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0章 午夜电话忙

第五十章午夜电话忙

平复了一下激动地心情,把十四场足彩比分都过了一遍,还剩三场比赛没开始,其余的十一场不出大的意外都对了。

章文把比分直播网的比赛重新勾选,只留下了14场足彩的比分直播。然后开始研究剩下的3场比赛:曼联主场应该没什么问题,章文选的是“3”。还有2场倒是让章文有点担心了。a米兰对尤文图斯,a米兰主场让半球,章文是“3,1”双选,但赔率走势很不好,反正要两点四十九分才开始,先放在一边。

最头痛的是罗马对莱切,罗马让一球/球半。章文选的是“1”博冷门。看看赔率走势,极有可能罗马赢。章文心里后悔死了,如果选个“3,1”不是稳中奖了。而且这场比赛还有半个钟头就开始了。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单独打一场标准盘“主队赢”虽然赔率只有1.35。但只能打标准盘啊。因为打亚洲盘很可能只赢一球,赢球输盘。章文不敢冒这个险。而且最悲剧的是,打这场比赛的标准盘,却是盼着输。

章文抄起电话打给胖子,准备下个5万,不!下10万。嗯?胖子的手机居然关机。该死!这死胖子接单下注时使用另外一个手机。胖子给章文说过,章文因为不在他那下注,没在意,原来的那个手机里倒是存了这个号码,但是上次打架手机摔坏了,现在用的是纪清的手机,没有记下来。九哥的电话也没有。

马上打给朱志元,朱志元一帮人应该在老白那搓麻将:“老大,有钱没有?给我打10万过来,快。”章文开门见山。

“小子,几点了,都半夜了,你抽什么疯?”朱志元被搞得莫名其妙。

“快点,来不及了,你们不是在搓麻将吗?随便找个人帮我去银行存个几万块钱。”章文急切的说。

“麻将早结束了,我们在桑拿呢,嗤!光着屁股帮你去存钱?这附近也没银行啊!”朱志元哼哼唧唧的说。

“靠!桑拿?你能接电话?”章文怒道。

“桑拿完了,在按摩,全套。你来不来?”朱志元享受的说。

“日!这帮**棍!那胖子的另外一个手机号告诉我。就是投注专用的那个。”章文真想把这帮货给阉了。

“另外一个?我怎么知道,从他出事后,我们就下过2次注,都是他在场,直接报给他的。喂!喂!挂了?”朱志元看了看手机——被挂断了。

看来只能打给纪红了,章文翻出纪红的号码打了过去——“你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再打,还是如此。靠!你个娘们没事不在家好好睡觉,跑到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想给纪清打,才发现根本没有纪清的号码。

章文看看时间还剩15分钟了,咬了咬牙,打给章越:“小越,打搅了。工行有钱没有,给我转几万。”

“嗯,嗯,什么?你找谁?”章越明显还没清醒。

“我是章文,有钱没有,我的一张足彩彩票要中奖了,给我转几万块钱。”章文道。

“中奖?和转钱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又在赌球了。”章越皱着眉道。

“是这么回事!我买了张彩票,已经对了11场,还有3场没开始,其中有一场我估计选错了,所以想反打这场比赛,所以问你借几万块钱。”章文耐着性子解释道。

“那不还是赌球,我没钱,有钱也不会打给你。哎!你怎么就不能好好过日子呢,非要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还有一个月就考试了,我为了不影响你考试连外面的活都不敢让你做,牛伟军也说最近你可以单独做些活了,我还挺高兴。你倒好,不是好好读书,工作。又在赌球。”章越语气很重,越说越生气。

“我没有乱赌。平时就买点足彩,今天这张彩票不是要中大奖了嘛。”章文多少有些心虚。

“你要打哪个队?打多少?”章越问。

“罗马,彩票上选的是“1”。估计错了,现在想打标准盘赢,但赔率太低,所以想多打些,最好5万。”章文还没敢说十万。

“你选的是‘1’。那要是罗马输了呢?彩票爆了,这5万也就没了?”章越冷冷的问。

“不太可能,嗯!就算输了,那二等奖就很高了,肯定超过10万。”章文心里有些后悔给章越打电话。

“哼!那还有两场你怎么知道全对?”

“还有两场是在这场比赛结束一小时后才开始,我可以接着反打。说到底我这回肯定不会输,就是赢多赢少的问题。干脆点有钱没?我没时间了。”章文有些不耐烦了,时间快不够了。

“我还是那句话,没有,有了也不打给你。”章越也发火了。

章文直接挂断了电话,心里难受极了,把网上赌场里所有的钱3816元全部下注标准盘,罗马赢。

忽然感到人像虚脱了般,没有了力气,情绪低落到极点。眼睛发涩,愣愣的看着比分从1:0再到2:0罗马毫无悬念的赢了。同时也昭示着章文的一等奖破灭了。只能期盼二等奖了。

理了理纷乱的思绪,再看看剩下2场比赛的赔率变化,曼联的走势稳定,没问题。倒是a米兰的赔率走势越来越诡异了,章文有些警觉,把这几个钟头的赔率水位变化都输入分析表,结果很不乐观,虽然章文这场比赛双选“3,1”。但现在看下来出“0”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章文刷新了一下网上赌场,刚才下注罗马的3816元,已经配彩到帐了:3816*1.35=元。账面上五千多了。章文哀叹:唉!要是真下个10万,倒是赢3.5万了。想想自己也是发贱,没事去还掉一笔并不着急的外债。算了,还是想想现在吧。

现在的情况是有可能中二等奖,但奖金估计只有一两万块钱,因为前面的12场比赛没有什么大的冷门。如果再买a米兰对尤文图斯的标准盘“0”。那就应该万无一失了。但是会少赢。章文假设二等奖是1.5万,那再把五千多全部下注“0”。赔率是4.00。那样无论出不出冷门都能赢1万以上。

想到自己这丧门星的威力,说不定真就把a米兰给放倒了。章文最后决定还是保险点,下注a米兰对尤文图斯的标准盘“0”。下注额?章文犹豫了,最后决定就和刚才一样3816元。到底这场比赛输钱的概率更大,只起到保险的作用。回车确认。

章文看着比分直播,想着刚才和章越借钱的经过,心想:我做错了吗?章越做错了吗?说不清楚,但是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却是——自己没有钱,而且还欠着章越几十万。说起话来也没底气。说实话,章越一直在帮自己,一直想让自己按照章越设计好的计划发展,自己应该怎么做呢,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唯唯诺诺。这也太憋屈了。

章文想了很久也想不出什么结果,只能给自己定个规矩:尽心维护兄弟感情,尽量把工作的事做好,再不要开口借钱。

随着一声提示音,章文无奈的苦笑了,尤文图斯真就客场赢了比赛。章文的投注变成了3816*4=15264元。彩票却彻底报废了。虽然一晚上也算赢了一万多。但章文真希望彩票上中一次奖,我真的没有中大奖的命吗?

看着账户里元。想着这一夜的经历,心情一点也没好起来,反而越来越觉得一股恶气无处宣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