,除了在饭店帮忙,连出门都很少。真正开心的时候没有几回。

本来以纪清的性格应该很幸福的,谁曾想,天意弄人,有些口吃也就罢了,还被诊断出不易受孕,更被前夫一家说是不祥之女。

“老板,买十串!”纪清冲大胡子新疆人说。

“不行,最多五串。”纪红吓了一跳。

“好吧,那买五串。”纪清无奈道。但是,性格所致她从来都是乖乖女,一直都很听姐姐的话的。

等了一会,羊肉串烤好了,纪红抢过来,分给纪清两串,自己三串。大胡子很不解地看了看纪红。

“姐!——”纪清很不满。

“我是为你好,清清,你这两年有点发胖了哦,所以平时就该多注意!”纪红的理由还是很充分的。

“哪有?就胖了一点点……”纪清脸有些红,呐呐地道。

也只好接受吃两串的现实。

……

“老板,再来十串!”纪红意犹未尽。

“姐?你…你不是说不干净吗?”纪清弱弱地问。

“反正也吃了,一串是吃,十串也是吃。”纪红理直气壮地把钱递给大胡子。大胡子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纪红,差点把钱都找错了。

“嗝!”两姐妹很没形象的打着饱嗝,心满意足地往停车场走着。

相视对望,咯咯的大笑起来……

章文家里这两天可不太平,还是为了那只小狗,欣儿回到家,看到小旺财后,开心极了,这小狗太可爱了,见到谁都伸出舌头讨好地舔舔。

欣儿又是牛奶,又是肉,忙个不停。自然没心思学习了,又引发了陈怡芳的强烈不满。看到女儿心思根本不在学习上,章文也有些动摇,想想等过完节还是把狗还回去吧。

这两天就让女儿好好玩玩吧反正也就最后两天了。

早上很早欣儿就起床了开始帮小旺财喂牛奶,还抱着小旺财去楼下遛了一会,九点多抱着小旺财兴冲冲的回来了,一进门就发现脸色阴沉的坐在那,甩手一本作业本扔到欣儿面前。

“这就是你昨天的作业,22道题错了9道,你的心思哪在读书上?昨天的古文背出来了没有。”陈怡芳劈头盖脸地问过来。

“没有…我今天背。”欣儿有些害怕。

章文也从小屋出来,看到欣儿没好好读书,也皱起了眉。

“章文,你看看,啊!你不管女儿读书也就算了,还弄条破狗来,她还哪有心思读书。你当你是有钱人啊,养个鸟,遛个狗,那么空啊!”陈怡芳对章文发起火来。

“我不是已经说了吗?过完节就把这狗送回去。”章文回答道:“欣儿这两天是贪玩了些,但是到底是过节放假,就算玩的多了些,也是难得的,你有必要大吼大叫的嘛。”

“哼!我是没你那么轻松,……啊!滚开……”

没想到小旺财不知什么时候晃到了陈怡芳脚下,伸出舌头讨好地舔着陈怡芳的脚,陈怡芳穿着拖鞋,没穿袜子,有些受惊吓,更多的是厌恶,怒气中,飞起一脚。

“啪!”

很响的一声,小旺财飞了起来撞到墙上后在掉到地上,很短暂的一声惨叫后就发不出声音了。在地上挣扎着想站起来,最终也没能站起来,只剩下激烈的抽搐。

欣儿惊呆了,眼泪忍不住大股地流下来。

跑过去轻轻地抚摸着小旺财。小旺财抽搐着躺着,用尽力气努力伸出舌头在欣儿手上舔着……

章文也惊呆了,愤怒中握紧了拳头,怒视陈怡芳:“你这女人真凶残,现在满意了吧!”

陈怡芳惊呆了,没想到这一脚的力量这么大:“我…我不是故意的。”

自己也没想到会搞成这样,看到章文的凶相,心里很是恐慌。

“砰!”章文最终还是没有打人,而是一拳打在了墙上,墙上留下了个清晰地拳印。

章文把还在抽搐的小旺财轻轻放在纸箱里,准备出门,欣儿拉住章文的衣服,满脸泪水:“爸爸!小狗狗会死吗?呜呜呜!”

“去读书!”

章文尽量平静下来。帮女儿抹去脸颊上的泪水。

章文一路开到了胖子家,胖子昨晚回来的。

看到章文,胖子特高兴,非要拉着章文去吃他姐烧的盒饭。

一边吃一面说着澳门的经过,看章文有些心不在焉,问道:“怎么了?看到哥们赚点钱不平衡了?”

“草!我巴不得你赚个百八十万回来!”章文调整了下情绪,到底只是只狗,没必要太认真,把上午的事简单说了下。

“真够狠的,这狗也倒霉,就到你们家住了两天就遭毒手。尸体呢?找个地方埋了吧!要不要找老顾买个棺材花圈什么的?再追认个烈士!”胖子叹道。

“后备箱里,还没死呢!活埋呀。”章文没好气地道:“嗯!烧的真不错,挺好吃,比我们家伙食强!”

