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7章 春宵值百万

第四十七章 春宵值百万

一直等到开赛前五分钟,胖子把所有人的投注额报了上去。今晚打曼城的人还特别多,当然,也有人打下盘。

九哥听到手下人报告,胖子这的投注额很不正常,就曼城的这一场比赛下注额就超过了一百多万,所以九哥亲自打电话:“小胖子,你那里的投注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人打曼城这一场比赛,你要注意点,别到时候收不回钱。还有,朱志元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下注那么大?”

“嘿嘿!九哥,他们听说章文给您推荐了这场比赛,正好他们在澳门输了四十万,就打算搏一把。”胖子没想到九哥会亲自来电话。

“章文给我推荐比赛你是怎么知道的?章文告诉你的?再说,章文推荐的比赛你们就这么有信心?输了一样要付钱的。”九哥问道。

“是我碰到了纪清,她告诉我的。嘿嘿!朱志元他们是对章文推荐了但自己不下注的比赛有信心。只要那丧门星不下注,他推荐的比赛十有**能赢出来。我看着都眼红。嘿嘿!九哥,你看是不是让我也下点注。还有两分钟比赛就开始了。”胖子因为九哥不允许他赌球,所以必须征得九哥同意。

“就凭纪清的几句话,你们就找到了机会?还真是无孔不入啊!呵呵!我倒很期待这场比赛了。哦!小胖子你想下多少,允许你玩一次,下不为例……5万!好吧我这直接给你下注了。”九哥觉得这件事越来越有趣了。

回头对范志成说:“盘口没变吧?那给小胖子下5万,再帮我加30万。”

……

纪清看着胖子得意洋洋的样子,有些犹豫地问:“你们背着文哥下注,还这么大。文哥会不会生气?”

“不会,我们比亲兄弟还亲,再说,赢钱了我们能忘了他?哪次不是让他赚点。我那5万就有一半是帮他打的。不对!呸、呸、呸!是我自己打的,赢了分他一半。”

胖子为自己的失言大为恐慌,连忙跑到饭店供的财神前,又烧香,又磕头。忙的不亦乐乎。

末了,拍拍纪清的肩:“记住!悄悄滴,打电话地不要!明白?”

纪清忍着笑,配合的点点头。

胖子说完,抱着笔记本,哈着腰,踮着脚尖,四下张望一番,溜出了饭店……

看着胖子贼兮兮的样子,再想起章文对这货的评价----不偷都像贼!纪清捂着嘴笑的气都喘不上来……

过了一会又有些为章文感到难过,心里乱七八糟的,心烦意乱。于是给纪红打了电话:“姐!晚上有空吗?来我这住吧!”

“怎么了?清清,有什么事吗?”纪红看看时间有些意外。

“没什么事,就是心烦,你要是睡了就算了。”纪清也看到时间很晚了。

“嗯,好吧,我正好还没睡,那我过来吧。”纪红很担心妹妹,怕有什么事。

……

“老白家常菜”棋牌室,朱志元推开麻将,心烦意乱的站起来:“不玩了,不玩了,踢了半天还一个球不进。”

“哎!老大,咱们打的可是下盘,一直不进球也赢一半。”胖子安慰朱志元。

“废话,你没看这球一直在阿森纳球门这转悠。老这么被压着打,看得提心吊胆的,着急呀!章文这小子怎么会推荐这场比赛,人家曼城主场全赢。”朱志元看着曼城的赛季主场彪悍的纪录,再看到场面上压倒性的优势。心里直打鼓。

“死胖子!你的消息到底准不准?”老余脑门上全是汗,输了的话,所有人里数他的结果最悲惨!

