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3章 悠长的假期(四)

第四十三章悠长的假期四

章文醒来时是被胖子抱着,适应了好一会,才看清楚眼前的情况。

纪清半蹲在身边,满脸焦急,不断地抹眼泪,纪红站在旁边,脸色深沉,不断地在打电话。

胖子满脸是汗,看到章文醒了,激动地大叫起来:“兄弟,我的哥哥,你吓死我了!”

“唉!好长时间不打架了!抗击打能力下降到这水平了!”章文无奈地道。

“啊?你就想说这个?你是不是被打傻了?”胖子有点发懵。

“文哥!”纪清极小的声音喊了声。

“你没事吧?刚才也照顾不到你。”章文笑了笑,感觉头还是有点晕。

“没事!谢谢你!我…我…”纪清说不下去了。眼泪又流下来了。

“章文,谢谢你!”纪红很郑重的致谢。

“我这算见义勇为吧?不知道有奖金没有?”章文问道。

“有个屁!打两个老娘们,还被打昏了,还想着奖金?”胖子撇了撇嘴。

“滚!你个死胖子,二百多斤就对付一个人,让我一挑四。对了,你最后打赢了没有?章文虽然头还有点晕,但精神不错。其实这点伤在读书时不算什么大伤。

“那当然,你当我这二百多斤白长的,砂锅大的拳头专往那小子脸上砸,最后击倒完胜。要不是警察来,我就让他住到医院去了。就可惜了我这身衣服,澳门刚买的。”胖子得意洋洋。

“后来怎么样了?”章文问。

“都抓住了,一个也没跑了。你可够狠的,那男的鼻梁骨折,一张脸快被砸平了,全是血。那小女人手骨折了。警察说他们是专业的碰瓷。估计要判个几年。”胖子挺兴奋。

“那把我的损失给警察叔叔说,手机,衣服,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等等,脑袋被砸了一下,反应迟钝了,就想起这么多。唉!我可是穷人啊!”章文苦恼地说。

“财迷!”纪红被章文气乐了。

“哎,哎!走吧,先去医院。”胖子架着章文上了纪红的车……

“这算什么?靠!这还真影响我的形象!”伤口处理完,章文摸摸脑袋:“那这脑袋像什么呀,成足球了!”

“医生要清洗消毒,还要缝针,不剃了怎么办?”

医生还要进一步观察,章文却不愿意再待在医院里,稍微适应了一会。不顾一帮人的劝阻,一定要出院。

纪红用眼光征求医生的意见,医生也有些为难:“纪总,照例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这个…这个病人,咳!应该是以前经常受伤,对伤势得感知能力,承受能力比一般人强,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当然,如果一定要回去,要注意几点……”

纪红拿章文没办法,开车一起回了“正纪食府”。

饭店里也有两间棋牌室,先把章文安排在一间棋牌室,房间里倒是有电视,沙发,还有张床。章文提出不要任何人来探望,慰问,致谢什么的。

结果,纪红的老爸,大哥大嫂等都被纪清挡了驾。

“嘿!”章文座在沙发上,长舒了一口气:“还是回家舒服啊!”。

“小子!看清楚,这是纪家。不是你们家”胖子提醒章文。

“经此一役,纪家早把我当成自家人了,是不是,小妹妹?”章文晃着脑袋对纪清说。

纪清一愣,然后认真地点头。

“你倒真会顺杆爬!”纪红被这斯弄得哭笑不得。

“行!一点也没被打傻。而且脸皮更厚实了,那两砖要是砸在脸上,估计医院都不用去。”胖子也乐:“我说,你怎么就在那么多人中间看到纪清妹妹的?”

“天意啊!那么多人就露出一条缝让我看到了一双精致的小脚,除了纪清妹妹,没人能长出这么漂亮的秀足,所以我就猜到是谁了!于是把脑袋送过去挨了两板砖!——爽!”章文笑嘻嘻地的看了看纪清的脚,穿着双透明凉拖鞋。

纪清红着脸低头看着自己的脚,有些不知所措。连纪红也有些羡慕地看了看那双秀足。

“怎么样?要不要和你家里说一声?”胖子问。

“不用,今晚我不回去了,别吓着我女儿,等明天肿消了再回去,今晚你陪我把酒言欢,再看两场球。”章文想了想说:“等会你去买把剃头推,帮我把头发都剃了,太难看了,还不如剃个光头。”

“不用,隔壁的美容厅我很熟,我让他们派个人过来就行。等会让清清把这床单换一下,我去帮你们两买套衣服。”纪红说道。

“那是必须滴!”章文一点也不客气,突然对胖子叫:“哦!该死,胖子,快去,车里还有只狗呢,看看死了没有。这没长时间,估计闷也闷死了!”

