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4章 悠长的假期(五)

看着胖子还在吃,悄悄拉了拉胖子,小声问:“胖哥,嗯!昨天你晚上赢了吗?”

“什么?我又没下注!我不过帮别人下注…哎!兄弟,快看看,昨晚上又被你老婆克掉几场?”胖子呼呼地吃着早饭。

“有什么好看的?总共才下了300块钱。”章文不在意地说。

“哎!…哎!我挺感兴趣的,说不定以后我再娶老婆这也是参考条件之一啊!”被纪清悄悄拉了拉衣服,胖子有点反应过来了。

“嗯?”章文打开电脑看了会,抬头看了纪清一眼。

纪清心里顿时砰砰直跳。低头扯着衣角。

“我看看,嗯,3场赢,1场赢半,1场输半,1场输。还行啊,命够硬的啊!又吵架又挨板砖,这都克不死。后悔了吧,下注小小的,哼!才赢一百来块。跟你说纪家两女旺着呢。”

胖子看着电脑,一场一场看过来。嘴里也不闲着。

纪清恼怒地使劲掐了胖子一把,红着脸收拾碗筷离开了。出了门大大松了口气,但是心中的阴霾还是挥之不去。

上午,美容院的人上门帮章文剃光了头,还刮了刮,看上去锃亮,倒凭添一丝杀气,换上纪红送来的新衣服,深色长袖恤,藏青的西裤。还是蛮酷的嘛!要是再配副墨镜,章文照着镜子想。

胖子就比较惨了,他那尺码轻易买不到,只好给他买了套加大码的运动服。

接着,纪家的几个主要人物都过来致谢,纪家的老爷子——纪根正,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很随和,但给章文的感觉,老头的眼光很有穿透力。

“正纪食府”的老板——纪刚。一米八的个头,四十多岁,面相正直憨厚,话不多,但很诚恳。纪刚的夫人——沈雅文,待人接物很得体。

章文很规矩地客气一番,表面文章总得做啊……

没想到的是,下午,朱志元带着几个小老板杀过来了,章文看着胖子。

胖子讪讪地笑道:“昨晚他们下注的时候,我顺便说了下,谁想到他们会跑过来。”

倒是忘了,现在还是放假,这帮货正闲的难受。看着这帮货手里都大包小包的跟赶集似的,章文看的挺感动的。

朱志元洋洋自得:“看到不,俺们农村人实在吧。呵呵,你这发型还是不错的嘛!今晚麻将我多喂你几个白板。”众人哄笑。

“我以为我那的库存能用掉点,看来用不上了啊!连那狗都不肯翘辫子,真可惜。”老顾故作惊讶的道。

“靠!为了做生意,连兄弟死活都不顾了?我真是交友不慎。”章文恶寒。

纪红姐妹听胖子介绍老顾的生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朱志元听纪红宣布晚上由她请客后,也没多客气,随即扔给章文一个红包,里面有两千块钱。

“老大,我挨了两板砖!”章文强调。

“嗯,我知道啊。怎么了?”朱志元问道。

“那你这红包是不是也该乘以二?”章文弱弱地问。

“纪总!你们这有砖吗?我想给他乘以三。”朱志元哼哼坏笑着说。

“有,多要几块,乘以六都没问题。”纪红忍着笑说。

“那……还是算了吧!最重要的是心意到就行了,钱多钱少的,其实我根本不在乎!”章文赶忙说,同时恶狠狠地瞪了纪红一眼。

纪红和纪清同时咯咯笑了起来。

“为了感谢大家的关心爱护,本人决定给你们推荐一场比赛,日本联赛,还有半个小时就开始了。百太阳神让一球,2.05高水。这是我花了一上午,呕心沥血参悟出来的。佛曰:信文哥,得永生!”章文虔诚地宣布。

“那你买吗?”这么多人居然异口同声的问。

“兄弟们,最近我转运了!真的”章文委屈地辩解。

“不行,你不准买。否则,赛后估计得有至少四块板砖砸你脑袋上。”众人一脸的坚决。

“胖子,那你买个一万,赢了给我。”章文换个方式。

“不行,要是出了意外,你最多挨上几板砖,我估计连钱都收不到了。兄弟,节哀吧。谁叫你这丧门星威慑力这么大呢?”胖子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胖子,下注,他们几个一人一万。我两万,还有就是比赛结束前你负责把他看住了。不许他乱跑。”朱志元拍板道。

“我也跟一万。”纪红也凑热闹。

“胖哥,我…我…也下一千!”纪清也被现场的气氛所感染,红着脸拽着胖子呐呐道。

“一千算什么?下五千,输了算胖哥的。”胖子豪气的拍着胸脯。

“亲们!我提醒一下,你们是来慰问我这个伤员的。我现在感到很受伤!”章文郁闷的说:“为了不影响兄弟们发财,我就忍了,但是赢了的话,你们所有下注的要让我抽水百分之十。”

“行,我就当这场比赛0.9的水位。”朱志元想了想同意道。

“胖子也不能便宜他。在我伤好之前那辆车归我用。”章文每个便宜都不放过。

“凭什么呀,这车拿到手,我才开了一天。”胖子大怒。

“胖哥,你就给文哥用吧,我的车明天就修好了,你用我的车好了。”纪清对胖子说。

“这妹妹,太感人了,来,纯洁的抱抱!”章文还是老一套。但效果绝佳。

纪清惊叫了声,躲到纪红身后去了。纪红怒目瞪视章文。

“便宜你了!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认识了你这货,天天被你算计。”胖子气哼哼地道。

接着,朱志元等人开始搓麻将,反正离吃晚饭还早。

章文没有上场,和老顾,老余一人飞个100元的死苍蝇,连纪红也跟着飞了个苍蝇。

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脚翘在茶几上,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章文一边上网一边留意雪缘园比分直播。(因为没有直播)。每局麻将结束,都是纪清帮着去摸张牌。

“呦呵!”一声,比分直播网里传出进球提示音。

章文欣喜地叫道:“一比零了。你们的钱已经保住了。”

过了十分钟。

“呦呵!”又响了。

章文松了口气:“二比零了。”

“呦呵!”再响了!

