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6章 别让他知道

又是新的一周,枯燥的日子让章文很有些不耐烦。过完节,积累了一堆的事情。

连朱志远都没怎么联系了。

许林更是忙得见不到人影,据说是忙着清理账目合同,好像他们公司马上要解散了。

只有胖子的“事业”蒸蒸日上,为了不影响胖子的业务,章文连车也还给他了,因为纪清的车修好后就被纪红卖了,准备给妹妹买辆新的。

和章文比起来,常晓蓉就显得清闲多了,最近没什么私活,装修的财政大权又放给了贵喜,而且近期贵喜的表现很有些强势,坚决果断地要和他俩哥加入到放贷热潮中去,让常晓蓉担惊受怕中还产生了些许期待﹑自豪:男人就应该有些坚持,果断。贵喜终于展现出了积极进取的一面。

反正章文是不敢再发表意见了。也看不懂这放贷的行情,你说它有风险吧,它还就越搞越大,声势越来越高。

“照这么说,你的第二套房很快就有希望了?”章文问道。

“哪有那么快?不过,明年付个首付没什么问题。不过得假离婚,要不贷不到款。”常晓蓉有些得意。

“呵!这都想好了?计划的够长远的?”章文有些惊讶。

“那当然,我们都商量好了,第二套房以贵喜的名字买。贷到款再复婚。”常晓蓉回到。

“没想到,贵喜同志还有这么远大的抱负,强大的魄力。我不如也!那你们家贵喜车也不买了?”章文叹道。

“贵喜说要靠自己赚来的钱买,还要买辆好车。”常晓蓉美兹兹地说。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顺便问一下,贵喜现在**上是否也像集资一样坚持果断,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果断,没法坚持?”章文猥琐的问。

“关你屁事!你就想着这些无聊的事。”常晓蓉怒道。

“嘿嘿!咱就是一俗人,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抱负。只能想些俗事。”章文伸着脖子干笑道。

“滚!”

熬过了枯燥的一周,没想到周末更无聊。

胖子周五晚上就去了澳门,朱志元他们也去了,常晓蓉又回老家忙装修了。连章越都出差在外地。

星期天章文觉得烦闷,上午上课,中午在纪家吃过午饭,连下午的理论课也懒得去上。

拿来纪清的笔记本电脑,坐在大厅角落里研究赔率了。往赔率分析表里输了些数据,感到有些累。章文关了电脑,稍事休息。抬头看了看四周,现在是两点多钟,饭店大厅里只有靠窗的桌旁做了个人,不是吃饭,而是在喝茶。

接触到章文的目光,那人向他招了招手。章文有些疑惑,过去坐到他对面。一身休闲装,手拿折扇,面色随意,眼神锐利。

“有没有兴趣陪我喝茶下棋?”那人淡笑着问道。

“兴趣是有,可惜两样我都不精。”章文有些惭愧。

“无所谓精不精,只是消遣而已。”

“那就消遣一会。”章文不再客气。

下了三盘棋,章文大败亏输。很明显不在一个档次。

“棋力是差了些,但想法分独特。你的性格倒像个刺客,寻找机会,全力以赴,不计后果。”那人点评道。

“但下棋最终还是靠实力的,再有想法,没有实力,也只能是想法。”章文轻舒口气。

“茶怎么样?”那人问道。

“应该是好茶,但须慢慢品,苦涩之后回味幽香。我不喜欢,我认为的好茶是从一开始就是满口生香,至始至终,而无需去花精力去慢慢品味。”章文很直接。

“呵呵!其实我也不喜欢这种茶。但凡事都要试试才知道适不适合你。”那人笑道:“你是章文?”

“是,九哥!”章文微笑道。

“嗯?你认识我?”杜西九有些意外。

“不认识。”

“那你怎么知道是我?”杜西九有些好奇了。

“杀伐之气,虽然你表现得很平和,但长期的积累还是会不经意间释放出来。”章文真的感到有种无形的杀气。虽然不是针对他。但还是有压迫感。

“哦!真能感觉到吗?那胖子够威猛吧?也有杀气吗?”杜西九很感兴趣地问。

“不,这种感觉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在于神而不在于型。胖子徒有其表,最多裤裆内有杀气。”章文摇头道。

“哈哈哈哈!有意思,哈哈,小胖子要气死了。”杜西九放声大笑。

从外面进来的纪清听到杜西九的大笑,欣喜地跑到杜西九身边:“九哥,你怎么来了?在这吃晚饭吗?”

