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3章 求人不如求己(三)

第五十三章求人不如求己三

胖子还坐在大厅里收拾着自己新买的衬衫,却见纪清急急忙忙的跑来,让胖子带她去最近的一家品牌店。买了双鞋,一双袜子,一件衬衫。

纪清赶回饭店跑进自己房间时,就看到章文穿戴好了,正和小旺财商量:“旺财,把我的拖鞋叼过来,好不?快点,乖……旺财,你找死啊,再不拿过来,等会我宰了你,吃狗肉,还是红烧的。”

小旺财跑来跑去,就是不给他拖鞋,纪清看着好笑,连忙把拖鞋递了过去,惹得小旺财不满的大叫,还时不时咆哮两声。

“文哥,你,你用的哪条毛巾?”纪清小声地问。

“上面的白的和下面的蓝的,肯定错不了,那条白的香喷喷的,我还特意帮你搓干净了。”章文略有得意的说。

“啊?”纪清满脸通红,因为高度正好,嫩黄色的洗脸毛巾是挂在中间一档的,白的是纪清专门洗…。蓝的倒没错,是洗脚的。

“怎么了?错了?”章文有些疑惑。

“没,没错!”纪清是不敢再更正了:“文哥,我帮你买了鞋袜和衬衫。你把身上的衬衫换下来,我帮你洗了。”

章文拿着胖子车里的电动剃须刀舒服的在脸上刮着,纪清在他头上抹着自制的药膏,据说是治脱发的,乘着章文现在头发短,每次来都帮他抹一次,胖子在旁边气的来回转圈:“看看,看看,刚买的衬衫,好几百块呢!被这货早上发毛病,哭就哭呗,在我身上蹭来蹭去,两肩膀这都成抹布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扛着轿子回来的,哥这身材买件衣服不容易,上次打架毁了一套衣服,今天又糟蹋了一件衬衫,你就那么见不得我穿件好衣裳啊?我不管啊!你去给我买件新的!”

“你不是说了嘛,你这尺寸不好买,还是洗洗再烫烫,跟新的差不了多少。”章文看着胖子想笑。

“胖哥,要不,我帮你洗洗,再熨好?”纪清也忍不住笑。

“你说你们两个,早上还哭的要死要活的,这会好得像穿一条裤子!”胖子愤愤的指着两人道。

“讨厌!”纪清被胖子说的脸红心跳。

“我们这叫化干戈为玉帛,这人吧,就需要深入的了解,才发现彼此内在的美!是吧?纪清妹妹?”章文一脸认真地说。

“我不理你们了!我去烧饭了!”纪清被说得心跳更快了。逃也似的跑了。

……

“胖子!下星期我女儿过生日,车借我,我带她出去放风筝,顺便散散心。”章文换了话题。

“滚!少给我扯别的,先把我衬衫赔了!…等等,你说什么?欣儿要过生日了?那行,不过得把我女儿也带上,这几年都没带女儿好好玩过。”胖子转着眼珠盘算着。

“死胖子,我带女儿出去玩,还搭上你女儿?你当大甩卖啊,买一送一。”章文斥道。

“什么买一送一!是俩爹带俩女儿,两家人一起出去玩!你当缺了你,这世上就没爹了?”胖子吼道。

“哦!你说清楚啊,我当你连女儿也不想要了,甩给我了。”章文恍然道。

“再胡说信不信我掐死你!下星期天,具体怎么玩你好好计划一下,这玩意你在行!你看看,本来出去玩还想着穿工整点,现在好,这衣服还能穿出去吗?”这货说来说去又绕回来了。

“行,我好好计划一下……走吧!我陪你买衣服去!”章文看到胖子郁闷的样子,多少有些歉疚。

章文和胖子出去了,这回轮到章文郁闷了——这欢猪到了商店,什么贵要什么,买了件衬衫不说,还搭上条背带裤,弄得章文钱包里快见底了。不过,在路过一家服饰店时,章文无意中看到一件百褶裙,仿牛仔布的,还是横褶,章文有所感触,脑海中回想起高中时自己带着个女孩一起爬山,在山顶放风筝的情景,也穿着一条百褶裙,手持线箍,轻轻靠在自己胸前,当年不经意的一幕,事隔多年,却成了记忆中永恒的画面……

现在穿这种裙子的不多见了,鬼使神差的帮纪清买了一条,印象中,这还是第一次帮女人买衣服,在胖子怪异的目光下,章文不禁老脸一红:“纪清帮我买了衬衫,皮鞋。总得有些回报哦!”……

回到饭店,纪清已烧好了中饭,正为找不到两人着急呢。胖子一进门就大呼小叫:“看看,怎么样?不容易啊,多少年才宰到这么一次,哈哈,哈哈!妹妹,这是给你的,这家伙不知道什么眼光,非要买这条裙子,连牌子都没听说过!”。这货直接穿着新衣裤回来的,顺手把裙子递给纪清。

“文哥,这是买给我的?”纪清有些惊喜问道。

“嗯!我感觉这裙子你穿最合适,不过不是什么名牌。试试看,合适不,不合适我去换。最好再配一件短上衣。”章文很期待。曾经的莫心兰就穿着那样一套,成了章文心中最深的记忆。

“嗯!”纪清抱着裙子跑回自己的房间。章文和胖子也不客气,坐下来就大快朵颐,吃着吃着,章文抬头看到纪清走了进来,不禁看的发呆了,还没形象的咽了咽口水:纪清穿了件紧身的短上衣,再配上新买的百褶裙,连头发都梳理的整整齐齐,还带了一个素色的发箍。有些像章文心中的影像,但更多的是一种新的感觉,清新恬静却不失成熟妩媚,还有性感。

“我靠!太美了!”胖子也惊讶的赞道。

“文哥!这么穿好看吗?”纪清看到这俩货的表情,心里喜滋滋的,故意问章文。

“哦!……好,好,这裙子就你能穿出这韵味来,妹妹!你这是要逆天啊?离我们远点,要不我们还能好好吃饭吗?秀色可餐啊!”章文稍稍恢复了些。

“我不!我要和你们一起吃,嗯,文哥,你怎么会挑中这裙子的?”纪清难得的有些发嗲的坐到章文身边。

“嗯!”纪清低低的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