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9章 与狼群共舞

第五十九章与狼群共舞

一帮人走出了饭店,来到停车场。

胖子越想越瞥屈,抱着朱志元大哭:“老大,你都看到了,每次我倒霉都是这帮孙子害的,这次又把我拉着垫背,我他玛都卖了两套房了……”

朱志元看着胖子也挺同情,但是架不住这肥佬这么抱着哭,涕泪满面,朱志元觉得肩膀这湿乎乎的,忍不住推开那靠在肩膀上的胖脑袋:“行了行了,先想想怎么办吧?”一面打开车门拿出面巾纸,在肩膀上擦着。

“文哥!”胖子又朝章文靠了过来。

“停,停,你先把那眼泪,鼻涕,口水擦干净喽!我看着恶心。”章文直接伸手推住那要靠过来的胖脑袋。

胖子从朱志元手里接过十几张面巾纸,像洗脸似得擦拭着:“文哥!刚刚你在老白那说什么?……那钱你来付?你他玛还欠着……靠!!!不会吧!那个四串一……”

胖子扔了面巾纸,一蹦老高,抄起手机就打了出去……

朱志元一帮人本来就在疑惑章文在老白那的彪悍的行为:这家伙哪来的底气?现在一听到胖子提到什么四串一,都围了上来。

“说,怎么回事?”朱志元率先发问。

“嘿嘿!打了个小小的四串一,小把戏,不值一提,不值一提。没什么事各位老大先回去吧!都半夜了。众家夫人都倚门望夫归呢。”章文隐隐的有种不妙的感觉,笑嘻嘻的打着马虎眼。

“不急,反正都半夜了。我们家那母老虎早就呼噜打得震天响了。”一帮孙子都精神起来了。各个都皮笑肉不笑的。

“哈哈!我的亲哥!21万6千……唔!”

看到胖子大叫大嚷的冲过来,章文赶忙捂住这货的嘴,回头对朱志元讪笑:“别听他瞎叫唤!这欢猪今天是受刺激了,这么着,我先把他送回家,咱有空再聊。”……

晚了-----所有的出路都被封死了,特别是朱志元和老顾都有意无意的把手搭在了章文肩膀上了,剩下的人在老余的带领下,立马布好了最坚实的防御阵型,再看这帮人都鼻孔喘粗气,双眼冒绿光,颇有点兽性大发的前兆,章文放弃了抵抗,不作他想……

“21万6啊!嘿嘿!我说你哪来那么足的底气!刚刚可是你说的哦,老白那14万你来还的,去掉抽水钱,再去掉本钱,还…还多了6万3千3百77元,那,你看咋办呢?”胖子甩开章文的手,依旧兴奋地算着,念叨着,只是越说声音越小,看了看周围,有点明白了,再看章文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自己……

“对呀!咋办呢?”朱志元笑眯眯地问胖子。

“这他玛跟你们没关系吧。”章文愤愤的说道。

“怎么没关系,通过老白的事充分说明要依靠组织,要团结在组织周围,你看老白,就是一个深刻的教训,擅自脱离组织,一意孤行,最终落得头破血流的下场,不但赌场那要付16万,这也损失21万多。”

有理有据,言简意赅,这是老顾的声音,朱志元也没这口才。这个老狐狸!章文心里暗骂。

“一晚上,我们什么好处也没捞着,还陪着老白搓麻将,一人输了千把块,而且因为你和老白的争论,害得我们都没下注,损失太大了!”朱志元紧接着老顾的话说。

“扯淡!我是救了你们,我要不说,你们都跟这老白往火坑里跳呢!”章文大怒。

“谁说的,我们早看出不对了,准备跟着你下注来着!”朱志元面不改色,理直气壮的说。

“就是,我本来还想押皇马平的。”老余的声音。

“是啊!我当时也在考虑打个三串一,四串一什么的。”

太不要脸了!太无耻了!这些人还都是老板。

“好吧!我拿一半,剩下的你们去分。”章文无奈的道。

“那怎么行?我们是一个团体,要团结,要公平,绝不能搞特殊化!”朱志元一口否决了章文的提议。

“老大说的对!”

“是呀,要公平……”

太不要脸了!太无耻了!这些人还是老板吗。

“那你们说怎么办吧。”章文彻底认输了。

“63377元,我们七个人,每人9千,多出来的377元,全部奖励给章文同学。”

“有道理,老大就是老大。”

“有点有面,既保证了全局,又突出了重点,还保护了投注人的积极性……”

太不要脸了!太无耻了!这些人哪是老板,就是一群狼!

胖子拿出随身带的备用金,一群狼现场分赃,真不错,剩下的377元一分也没少给,老顾特意从车里找了7个钢镚放在了章文手里。

分赃完毕,章文四周顿时充满了温馨祥和的气氛,让人如沐春风,虽然现在已经入冬了。看着手里的钢镚,悲愤交加,欲哭无泪啊。

“老大,我现在算团结在组织周围了吧,我想起来了,我还欠着90万的外债呢,怎么样?组织上是不是考虑一下帮我凑一凑,不多也就每人十几万。”章文期盼的问。

“这个,这个,啊!组织上会考虑的,现在太晚了,不适宜讨论这个问题。”朱志元转着脑筋回答。

“对,对,这个问题下回要仔细的讨论。”一帮人附和着说。

“你们这帮孙子,太不要脸了,太无耻了,太…都给我滚!”章文忍不住一声怒喝。

令人惊奇的一幕出现了:

章文周围的六个老板霎时四散遁逃,速度之快令人乍舌,朱志元毫无形象的跑在第一个,老顾扭着肥硕的屁股,移动的一点也不慢,还有老余,老邱,老汤,还有那只欢猪……

章文看的嗔目结舌……

再看一辆辆车从面前一晃而过,转眼停车场上空荡荡的了。就剩下胖子没敢跑。章文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想想刚才的一幕,不禁笑了起来,有这帮货在身边当真是奇趣多多。可惜老白离开了……

“文哥,老白的事真就这么算了?那也太便宜他了,这孙子也做的太下流了。”胖子还是放不下。

“算了吧,再怎么也得照顾吴玫姐的面子吧,吴玫姐对咱们一直不错。这些年老白的饭店里里外外全靠玫姐一个人打理的,总算有模有样了。不容易啊!也不知道老白怎么想的,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折腾出点事来。估计玫姐还不知道最近这些事呢。”章文叹口气说。

“闲的蛋疼呗。哼!算了就算了。明天把那16万收回来,剩下的就当给他老婆个面子。”胖子心有不甘。

忽然,胖子把脑袋凑到章文面前,贼眉鼠眼的样子,压低了声音:“亲哥,我真的服了你,一个四串一愣是把老白的几场比赛全克掉了,这丧门星真不是白叫的,呵呵!”

“你放p,你他玛再给我胡说八道,小心我骟了你!”章文大怒,这话说的,要是传出去,还不得引来杀身之祸。

“我知道,我知道,我保证不外传,这好歹也是件杀人利器哦,下回看着谁不对付,给他来这么一下,够他喝一壶的。”

“开车!”

章文懒得和这欢猪说话,心说:老子有这么邪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