“肯定没错呀!完全满足我们以前制定的四大标准:第一,是他推荐的;第二,他没下注;第三:赔率没变过,水位也没怎么变化;第四:下注不超过五万,噁!就这点玩过了点!但有前面三大铁律,也是必出赢啊!”胖子浑身冒汗,掰着手指分析着。

“老朱,反正都下注了,急有什么用?只要阿森纳顶住前半段就有希望。实在不行,下一批骨灰盒我进一批仿红木的!”老顾倒是沉得住气。但后面的话招来一片鄙视的目光,靠!还没输呢,主意已经打到死人身上去了。

“信文哥,得永生!我是不怕的。估计是打平。只能赢一半。”胖子嘴里念念有词。还拿出了澳门带回来的雪茄,一人发了一根,据说是正宗古巴手工制作的。

“其实我是要打曼城的,看你们都打下盘,我就没下注。唉!其实到现在我还是觉得应该打曼城。这场比赛赔率我研究了很久,真可惜。”老白还唯恐天下不乱,在一旁发表自己的高论。

“你闭嘴!你才下个两千,三千的。在这起什么哄?”胖子对白教授怒道。

老白看到在场的几位都怒目而视,乖乖地闭起了嘴巴。

……

“正纪食府”纪清的闺房。纪红靠在**问:“清清,这么晚把我叫来就是陪你看球赛?你又不是球迷,你懂吗?你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哎呀!不是我,是九哥,章文,还有胖子他们闹出来的事……”纪清把下午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听得纪红眼睛越睁越大。

“你是说,这场比赛他们都下了重注?”纪红问。

“嗯!九哥我不知道,那帮人下了大概60万。胖哥也下了5万。我要是不告诉胖哥今天下午的事,就不会搞出这么大的事了。万一输了,他们还不得埋怨文哥。到时候文哥知道是我说给胖哥的,会不会怪我呀?”纪清忧心忡忡的道。

“你就担心这个啊?嗤!想赢就要做好输钱的准备。他们都是成年人,大小还都是老板。这点钱还承受不起?要你瞎操心。”纪红有点哭笑不得。

随着话音未落,阿森纳进球了:“看,受让平手/半球。己经先进一个了。基本上不会输钱了。”

“真的,文哥真神。怪不得胖哥出门时嘴里还喊着口号——信文哥,得永生!”纪清一扫愁容,已经是满脸的笑容了。话也多了,把胖子说错话又烧香又拜佛的事也说了起来。听得纪红大笑了好一会。

“呵呵!这死胖子,运气还真好!”纪红有点羡慕的说。

“还是文哥最厉害,就是他自己没有打,真可怜,文哥还欠着好多钱呢!姐,文哥给你推荐了好几次足彩,一次都没全中?也没赚到钱?”纪清神色有些黯然。

“哼!要不怎么叫丧门星呢,每次都中一场,还有两次是大冷门。这家伙还真有点本事。嘿嘿!就是赚不到钱,急死他。我们都中了一次一等奖了。三百多万呢!”纪红幸灾乐祸地说。

“你不喜欢文哥,是吗?总是针对他,那为什么又要和他合作呢?”纪清对纪红的表现很不解,也很失望。

“放心吧,他这种人不会沉寂太久的。”纪红对自己的得意忘形也有了惊觉,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有意无意之间总想打压章文,似乎章文给她一种隐隐约约危险的感觉,心中一动:“清清,我可提醒你,别胡思乱想哦!他可是有老婆的人,而且这种人都不是什么正经人。闯祸闯惯了,不定什么时候就弄出点事来。”

“哎呀!你胡说什么呀!我哪有胡思乱想。”纪清顿时脸红心跳,不满的说。

“我只是提醒你,你是我妹妹,我会害你吗?上次我给你介绍的小赵,你觉得怎么样,虽然离了一次婚,但条件很好,孩子跟他前妻。马上就转正科了。人家也表态了,婚后没有孩子也不介意。”纪红问纪清。

“我…我不喜欢,我一点也不喜欢你接触的那些人,都像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到领导点头哈腰,吃个饭连坐哪个位置都要想半天。姐!你再别为我介绍了。我不想再结婚了。”纪清嘟囔着说。

“那怎么行?你才三十二岁,就一直守在这饭店里啊?”纪红着急道。

“你不是也没结婚吗?你还比我大四岁呢!”纪清反驳道。

“我,我跟你不一样,等我把钱赚够了,想结婚,还不是随便挑!”纪红骄傲地仰着头。

“又进球了!”纪清随着阿森纳的进球避开来这个话题。

“这回这个丧门星倒真的两个推荐都中了……”

