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5章 工作和学习

第四十五章工作和学习

十月八号,节后第一天上班。连休了七天,再上班都有些不习惯了,早上得意洋洋地把女儿送到学校。女儿还不买账:“爸爸,这么多车,你的车最寒酸。放学来不来接我?”

“不来,这么寒酸的车,我丢不起那人!”章文有种马屁拍到马腿上的感觉。十三岁的小丫头脑子里都想些啥!

“嘻嘻!光头爸爸再见!”

没规矩!

提早了半小时到公司,扫完地擦完灰。坐在办公桌前,章文还是挺满足的,有辆车就是好,就是代价高了些。常晓蓉八点一刻准时到公司,俩人见面都有些惊讶:常晓蓉瘦了一圈,章文戴了顶棒球帽。

“你不会国庆节在自己装修房子吧?”章文先发问。

“哎!累死了,国庆节一天都没闲着,几个建材市场跑了个遍。还要和人家讨价还价。”常晓蓉发起牢骚。

“哦!我当你亲自打洞挖墙搞装修呢!”章文点头道。

“你怎么了?带个帽子,头发剃太短了?那也不至于到了办公室也不摘帽啊?”常晓蓉奇怪地问。

“不是太短,是根本就剃光了!”章文哼哼唧唧道。

“啊!为什么呀?治脱发?”

“嘿嘿!一不小心,脑袋撞到板砖上了。”章文随后把经过告诉了常晓蓉……

……

“我看看伤口。啊!真的破了!哼,活该,还学会英雄救美了。美女吧?”常晓蓉嗔怒道。

“想什么呢?也就一个傻丫头,我看见了,能不管吗?也不知道安慰安慰我这见义勇为的英雄。”女人大概都这么敏感。章文索性帽子也不带了。

“让人家以身相许不就行了?还用的着我来安慰!”常晓蓉酸酸地道。

“好了,不说这事,你们那集资放贷的事怎么样了?你把钱收回来了吗?”章文有些不耐。

“没有。这几天为这事和贵喜吵了好几次了。这次他犟得很,非要和他俩哥哥一块凑钱。我不管了,把存折扔给他了,装修完剩多少就随他折腾去。”常晓蓉有些心烦。

“那他会不会外面再去借钱?”

“哼!量他也没这个胆。买个热水器都哆哆嗦嗦的。再说,我们那现在谁还有钱借给你,都巴不得从别人那借钱呢。”常晓蓉自信的道。

过完节,公司里积压的事还是很多的,牛伟军给每个人都派下了不少的工作。

除了吃午饭时章文的光头引起了不小得轰动外。其他基本正常,章文和常晓蓉都忙着做事。估计要忙一阵子了。要命的是还要去上课,每星期的二﹑四晚上,星期天全天。章文想想就头痛。

下午,章文网上订的货送到了,还是智能吸尘器。

“晓蓉妹妹,答应送给你的。怎么样?我说到做到吧!”章文殷勤地说。

“哼!还没装修完呢,急着送给我干嘛?是不是心里有鬼?”常晓蓉心中一暖,故意说道。

“扯淡!我送礼还送出不是来了?我就是趁着兜里有钱赶紧花嘛。”章文叫道。

“好了好了,算我没说。”常晓蓉也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又有些发愁:“这么大的东西我怎么拿呀?”

“我送你回去呀!挨了两板砖,哥成了有车一族了。”章文美滋滋地说道。

“我说呢,原来急着显摆你有辆车啊!你就不能成熟沉稳点啊?有点好的就急着显摆,有点钱拼命花。”

“哪那么多废话,就说吧,要不要我开车送?”章文纳闷了,这马屁又拍到马腿上了!

“要!”常晓蓉干脆的回答。

晚上,胖子来电话:“兄弟!你明晚不是上课嘛,晚饭到我这来吃吧,帮你省俩钱!”

“你那?我大老远跑你那吃顿盒饭?死胖子,你连一客饭的生意都不放过?穷疯了,怎么了你姐那没生意了,不对呀。上次去不是挺火爆的嘛。”章文有些糊涂了。

“你被打出后遗症了吧,草!我姐那要拉你这一客生意,我说的是来纪家。纪清妹妹亲自下厨!”胖子叫道。

“哦!学校倒是离纪家不远。不过你说纪清亲自下厨,我不信,也就是残羹剩饭吧!”章文恍然道。

“跟这挨板砖的说不清楚。来,妹妹你给他说。”胖子有些抓狂了。

“喂!文…文哥,你明天能不能来这吃晚饭?”话筒里传来轻轻诺诺的声音。

“呵呵!还真是纪清妹妹啊。来,为什么不来,你也别太讲究,马马虎虎弄个八菜一汤就可以了。还有啊,让胖子把钱先付了,别老是白吃白喝的,我就看不惯这种人。”章文煞有其事地道。

