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0章 朝南走,朝北走

第六十章朝南走,朝北走

新的一周,没有了考试的压力,章文觉得轻松过了,倒是常晓蓉最近一直显得患得患失,时喜时怒。忍不住关心一下。

原来最近常晓蓉老家的放贷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好多人用房屋作抵押贷款去放贷,常晓蓉的老公冯贵喜也跟着有点疯魔的迹象,到处借钱,而且都不告诉常晓蓉,甚至也想把房屋抵押贷款,被常晓蓉一口回绝了,看着贵喜越来越疯狂的热情,让常晓蓉越来越觉得担忧。

章文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因为只要房价还在上涨,还真就不会崩盘,反正大头账务在常晓蓉手里,也不会出什么大事,倒是常晓蓉告诉了章文一个小秘密让章文有些惊讶-贵喜现在能坚持22下了,虽然这对常晓蓉已经无任何意义,但是章文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放贷放出了强大的自信哦!连持久力都提高了20%。

“不行,我的找点什么事也提高一下自信心。否则,让贵喜每月提高20%,这一年之后岂不是赶超我了?”章文一副忧心重重的样子。

“滚!你当这事也像放贷,利滚利啊?”常晓蓉红着脸叱道。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怕这耕牛转眼变种牛了嘛。”

“去死!”

……

“清清,你看看,我找到的这些房源,这几套挺好,还有几套是期房,还是算了吧。这两套是精装房,直接就能住,你喜欢哪一套?”纪红的关系网还是很强大的……

“这套吧!”纪清指着其中的一套三室一厅。

“这套啊?这可是毛胚房,而且业主要求两套要一起卖才便宜。”纪红没想到纪清看中的是套毛坯房。

“我要自己设计装修,把保姆间和厨房打通,那样厨房才够用……”纪清想着说。

“小姐!你是私人住宅,有必要把厨房弄得和饭店一样吗?真受不了你!”

“不行,这是最重要的部分,一定要按我的要求来。还要能上网,再弄一间书房……”纪清坚持着,又考虑着别的房间的装修。

“你一个厨子,还要弄间书房?你整天想什么呢?”纪红越来越看不懂纪清了。

“你管我!我的房子就要这么装修。”纪清很不满的说。

“好,好,我不管你,你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吧。”纪红也就由着她了。

“姐,还有一套要不你买下来,我们住在一起,平时我帮你收拾,你回来我帮你烧饭!多好。”纪清提出了个很有诱惑的建议。

“呵呵,说到底还是一厨子。想法不错,我回去考虑一下。”纪红忍不住笑了,纪清有时候单纯的很可爱。

纪红手里最近可是不缺钱,刚处理掉了一处买了一年多也没能增值的别墅。

“周末,和小赵去吃顿饭,前几天你拿条蛇吓唬人家,实在太过分了,你是女孩子,怎么弄得跟个村妇似得,还好人家小赵气量大,不计较。年底小赵转正科,四十五岁前肯定能混到处级,跟这样的人生活才安稳。像胖子那样的人,谁敢嫁给他,前天又差点赔进去,要不是章文走了狗屎运,打中一个四串一,他又要卖房卖车了。”纪红又开始帮纪清洗脑,陈述利害关系。

“是哦!前两天胖哥他们打得好精彩哦!像电影里一样,可惜我不在场。”纪清先是兴奋,后是惋惜地说。

纪红郁闷的很,敢情说了半天,纪清根本没听进去,听到这帮赌鬼,倒来了精神,满眼的星星。

……

周三,胖子去找老白,老白像做贼似得把胖子带到一间小包房,交给胖子16万,全是现金,估计是怕转账会被吴玫发现,也不知他哪弄来的钱,。两人也不多说话,交接完胖子就准备走人,临走前忽然看着老白笑了,一脸的嘲弄:“真他玛傻b!”

说的老白有些发愣,不知道胖子笑他什么,心里有种强烈的预感,胖子肯定有什么事瞒着他:难道我下的注这死胖子没有报上去?不可能啊……

老白千方百计找到镇上另外一个打码仔“黄毛”。塞了不少好处,才知道了一些倪端----胖子的客户打中了一个四串一,盈利二十多万,在打码仔的圈子里已经传开了,下注的人是谁不得而知,客户的下注资料是保密的。

章文,一定是章文,老白心里苦涩,更是后悔!那天晚上为什么会像中邪一样,非赖掉胖子的那14万,还得罪了朱志元这帮人,这都是老婆费尽心思拉来的长期的优质的老客户啊,几乎占了饭店三分之一的销售额。而且当时朱志元给了自己机会,每个人帮他凑一点钱,这事就过去了。哎!后悔啊,但是没有退路了,所有的退路都被章文一巴掌打掉了。

老白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打给章文。

“章文,我是老白。”低沉的声音。

“哦,白老板,想说什么?”章文的语气很冷淡。

“那个……那个四串一是真的吗?”老白还是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真的假的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

“那14万是你帮胖子还的吧?他真是有运气,有福气。”老白已经明白了,喃喃道。

“不是他有福气,是他有真朋友,朋友不是用来陷害的,是关键时候拉你一把的人,可惜你却是关键时候推了一把。”章文有些感慨地说。

“我,我还有机会吗?”老白迟疑地问道。

“机会永远都有,看你怎么做?老白,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你就好好经营你的饭店吧,收手吧,你的心态玩不了赌球。输了的三四十万就当是买个教训吧,一年也就赚回来了。我再多说一句:人重要的不是所在的位置,而是所选的方向,同样一个b,朝北走和朝南走结果是完全不同的。”章文已经不想再说了。

“什么b。”老白有点糊涂了。

“呵呵!去找块路牌看看吧。”章文笑了,挂断了电话。

老白站在路牌下仰头看着,“北”下面标示着“n”,“南”下面标示着“s”。什么意思呢?正好看到一个小胖妞手里捧着一个三层大汉堡,心满意足的啃着,慢腾腾地走着,还真巧,是胖子的女儿童鑫鑫。

“哎!小同学,这n加个b是什么意思啊?”

“牛b呗!”童鑫鑫使劲的咽下嘴里的汉堡。

“那s呢?”老白顺势问。

“傻b呗!地球人都知道!”童鑫鑫斜了老白一眼,觉得老头这个问题的技术含量太低了,还打断了她吃汉堡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