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1章 求人不如求己(一)

第五十一章求人不如求己一

星期天早上,于妍醒来靠着章越问:“昨晚谁打电话,又是哪个单位的被你们审的价不满意吧?”

“不是,是我哥,半夜三更的要借钱。一开口就是五万。”章越说。

“怎么那么晚借钱?是不是有急用?”于妍有些惊讶。

“他有什么急事?还不是又在赌球。还跟我说彩票要中大奖了。”章越不屑地道。

“怎么回事啊?你说呀!”于妍摇着章越道。章越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也许他真的快中奖了,才想买个保险的。我看看昨天的结果。”于妍总觉得这是有点不寻常。从床头柜上拿过笔记本。因为平时章越喜欢体育类节目,所以于妍对英超,意甲等五大联赛并不陌生,而且单位的同事有好几个玩足彩的。于妍也偶尔跟着玩过几次。

“嗯!罗马是赢了,1.4的赔率。阿哥要是真的有钱,倒真是给他买着了,5万的话赢2万。”于妍叹道。

“哼!那彩票不是爆了?还跟我说中大奖了!”章越扫了一眼。

“所以他才要买罗马赢呀。这才是阿哥聪明的地方。彩票爆了又怎么样?这场赚到了呀。2万比二等奖还多呢。”于妍反驳道。

“那要是罗马输了呢?彩票爆了不说,连借的5万也搭进去。再怎么说,我是不会借钱给他去赌的。赢了又怎么样,下回就赌的更大。我给他路都安排好了,把造价员证书考出来,工作能独立完成,我再给他找个好的单位,多找点外快,辛苦点,一年赚个十几万不成问题。”章越道。

“牛伟军不是说阿哥现在已经做得很好了吗?再说,你就算不借钱给他,也不应该那么粗暴啊,到底是亲哥哥啊。我还以为是哪个建筑公司的人呢!”于妍怪道。

“我听到他赌球就烦,他要真是家里有急事,或者想买个大件,或者欣儿读书择校,别说借五万,十万都没问题。他要赌球,我就这态度。”章越没好气的说。

“再怎么样,他也是哥哥,你不要太过分了,你今年让他做的活也没结算给他,阿哥连问都不问一声。再说,赌球是不好,但是阿哥玩玩彩票又不是什么大错,总比套在股市里好。这一年多阿哥不是做的挺好的,也没在惹出什么事来。你怎么就看不到别人进步的一面呢?”于妍觉得章越现在为人接物太过强硬。

“他那是没钱折腾了。哦!前两次做的活倒是拿到钱了,我现在不想给他了,省的又去赌。要不放到你的股票账户里?也帮他赚点钱?”章越考虑着说。

“那怎么行?现在股市这么差,该他的钱就给他,阿哥怎么用是他自己的事,你要是早给他了,昨天他也不会问你借钱了,而且至少也赚几千了。你别把自己弄得像个家长一样,你看看你最近的表现,人家业主都把你告到你们领导那去了。高调做事,低调做人,你不懂啊?”于妍很不满的说道。

“好好,明天我把钱打给他,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章越最近工作上也挺不顺心。不想和于妍再争论了。

“算了,给我吧,我给他送过去,你昨晚那个态度,我总得去和阿哥打个招呼吧!”于妍真不希望兄弟俩有隔阂。

章文还睡得迷迷糊糊时,胖子的电话来了。

“兄弟,昨天晚上你找我?怎么不打我的下注专用电话?”高高兴兴的问道。

胖子刚送了十箱精制油到纪家饭店,顺便蹭了顿早饭。

“滚!”章文挂了电话。

“滚?”胖子看了看身边的纪清,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小子大清早犯什么病了?”

再打。

“你听不懂啊!别烦我,我谁的电话也不想听!”章文恶声恶气的怒道。

“你脑袋被驴踢了?大清早就尥蹶子……”胖子吼道,然后拿着手机仔细听,好长时间也没声音,再过了会又挂了。

“不对,这小子肯定有什么事,别又惹什么祸了吧?”胖子心里发毛,越来越担心道:“我得去看看,这家伙可是住四楼。”转身就要走。

“胖哥,我…我和你一起去!”纪清拉住胖子叫道。

胖子火烧火燎的一路飞驰到章文家楼下,赶紧跑上四楼,拼命按门铃。

门开了,章文神情落寞的走了出来,脸没洗,头没梳,下巴上都是胡子茬。光脚穿着拖鞋,衣裤昨晚就没脱,皱皱巴巴的。也不理胖子,径直朝楼下走,胖子帮着带上门,跟了下来。

上了车,胖子也没说话,把车开到附近一处停工的一截新马路上,这停工了好几个月了,除了驾校老师带着学员在这练倒车,平时没有人,胖子停车回头问:“到底怎么了嘛?出什么事了?”

章文下了车,胖子和纪清都跟着下车。

“我昨晚打你电话,想下注10万买罗马,你关机。再打给朱志元,也没空,打给纪红想问问九哥的手机,也打不通,想打给纪清,不知道号码。打给我弟弟,有钱也不借给我。”章文语气漠然,两眼直直地看着远处。

“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我晚上下注时用另一个手机。”胖子解释着。

“用的着你们的时候,一个人都帮不上忙,没事了,一个一个都冒出来了。”章文扫了胖子一眼。

“你,你那手机里,有…有我的电话号码。”纪清怯怯的对章文说。

章文的手机上次打架时摔坏了,纪清把自己的手机先给章文用,给之前纪清悄悄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存了进去。章文还用的不熟练,也没刻意整理过通信录。都是来一个电话存一个。纪清说完,章文一愣,翻出手机的通信录,真的有纪清的电话号码。看着手机,章文就觉得老天好像是在有意捉弄自己一样,你焦头烂额的找这人,找那人,苦于没有号码,去不想这电话号码静静地躺在自己的手机里。

“你有病啊?存进去了不和我说一声,寻我开心啊?你和这死胖子一样,办个事都办不牢靠!”章文怒气冲冲的向纪清咆哮道。

纪清先是一呆,接着被章文凶声恶煞般的样子吓坏了,又觉得很委屈,涨红了脸,拼命忍住眼泪,不让它流下来,直到再也忍不住了,转身就跑……

“章文,你干什么?人家纪清好心过来看看你,你找抽啊?”胖子在章文头上使劲推了一把,章文被推得靠在车旁。

胖子急忙跑去追上纪清,又劝又说又哄,最后拦了一辆出租车,扔给驾驶员100元钱,让他把纪清送到“正纪食府”才算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