“啊?马马虎虎……八…八菜一汤?”纪清吓了一跳。

“我就没见过这么没皮没脸的,八菜一汤,你也不怕撑死!朱老大说的一点也不错,这是该多备几块板砖。”胖子抢过电话,冲着话筒怒吼。挂了电话转头对纪清说:“别理他,这货蹬鼻子就上脸。”

“那…那做几个菜啊?”纪清小声问。

“哎呦!傻妹妹,随便弄两个就行了。你当他真要吃八菜一汤啊?再说,明天我又不一定在。那不是便宜他了?记住,胖哥的话要全听,他的话听一半。知道不?要不你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你才傻呢!文哥才没你说的那么坏。”纪清不满地道。

“嘿嘿!他不坏?别人的网名叫:卖火柴的小女孩。他的网名叫:卖女孩的小火柴。你听听,多邪恶。多缺德。小心!这老火柴把你卖了!”胖子恶狠狠地吓唬纪清。

“咯咯!我不信,你瞎说!”纪清笑着跑开了:卖女孩的小火柴。亏他想得出。

一星期转眼过去了,这一星期章文过得很煎熬,因为好多东西是要背的,还要做大量的习题,很久没有这么累了,或者说把心思都放在读书上已经很难做到了。

现在每晚和女儿一起做功课,章文发现自己连女儿都比不过,根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就犯困了,欣儿自从小旺财被赶走后,好像有了很大的变化,读书自觉了,也认真了,和陈怡芳的态度好像疏远了,很少再和陈怡芳一起看电视,吃零食,聊八卦。总是尽量把自己的功课做到最好,不让陈怡芳挑出错来,或者说很少能挑出错来。

陈怡芳多次试图和欣儿沟通,甚至解释道歉,都被欣儿用做功课,背书等避开了。倒是和章文还是老样子,又吵又闹又耍赖,看章文背书犯困,还帮他敲敲背,拍拍马屁。

这让陈怡芳感到一种无力感,又有种莫名的恐慌感。

星期天全天上课,章文中饭,晚饭都在“正纪食府”吃。

四点多钟上课结束,因为晚上饭店基本客满,为了不影响饭店生意,章文和胖子坐在大厅的角落里聊天,胖子最近的运气可以说是相当的好,在他这打球的客户大都是赢多输少,所以最近下注都挺积极,而且都挺大,三万,五万的,每天在他手里进出的资金有上百万。

只有“老白家常菜”的白教授倒是连输了好几场。好像输了几万块钱。还好他下注都是三千五千的,不算很大。不过据胖子说是瞒着吴玫的,胖子本来不想让他玩的,但这白教授,饭店的活帮不上忙,闲的蛋疼,就研究起赔率了。非要下注,结果套牢了。胖子也劝不住,只好随他了。

“正纪食府”楼上包房里两个人透过窗看着大厅里的章文和胖子。一人五十岁的年纪,穿着素净,面色微黑,双目深邃。隐隐散发出一股威慑力。另一人三十不到的年纪,精壮彪悍。却是恭恭敬敬站在一旁。

“师父!那人就是章文。上次纪清小姐的事就是他解得围。头上被砸了两下。”精壮汉子叫范志成。

“哦!有点胆色。是什么来路?知道吗?”杜西九——人称“九哥”。

“很普通,从西北回来,据说读书时经常打架。开过公司,但贪玩好赌。后来公司因欠债追不回来而关门。现在一家建筑公司做事。还欠着几十万的外债。”范志成回答。

“呵呵!物以类聚,难怪和胖子是好朋友。不过,要说普通我看不见得。几十万外债算得了什么?”杜西九淡淡地道。

“师父,那几个碰瓷的怎么办?”

“先看看最终判的结果,再查一下这些人的确切身份住址。如果判的太轻,我不介意再处理一下。嘿嘿!他们去招惹纪家最柔弱乖巧的纪清。哼!把你三师兄叫回来,让他把附近的关系了解一下。最近过的太安逸了,有些放松了。”杜西九轻声道。

“是!”

章文和胖子聊了一会,发现纪清今天有些坐立不安,还有些烦躁,无奈的样子。而且穿了身新衣服,不得不说这妹妹真的很漂亮,有种含蓄,纯静的美。

五点半钟,纪红和一位很绅士的男士走了进来,仅仅和章文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带着纪清和那绅士径直去了小包间。看着纪清不情不愿的跟着纪红,章文看出点名堂了:这是给纪清介绍男友吧!

章文看看胖子:“哥们,咱的晚饭估计没着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