章文叹道:“三比零了,靠!有比这赚钱更容易的吗?才上半场。这帮吃货,有钱愣是不让我赚!”看着下注的几个人,章文一脸的郁闷。

纪红惊呀地看了看章文:这家伙看的真准。

纪清帮着章文把葡萄一粒一粒剥皮插上牙签,再递给章文,表现的乖乖巧巧,却一脸的兴奋。惹得纪红很不满的白了章文一眼。

比赛结束,一点悬念也没有,最终比分5:1。

再过了一个多小时,麻将也结束。结果很是意外,这么多人就胖子一个人输了四千多。

胖子一脸的郁闷。跑到财务室从保险箱里,取来六万五千的现金。因为胖子经常要和下注的客户现金结账,专门在饭店的财务室里放了个保险箱。

现场配彩,又引来一片欢呼。章文更是你一百,我一百地和纪清就地瓜分麻将上赢来的钱……

“胖哥,嘻嘻!我那五千给你吧!我不要。”纪清对胖子说。

章文听了不禁对这妹妹的毫无心机的豁达率真刮目相看,胖子也不好意思了,死活不要。

“胖子,你就拿着吧,清清从来对钱没个概念,跟着下注纯粹是好玩。难得清清这两天这么高兴,你也别扫她兴了。”纪红也执意要胖子收下,这样,才皆大欢喜嘛。

纪总还是很有全局观的。胖子扭扭捏捏地收了下来。看着纪清兴冲冲地又去准备晚饭了,章文冲胖子怪笑。胖子怒目而视。

一顿丰盛的晚宴,让朱志元几个赞不绝口,这些货都是常年在外吃酒席的,眼力价还是有的,对纪清的手艺倒是一边倒地真心称赞。弄得纪清难为情的低头不语了。心里的得意却是满满的。

“以后就这么下注,你也别下注了,就从我们这再抽水,我们好你也好,还没风险。”朱志元满意的总结道。引来周围一帮货的附议。

“凭什么呀?我的劳动成果转变不了经济利益。只能收点抽水。我这么好的一个同志,这么多年痴心不改的要回归组织,愣是被排斥在外。你们就好意思说得出口?”章文愤愤道。

“兄弟,不是我们绝情,实在是小本经营,经不起你这丧门星折腾啊!离个婚不过资产损失一半,最起码老婆处理掉了。可是被你一发飙,稍有不慎,倾家荡产,老婆还在啊!那段恐怖的日子让人一想起来就不寒而栗啊!唯一能坚持下来的也就老顾了!”一帮人都是一脸的凝重,七嘴八舌地解释道。

“我…我…吃完饭都给我滚蛋!这哪是来看我,存心来气我呀!”章文气哼哼道,有吐血的感觉。纪红纪清忍不住笑个不停……

晚上,一帮人各自回家,连章文也开着车回去了。胖子搭纪红的车回公司。

纪清看着重新被收拾干净的空空荡荡包房。心里有些落寞:像做梦一样,开心了两天,转眼又回到原来的样子了。这份开心﹑满足不属于我,别人一走就都带走了。

还好,章文留下了小旺财。想到这,纪清又有些满足地笑了——可恶的章文,总拿我当小女孩看。唉!什么时候我能想姐姐那样成熟就好了。

章文回到家,拎着大包小包的慰问品。预料中的引来老婆和女儿的惊呼。

“爸爸,你这头怎么了,不会和人家打架了吧?”欣儿轻轻摸着章文的光头。

“哪呀!就是看到小旺财受伤了,我也难过的拿头往墙上撞,然后就这样了。”章文貌似认真的说。

“我不信,你骗人!……小旺财死了吗?”欣儿有些黯然问。

“嘿嘿!送你个好东西!到我房间来。”章文神秘地道。

陈怡芳看着父女俩神神秘秘的进到小屋,也有些好奇,看着关起的门,很有些被孤立的感觉。

“看看,苹果p。胖子送给你的。”说着章文开机。

“呀!好漂亮。咦!这个是——小旺财?”欣儿看着开机画面显出一张小狗的图片。惊喜地叫道。

“嘿嘿!我们的小旺财命很硬哦!我给它找了个好人家,它再过几天就能完全恢复了。”章文说道。

“那我能去看它吗?”欣儿期盼的问。

“那你得答应我考到班里前十名,这次的事有很大原因是你太贪玩才惹得你妈妈发火的。你总得给我做个保证吧?做得到,我就带你去看小旺财。”章文趁机开导欣儿。

“好!你不许耍赖哦?”欣儿认真道。

“什么话?我会赖账吗?好歹也是爸爸级别的!”章文不满的道。

“拉钩!”欣儿坚决地道。

“好吧,拉钩。”章文无奈地操作了一遍这古老的仪式。

回到自己的小屋,章文盘点一下今天的成果:抽水6500元,朱志元的红包2000元,麻将赢利300元。总共8800元,意外的收获,不过今天这场推荐也是一时冲动,比赛开始时自己也是很紧张的。还好结果相当满意,这个月的信用卡还款已经解决了。

如果这个月顺利的话,下个月可以把表妹的三万块钱还了。唉!怎么还不完的债啊?嗯,还是抓紧时间研究几场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