“呵呵,小清,又去买菜了?晚饭没法在这吃了,晚上有个小应酬。”杜西九很亲切地说,看得出他们有着亲人般的感情,一点也不做作。

“九哥,你刚才笑什么呢?好久没见你那么开心了。”纪清好奇地问。

“哦!呵呵,是这小子,很有意思,不过说的都是男人之间的事,可不能告诉你。”杜西九笑呵呵道。

“你认识文哥?就是他上次帮我的,还受了伤。”纪清惊讶道。

“刚认识,不过,那次的事倒是真要谢谢你。你不知道,纪家的人就是我的亲人。”杜西九对章文认真道。

纪清也重重地点着头。

“不值一提,就像你关照胖子一样,胖子就像我的亲人。”章文道。

“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据我所知,你的情况可不怎么好!”杜西九试探着问。

“有!”章文心里一动,不客气地道。

“哦!听胖子说你看盘很有一套,是不是要下一把大的,多了不说,一百万内随你下注。输了不用你出。”杜西九没想到章文一点不客气。

“呵!那不用,我是想请你帮我调查一个人。不知道你在蕰州有没有关系。”章文摇了摇头。

“嗯?蕰州,我倒是有些关系,有几个人物倒是欠了我不小的人情。”杜西九想了想。

“那好,帮我查一下王学伟这个人的资产状况。这是他的手机号。”

“就这么简单?”杜西九有些疑惑了:“他和你有过节?”

“哦,不,他是我的高中同学,放贷放的很大,现在好几个同学都把钱放在他那里,我感觉不太对。我的这些同学都是把全把家当都搭上了,一崩盘就得出大事。所以我想查一查他的具体情况。”

章文连忙解释道,他怕九哥有误解,把王学伟给宰了。

“你?不打算解决自己的状况?你要知道,我可只能帮你一次,你确定要用在你的同学身上?”杜西九问。

“确定!至于我的情况,不想借助他人的力量。我自己能解决,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不过作为回报,我可以给你推荐一场球:曼城让平/半阿森纳。如果开赛前没有变化,就可以下注下盘。但不包赢!有八成胜算!”章文有着自己的骄傲。

“回报?呵呵!好,我会派人帮你查清楚。推荐嘛!也好,我就下点小注,晚上也有点乐趣。你不下点注?”杜西九对章文越来越感兴趣了。

“不了,我一下注容易出意外。”章文有些尴尬。

纪清在旁边偷笑,九哥也大笑,转而问纪清:“听说你姐又给你介绍男朋友了?”

“嗯!烦死了,我一点也不喜欢她介绍的那些人,九哥,要不你和我姐说说,别再给我介绍了。好嘛?”纪清摇着九哥得胳膊央求道。

“呵呵!这我可不敢,你姐那脾气还不吵上门来。”九哥笑着道。

看着纪清生气的跺了跺脚,走开了。九哥有些叹息地摇了摇头。

五点钟,来了辆车接杜西九,九哥和纪清章文打了招呼上了车。

“让你三师兄先不用到我这来,先去把这个人的底去查一查,尽量详细点。”杜西九上了车后吩咐道。

“是,师父。”范志成恭敬地答道。

“哦!今晚帮我下个二十万。曼城让平/半阿森纳。下盘。”杜西九又想起章文推荐的比赛。

“是,师父,您很久不玩了,怎么突然想赌球了?不过曼城主场可是没输过。您看是不是…”范志成有些惊讶地问。

“呵呵!章文那家伙给我推荐了这场。那就下点注玩玩。”杜西九淡淡笑道。

……

晚上快九点了,胖子回到“正纪食府”。

心情郁闷,虽然这次去澳门赚了几万元,但是朱志元几个小老板都输了,几个人加一起输了近四十万。胖子打算从洗码的抽水里拿出了三万,补贴给他们一人五千。胖子心里盘算着。

纪清刚从厨房忙完走出来,看到胖子在吃晚饭,就过去打个招呼。

“胖哥,你回来了?”

