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2章 求人不如求己(二)

第五十二章 求人不如求己(二)

胖子怒气冲冲的回到车旁,抬腿就给了章文一脚,没想到章文躲也不躲,被实实在在的踹倒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胖子一惊,赶忙扶起章文,胖子拍拍章文的脸:“章文,章文,你说话,别吓我!”

“为什么?为什么呀?他是我亲弟弟呀!我从小到大照顾他,护着他,小学,初中,知道是我章文的弟弟,谁敢欺负他?他现在有出息了,当主任了,我为他高兴。他借我了三十万,我得委曲求全陪着笑,得低声下气的顺着话说。我真后悔昨晚管他借钱。哇!…哇!…我不就想赚点钱,早点还债吗?我做错什么了?我难受呀,他离我越来越远了,我真的难过呀!我欠了那么多债也没这么难过……”章文抱着胖子放声大哭,哭的真伤心,连胖子也忍不住鼻子发酸。

足足哭了一刻钟,章文逐渐平静了下来,直接在马路边上坐了下来。

……

“有烟吗?”章文问。

“有,来,点上。”胖子帮章文点上烟,陪着也坐了下来。

连抽了两根烟,章文长长舒了口气。

“兄弟,怎么样?好点没?”胖子看着章文。

“我好了,就是一股邪火,发泄过就没事了。”章文平静的说,还咧开嘴笑了一下。

胖子总算是放下心来,拍拍章文的肩膀:“你没事了?走吧,到饭店去吧!”

“去饭店干什么?我没事了。你自己回去吧。”章文道。

“你是没事了,纪清那面还没完呢!你把人家骂哭了,气跑了,拍拍屁股就想回家了?”胖子瞪着章文。

“我把她骂哭了?不会吧!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哎!对了,纪清呢,我好想记得她和你一起来的。人呢?”章文没记得刚才发生的事。

“少给我装傻!让九哥知道,你敢欺负纪清,非把你胳膊卸下来一条。”胖子把章文塞进车里,朝饭店开去。

一路上,总算把昨晚上的事搞清楚了,胖子大呼懊恼!要不是昨晚那个常用的手机没电了,这还不得赚个十万八万的,自己也肯定跟个几万!

……

到了饭店。

“要不,胖子,你陪我一起去。”章文有些不好意思。

“少废话,快点去,我还等着吃饭呢!”胖子不耐烦的道。

章文冲胖子竖了竖中指,慢慢蹭到纪清住的房间。敲门没反应,索性推门进去,进了房间就看到纪清还趴在**抽泣呢。倒是小旺财撒着欢的跑过来,舔着章文的脚,还冲着章文叫了两声。纪清听到声音坐起身,看了一眼章文,垂头不语。章文从茶几上抽了几张纸巾,递给纪清。

“嗨!嗨!听胖子说我把你骂哭了,我其实一点也不记得,现在看来是真的,对不起哦!当时的状态下逮着谁骂谁。不是针对你。还好你先走了,后来我逮着谁就抱着谁哭。那才叫遭罪呢,估计胖子今晚得做恶梦。”章文难得的老脸一红。

“哼!我才不信呢!”纪清差点又被他逗乐了,一面擦着眼泪一面抬头看了一眼章文,胡子拉碴,两眼红肿,但精神已经好了很多。

“真的!为什么我说真话的时候就没人信呢?你看,腰上还有胖子41码的大脚印呢,胖子见不得你受委屈,赏了我一个无影腿,那时我连痛都感觉不到。”章文无奈的说道,腰上还真有些隐隐作痛。

纪清有些心痛的帮章文拍掉腰上的脚印,再抓了几张纸巾,把章文脸上哭过的横七竖八的痕渍仔细擦干净。

“还难过吗?你今天早上的样子好吓人啊!”纪清不知不觉轻轻地靠在章文胸前。章文也没感觉到有什么异样。

“好了,就是负面情绪的宣泄,压力释放而已。”章文释然道。

“到底为了什么事?告诉我,我想知道。”纪清轻轻地说道。

“呵,看来人都有好奇心。”

“我只想知道你的事,别的事我没有好奇心。”

……

“好了,事情的经过也知道了,也像你到过歉了,该满足了!”章文轻叹道,又提及了昨晚的经过,章文心里还是有些黯然。

“文哥,你压力很大吗?”纪清小声地问。

“这点外债我还不是很在意,我在意的是我弟弟和我越来越远了。”章文神色黯然而伤感。

“要是你昨晚能找到胖子或者九哥,那不是能赢几十万吗?”