纪清听到死狗也惊吓地捂住嘴。

“靠!怎么把它给忘了!”胖子急着冲出去……

一会,胖子一手提这个纸箱子,一手托着小旺财走了回来:“哈哈!这狗崽子比你强啊!你也就挨了两砖,他可是直接被砸到砖墙上,看看,恢复的比你快啊!妹妹,弄点牛奶来,一天没喂了。”小旺财比早上精神多了。

“哇!好可爱!”

纪清跑过去接过小狗狗,爱不释手。连纪红都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小旺财的小脑袋。纪清欢喜地带小旺财去找牛奶了。

“行了,纪总,没事了,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我这就不用你费心了,你要是真有心,考虑下把我的推荐费提高点,都推荐了三次了,老是对一个,一分钱都没赚到。”章文哼哼唧唧地发牢骚。

“哼!想得美,那是你自己没本事。”

纪红明显适应了章文的说话方式,直接忽视。出门走了......

晚饭,倒是便宜了胖子,除了几个冷菜直接从饭店里拿过来,其他的都是纪清精心准备,亲自掌勺的。胖子吃的眉开眼笑。

纪清烧好菜也坐在桌边,两腿间还铺了块小毯子,让小旺财舒舒服服地趴在上面。

“嘿!一样是受伤,它的待遇比我好啊!”章文流着口水看着小旺财:“咱两换换吧?”

“旺,旺。”小旺财冲章文叫了两声。

纪清涨红了脸,飞快递看了一眼章文,低下头,轻嗔道:“讨厌!”

“呵呵呵呵!”小小调戏了把,看到纪清的轻怒相,章文大笑。

“文哥!能把小狗狗留在这吗?好可爱哦,我…我…喜欢。”纪清抬起头,眼里充满期盼。

“嗯,没问题,也就放你这最合适,这家伙把我们家闹得鸡犬不宁。差点把小命送了,我女儿还为它大哭了一场。”章文闪过些许黯然。

“哦!我会把它养的好好地,以后可以让你女…女儿来我这看它。”纪清欢喜地点着头。

“嗯,行了,你去休息吧,也折腾了一下午了。”章文对纪清道。

“我不累,我今晚陪你们,等吃完宵夜我再回去!”纪清执着而认真。

“那把你的电脑拿来,我研究几场球。”章文也不客气。

“嗯,好的。”

……

“看看,看看,我就知道肯定输!胖子,你相信克夫这说法吗?”章文打开电脑,看了看昨天的投注结果,输4场,赢1场。还好章文预感到不对,每场只下注50元。

“我倒是有点信,不过你这也太邪门了,今天怎么样?还下注吗?”胖子点点头问。

“下几场吧,小小的投注,今天刚和老婆吵过架,估计十有**要输。”章文把上次连输三天的经历讲给胖子听。

“哈哈!那后来你怎么化解的?”胖子听了,乐不可支,追着问。

纪清在旁边仔细听着,脸上却闪过些许焦急,惊慌,紧张。倒另章文很不解。

“还能怎么样,找个旺财女化解呗!”章文哼道。

“怎么化解的?给我说说,我也学点。”胖子一脸的猥琐相。

“花钱请人家吃顿饭,聊聊天。”章文横了胖子一眼。

纪清在旁边轻轻舒了口气。

“就这么简单?没干点别的?我不信!”胖子疑惑的问道。

“滚!你个死胖子,就知道你没往好处想!”章文怒道。同时也掩饰着心虚。

“嗤!那你今晚再试试,人家纪清妹妹陪你一晚上了,还亲自烧了一桌菜,还有纪姐,也赔了一下午。俩旺财女总克的过你老婆吧?”胖子回道。

“讨厌!”

纪清沉下了脸,面带紧张。脸涨得红扑扑的,胸脯一起一伏,真的很生气。

“嗨!我乱说的,纪清妹妹,你别认真,跟你没关系。”胖子发愣,第一次看到纪清这么生气,有些不明所以。

章文倒是在旁边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