“嗯!今天章文来过没有?”胖子问。

“来了,下午还碰到九哥。他们俩还下了几盘棋。”纪清顺手帮胖子倒了杯茶。

“哦?九哥也来了?有什么事吗?”

“没有,就是在这喝茶,然后……”

纪清把下午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

“等等,等等,你说章文推荐了场比赛。他自己没下注?”胖子连忙问。

“对呀!文哥说他一下注就出意外,嘻嘻。”纪清掩嘴笑道。

“你确定他没下注?”胖子大喜。兴奋地问。

“嗯——没有下。”纪清有些纳闷,不清楚胖子为什么这么兴奋。

“老大,有个好消息。”胖子连忙给朱志元打电话。

“什么好消息?别跟我说你中了大奖了!我们几个这才刚坐下准备吃点饭。明天还要筹钱给你。”朱志元心情可不怎么好,连着两趟澳门输了近二十万,实在是提不起精神。而且这次几个人没一个赢钱的。

“绝对的好消息,章文给九哥推荐了一场比赛。曼城让平/半,下盘。0.9的水位。”胖子真像中了奖一样兴奋。

“那怎么样?”朱志元还没转过弯来。

“关键是他没下注,连九哥让他下点注他都没敢下。这丧门星怕把九哥给坑了。”胖子得意地说。

“你是说让我跟着下注?”朱志元有点明白了。

“对呀!你想他托九哥办事,作为回报推荐的比赛,没把握他会推荐吗?你们这次澳门输多少?四十万。一场球全打回来。”胖子恶狠狠道。

“嗯!问题是万一输了这事就搞大了!”朱志元也心动了,但是很纠结。

“这我就不好说什么了。风险肯定有。你看着办吧。”胖子也不敢太过坚持。

“我和老顾他们商量一下。等会打给你。”

朱志元很犹豫的挂了电话。然后和老顾等人商量,没想到他们五人之间意见分歧。

老顾是坚决要打,别看平时笑眯眯的老好人像,骨子里却有股子狠劲。这次他输了9万,所以坚决要打15万,还能赢点。

老余也坚决地要打8万,他是没办法,破罐子破摔。这次老余输了近7万,从澳门回来就发愁怎么和家里的母夜叉交代,想想就害怕,那母夜叉发起飙来连踢带打,连抓带挠,而且不分场合破口大骂,更狠的的是能连骂几个钟头。所以老余要搏一把,赢了云开雾散,输了?那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还有两人老邱和老汤就不赞成打,他俩输的少,所以不想再弄大了。

朱志元也拿不定主意了,打电话给他小舅子朱文宇,没想到被朱文宇数落了一番:“姐夫,你好歹也是老板,一年连冷库带我给你的生意也有将近一百万的收入,这点事还要想来想去,打呀,干吗不打,帮我也打五万,章文那小子我还是挺看好的。你放心,年底我的副所就接手上任了,明年我给你找点油水大的工程……”

朱志元打完电话顿时觉得豪气勃发,一览众山小:“不过输了十几万,根本算不上个事,我决定了,我打30万,老顾15万,老余8万,我们既然一块去玩的,老邱和老汤多少也打点。”

老邱和老汤勉勉强强同意每人跟2万。

“胖子,我们这商量好了,帮我们打57万。等会短信发给你。”朱志元打电话给胖子。这是规矩,以短信为下注依据和凭证。

“多少?57万?你们不是只输了四十万不到吗?”胖子感觉下注有点大。特别是朱志元,一人就下注30万。

“草,光打回来就算了?总的赢点吧!要不白忙活了。”朱志元发狠道。

“呵!到底是老大,够狠!”胖子还是很佩服朱志元的。

“我们在老白这,等会你也过来吧,今晚睡不着了,看直播。哎!哎!千万记住,别让他知道!”

朱志元嘴里狠,心里还是非常的紧张,到底从来没下过这么大的注。所以再三叮嘱道。

“明白,明白——悄悄滴进村,打枪地不要!”电话那头的胖子一脸的奸笑,连连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