“没那么多!我估计也就五六万。”章文想了想:第二场肯定不会下太重的注。

“对不起,要是你知道那个电话,你就能找到胖哥,也能找到九哥。我的卡上也有三十万买车的钱,你就不会向弟弟借钱了。”纪清觉得有些自责。

“不怪你,尽人事凭天意,天意如此。”章文摇摇头。

“文哥,要不我的卡放你这吧,我用不着!”纪清小声说,仰头看着章文。不知什么时候,纪清已经双臂环抱着,脸贴在章文胸前。

“嗤!想不到快四十了,倒回过头吃软饭了!”章文不屑的道。

“不是,算我借你的。”纪清怕章文生气。

“你求过菩萨吗?”章文忽然问。

“嗯!每年都和我姐去玉佛寺求平安。”纪清有些疑惑,不明白章文什么意思。

“有人问观音菩萨:菩萨,人家都在拜你,那你拜谁呢?菩萨说:我也拜观音呀!那人问:你不就是观音菩萨吗?菩萨说:对呀!所以说,求人不如求己呀!”章文简简单单的说了个故事。

“求人不如求己!文哥……我真的想你减轻些压力,你和胖哥都经历了很多坎坷,但也很精彩,原来我的生活就是平静,安稳。我没觉得什么。可是我认识你们以后,才发现生活还可以过的这样精彩,随性,多姿多味。我喜欢上了和你们在一起,你们一走,我就感到生活又变得单调乏味。”纪清幽幽的说道。

“精彩是要付出代价的!傻丫头,对我们来说,却是尽量把生活过的平和安稳。”章文拍了拍纪清的后背,才惊觉两人的动作很暧昧哦!章文不禁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纪清身上,感受到一种淡淡的幽香,不是香水,是来自纪清的体香。

“女人香?”章文有些发呆,因为当年的莫心兰也同样有这种体香,只是那时候章文傻傻的什么都不懂,搞不清哪来的香味,很久以后才知道有的女人是有体香的。

“嗯!我身上一直都有的,你才发现啊?”纪清略带嗔怪的轻声说。同时也感到章文发现了两人的暧昧姿势,但身上麻酥酥的不想分开,甚至有些贪婪地享受着这感觉。

脚下,小旺财已经把散落的纸巾都咬成了碎片,又对章文的拖鞋发生了兴趣,咬住一只鞋拼命往外扯,嘴里咆哮着。章文无奈松开了纪清,低头怒视小旺财,然后把拖鞋脱了赤脚站在地板上。小旺财心满意足的叼着拖鞋颠颠的跑到自己的狗窝。

“这小家伙,打搅我的雅兴!”章文愤愤地说,然后对纪清尴尬的笑笑:“嘿嘿!来,我们继续!”

纪清惊呼一声,满脸通红。却被章文霸道的紧紧抱住,和刚才完全不同的感觉,似乎在惊涛骇浪之中置身于一个安全守护之中,同时感到被某种坚挺抵住了腹部,纪清羞得浑身无力,下意识的把脸埋进章文胸膛。章文则贪婪的嗅着纪清身上的体香,感受着胸前的坚挺饱满,一只手顺着后腰向下滑去。触及到圆润丰满的臀部。

纪清竭力守住最后一丝清明,推开章文:“文哥,你,你去洗个澡吧?”

“哦!在哪有洗澡间?”章文也有些矛盾,有些后悔,自己本身就一堆麻烦,还去招惹纪清,顺势问道。

“我,我…的卫生间里就有淋浴!”纪清几不可闻的声音。

“嗯!好。”章文转身就走向卫生间,主要是下面着实太不雅观,边走边说:“发乎情,止乎礼。我越来越像圣人了!”

纪清心里莫名的后悔,感觉有好多话想和他说,却鬼使神差的推开了他,暗自埋怨地跺了跺脚。看着章文走进浴室,忽然想起什么!不禁惊慌地捂住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