“那是当然,现在叫人手不够,再过半年,我把这的规模扩大一倍。”胖子自豪地说。

这家伙的饭量真不是吹的,货真价实的两份下肚。让章文自叹不如。

“走吧,车还你了,送我回家。”章文情绪不高。

“行,我正好回公司。”

……

过节路上车少,胖子开得飞快,转到“正纪食府”了。

看到前面围着一群人,胖子也没在意,绕过人群,开了过去。章文也没在意,瞄了一眼,突然人群缝隙中闪过一抹玉色,隐约反射出几点紫。

“停,停!”章文喝道。

“干嘛!见鬼了!”胖子一个急刹车。看着章文朝人群跑去。

“打电话给纪红,出事了!”章文边跑边回头冲胖子喊。

胖子开得太快,离人群已经有一二百米了。

“撞了人还想跑?”

“就是,现在的人真缺德!”

章文挤到前面,看到纪清满脸涨红,焦急无助地站在一辆别克“凯越”车前。

地上还坐着一个男人,双手捂着右小腿,一脸的痛苦状。因为背对着,纪清没有看到章文。章文先仔细看了看车头,并没有碰擦的痕迹。

“我…我…没跑,我…没撞到他。”纪清急着说,越急越说不利索。口吃的厉害。

“我们都看到了,明明是你的车撞到人了,还想跑。”一个中年女人指着纪清对周围的人说。

“你…你…那打电话…报警。你…干嘛摔我的手机?”纪清又气又急。

“报警?你们有钱人和警察都是一路的,谁相信我们外地人?”另一个中年男人叫道。

“就是,我看你就给他几千块钱私了算了。”左边一个黑胖的男人说。

章文点了点头:这帮人至少有四五个人,肯定是碰瓷的。这死胖子怎么还没来。

“你们干什么?就算撞了人也没谁是故意的。”

章文一面说一面挤到车前面。

纪清看到章文眼睛顿时一亮,眼泪也流出来了。

章文没和她打招呼。反而冲着坐在地上的人问:“你撞着车哪了?车头还是车尾?”

“你是谁?来管什么闲事?”中年女人不客气地问。

“你又是谁?我听着好像也是管闲事的?”章文反问。

“他是我的老乡,我当然要管了!”中年女人理直气壮地说。

“哦!老乡?你老乡被撞哪了?”章文恍然道。

“撞到小腿了,我都听到声音了,说不定都骨折了!”

“你们从前面一起走过来的,然后被车撞了?那车头怎么一点印子都没有?”

“我们是从后面走过来,车从后面侧面撞上来的。”中年女人说的有板有眼。

“那应该是撞到左小腿了?”章文追着问。

“对呀,要不是我反应快,连我也撞着了”中年女人点头道。

“嗨!哥们,听到没?抱错腿了,你该抱左腿,真一点也不专业!”章文笑着冲坐地上的人叫道。

坐地上的“伤者”下意识的松开双手,有些疑惑,还真就抱住了左小腿。

猛然间,章文转身反手一记耳光,甩到中年女人脸上,配合着响亮的耳光声是从嘴里飞出的两颗带着血沫的槽牙,那女人尖叫一声,向后倒下。

章文冲到车前门,一脚将开了一半的车门踹回去。

“啊呀!”又一个女人的尖叫,原来,章文看到就在说话时,这个小个子女人悄悄拉开车门,想拿里面的包。这一脚正好把她的手狠狠地夹了下。

那中年男人也不装了,奔着章文冲了过来。章文顺势跳起夹住了中年男人的脖子,这也是他惯用的绝招。一面朝车头方向拖,一边腾出一只手不断朝中年男人脸上招呼,对来自身后的中年女人的拳脚就直接忽视了。

百忙中还不忘对着车门又踹了一脚,那小个子女人又惨叫了声,估计这下真的骨折了。

黑胖子也想冲过来,就听到身后大吼一声,一只肥硕的拳头砸到了脑袋上,原来金胖子赶到了。

坐地上的“伤者”也爬起来朝章文打了过来,章文只好夹着中年男人转着圈躲闪。手里加紧出拳的频率,争取先放倒一个……

胶着了一会,耳朵里听到胖子大吼大叫好像打的不亦乐乎,暗骂:死胖子,二百多斤的级别,还没把黑胖子收拾掉。

章文感到夹住的中年男人反抗的力度逐渐减小了,心里大喜。手上用力夹得更紧。同时背上已经挨了好几下了,也是疼痛难忍……

远远地听到警笛声,章文奋起将中年男人的头朝车前灯撞去。同时听到脑后有风声,暗道不好。急忙头往下沉,紧接着感到头上被重物击中。

在周围人群一片惊呼声中,章文顿时两眼模糊,头痛欲裂,一股热流顺着脸颊淌了下来,意识迷糊的同时感受到久违的熟悉感:,是板砖,老子读书时运用的最熟练的冷兵器。

想不到二十年后又招呼道自己脑袋上来了,这感觉真好啊!章文咧嘴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