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4章 求人不如求己(四)

第五十四章 求人不如求己(四)

章文手机响。

“阿哥!我是于妍。你在哪?”于妍问道。

“哦,小妍啊!我在外面,有事吗?”章文有些意外。

“是这样,前两次你帮章越做外快的钱到帐了,我想给你送过来。”

“哦!不用麻烦了,你网上打过来就行了。”章文不太想见于妍。

“我还是送过来吧,还有些话想和你谈谈。”于妍很坚持。

“那…那好吧,你到文袖路388号‘正纪食府’。我正好在吃饭。”

过了十几分钟,于妍自己驾车来到“正纪食府”。

“没吃饭吧,一起吃点吧!”远远地章文招呼于妍。转头对纪清说:“帮忙再弄俩菜!”。

纪清站起来看了看于妍,有些不情愿的走了出去,胖子也识相的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不用麻烦了,我随便吃点就行,我可是在减肥。”于妍敏感到了纪清的敌视,有些惊讶的马上说道。

“没事没事,你坐,大老远还麻烦你跑一趟。不吃饭怎么行?”章文客气道。

“那,谢谢。咦!阿哥,你的头怎么了?”于妍看到章文头上的结痂。

“嘿嘿!见义勇为!挨了两板砖。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要跟别人说哦。”章文尴尬道。

“哦!为什么事?”于妍问道。

对这阿哥还真有些看不懂,都快四十了还打架,虽然听章越说过章文读书时经常打架,但真正看到了,还是挺难消化的。

“嗨!没什么,就是……”章文简单说了一下经过,正好纪清另炒了两个菜端了过来,章文指着纪清帮两人相互介绍说:“呶!这就是我这英雄救的美人!纪清,也是这家饭店的老板娘。这是于妍,我的弟媳!”

“你…好!他瞎说的,我不是什么老板娘,就是在这帮忙的。你…你好漂亮哦。”纪清有些脸红,还有些紧张,但脸上的敌视瞬间没有了,还透出一股亲近。

“你好,我叫于妍,你才漂亮呢!这种裙子你穿着真好看,哪买的?”于妍真心的赞叹。也很善于和别人沟通。

“咳咳!先吃饭,关于穿衣打扮是饭后的事。”章文连忙打断道:“都坐吧!”

“好,听阿哥的,哇!好香啊!”于妍再次坐下来,亲身领教了纪清的本事。

“这是这位美厨娘的手艺!我是借花献佛!多吃点。”章文说道。

“嗯!真的好好吃哦,看来今天的减肥计划又失败了!”于妍还是很会说话的。

“呀!你又不胖,要减什么肥啊?”纪清难得的主动和别人搭话……

吃完饭,章文才和于妍说正事。和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女人一起吃饭真是件恐怖的事,从穿衣化妆到买菜烧饭能聊的热火朝天,相见恨晚,转眼成闺蜜了。还好都没孩子,否则不知道是不是这顿饭得吃到晚上。

“阿哥!这是前两次做活的钱,两万。你点点。”于妍拿出一个鼓鼓的信封。

“两万?…没有这么多,我做的活我知道,最多一万五。”章文摇了摇头。

“嗯,是这样,昨晚上章越态度不太好,其实他也挺后悔的,再说,这笔钱早就应该给你的,虽然我对足彩不是很了解,但我也看了比赛结果,你是赢了的。有了这笔钱,昨晚也不会弄得不愉快。”于妍有些吞吐。

“昨晚是我不对,其实有什么钱办什么事,不怪章越,更不需要你这补贴我!”章文淡淡的道。

“我是不希望你们兄弟有隔阂,我知道章越现在有些傲气,但他并不是有意针对你,他一直很关心你。”

“我没有怪他,是我自己以前做的不好,我一直是很感激他的,当然我也很感激你,章越陆陆续续借了我30万,而你没有反对,还尽量撮合我们兄弟感情,能做到这点真的不容易,谢谢你!”章文很认真的说。

“但我还是感觉到你们疏远了,其实我一直相信你会有所作为的,但是章越总希望一切按照他的计划来走。有些武断,阿哥!你不要和他计较。而且,我也不希望那30万成为你的负担,你知道我和阿越不缺钱。”于妍发现劝导这兄弟俩挺难的。

“嗯,我知道,我会尽量多和阿越沟通,当然也会把我该做的做好,你放心,再怎么样我们也是亲兄弟,可能最近有些忙,相互走动是少了些,以后我多约他出来玩玩。”章文也很不愿意兄弟之间有隔阂。

“阿哥,那这钱?”于妍问。

“我拿一万五,不要让来让去了,总要给我留点面子吧?”章文自嘲道。

“好,如果你以后有急用,直接打电话给我。”于妍倒也干脆,抽掉五千块钱,然后对章文说道。

“谢谢你,不会再发生昨晚的事了。”章文摆了摆手。

“阿哥!你,现在还赌球吗?”于妍小心翼翼的问。

“嗯,我现在以工作为主,尽量多做点私活,到底这玩意没风险。闲暇时研究研究足彩。赌球也是偶尔为之,下注也不大,不超过五百。”章文说的大部分是实话。

和于妍谈了一会,彼此倒是增进了些了解,感觉于妍还是蛮真诚的,也很大气。于妍又到纪清的闺房去谈了好久,才告辞离开,临走章文感觉于妍看自己的眼光大有深意,章文很纳闷。

“你们都说什么了?聊了这么长时间?”章文到纪清的闺房,看看还恋恋不舍得纪清问。

“没,没什么,都是女人的事!”纪清躲躲闪闪的回道。

“不老实,才一下午就学坏了。”章文盯着纪清。

“才没有,有些话是不好和你说嘛!”纪清有些委屈的道。

“我也该走了,来,抱抱!”章文随口说道,准备回家去了。

本以为纪清会被吓跑的,没想到纪清只是静静地站着,低头垂目,章文轻轻地抱了抱纪清,本以为自己很纯洁的,闻着幽幽的恬香,下面却有了蠢蠢欲动势要雄起的感觉,心中不禁哀叹:男人真是下半身动物哦!章文略带慌张的逃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