纪红忽然想起章文这期足彩推荐的两场比赛就包括这场,直接推荐的“0”。看着电视里的比分,嘴里喃喃地说。

“真的?那这场算大冷门吗?”纪清顿时眼睛一亮,比自己中奖还兴奋

……

相比纪红姐妹俩的悄悄话,胖子他们的这间棋牌室里可谓欢声雷动。那饭桌被敲得震天响,朱志元又恢复了老大的风范。又让老白拿了一箱啤酒出来。

“草,这么轻松,3:0了。我本来是想打50万的。就是最近手头没那么多现金。”朱志元撇着嘴。

“老白,看到了吧,专业的和你这业余的区别就这么大。亏得我们过来,让你省了3千。文哥当年的下盘王不是白叫的。”胖子得意的拍拍老白,和老白调侃着。

“真想不明白,主场输3个球。唉!”老白摇着头。

老余更是高兴地手舞足蹈,非但逃过一劫,还多出来几千零用钱。老顾也松了口气地擦了擦汗,15万说不紧张谁信呢?老顾闷声不响的外面养着俩二奶呢,这场输掉的话,直接影响棺材铺的流动资金运转和两个二奶的生活质量,乖乖!!!

……

“师父,还是您看得准,一出手就赚50万。我们几个也跟着沾点光。”范志成一改平日的沉稳,脸上闪着一丝喜悦,几个师兄弟陪师父一起喝茶看球还是很难得的。

“呵呵!我可看不准赔率。我只是看得准人。”九哥很享受和徒弟们在一起的感受。

……

同一时间,章文也没闲着,他正在常晓蓉身上辛勤的耕耘着,经历两个多星期清修,终于等到了开荤的时辰。

原来常晓蓉回老家装修房子,中午贵喜请两个哥哥及家人吃饭,席间还是围绕着放贷的事谈论着,常晓蓉还是不放心的建议少放些,没想到贵喜毫不留情的呵斥常晓蓉,这是从未有过的事,常晓蓉委屈极了,强忍着没有当场发火,等回到家才和贵喜吵了一架,没想到的是,贵喜一改往日的委曲求全,强势回击,常晓蓉惊怒的甩门离家,回了s,更让她失望的是,贵喜根本没有挽留。

常晓蓉回到s,下了长途车就给章文打电话,于是章文带着常晓蓉又去了“越狱”。

连续两次的高强度的肉搏,多日的积累充分得到释放,章文都有些累,今天常晓蓉非常积极主动,浑身都是汗,帮章文仔细擦洗干净,自己也重新洗了澡。常晓蓉感觉情绪恢复了很多。回到**紧紧贴着章文。

“心情好些了?”章文问。

“嗯!有你在,真好!”常晓蓉低低的声音。

“那当然,你才发现啊?多好的人,天天向上。”章文肯定的说。

“是天天想上吧?”常晓蓉忍不住笑了,这家伙,两句话就能哄得人开心。

“都一样,嘿嘿!”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不知道你以后有钱了会不会也变坏?”常晓蓉幽幽的问。

“不会,我早就被定义为坏人了。”

“你说,贵喜还没赚到钱呢,就已经大吼大叫的了,以后真赚到钱,我在家还有地位吗?”常晓蓉又有些愤愤不平的道。

“那你是希望他赚钱还是不赚钱?很矛盾吧?赚了钱吧,翻身农奴要做主人了,不赚钱吧,就意味着投资的钱打水漂了。两难啊!”章文分析道。

“嗯!想想这事就烦,我越来越觉得有风险了,可是贵喜一点也听不进去。”常晓蓉担心道。

“怕什么呀,不就是半年的薪水吗?你不是前几天还夸贵喜有魄力了吗?现在又受不了了?”

“有魄力就要拿老婆耍威风啊?”常晓蓉反问。

“那怎么办,工资赚不过你,**又干不过你,好容易有了机会,总得让他有地方发泄呀。男人需要成就感,征服感。”章文同情的道。

“那是他自己没本事,怪谁呀。哼!钱还没赚到,脾气倒见涨了。”常晓蓉不屑地道。

“嘿嘿!女施主,老衲有这个本事,而且对女施主从来都是热情周到好脾气!”章文把常晓蓉翻过身,压在了下面。

“哦…坏蛋,你个偷腥和尚……”常晓蓉抱紧章文,身体竭力配合着……

**一刻值千金,章文不知道,他这**一刻给其他人带来了百万的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