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2章 祸兮福所伏(下)

第六十二章祸兮福所伏下

比赛开始了,也不用看直播了,要关心那么多场比赛呢,章文打开“雪缘园”比分直播,听着就行了。

让纪清也坐在身边,也帮她倒了杯酒,看着纪清鼻尖都是汗:“你把衣服脱了呗!”

章文和胖子可都是只穿了衬衫,还觉得冒汗呢,

“讨厌!”纪清嗔怪的小声道。

“嗤!我说把外衣脱了,又不是全脱。”章文哼道。

纪清脸更红了,犹豫了下,还是把外套脱了,露出里面嫩黄色的薄羊绒衫,同时也显出了凹凸有致,丰满诱惑的玲珑曲线。似乎在告诉这俩吃货,在他们面前是一个成熟的女性……

章文被震撼到了,从来不显山露水的纪清居然这么有内容,这视觉冲击力太强悍了,平时都被那宽大的厨师服遮掩掉了……

纪清被看得满脸绯红,很羞涩,恼怒,慌乱,有些无所适从,但更多的是窃喜,骄傲。

章文这厮一点也不躲闪,心安理得,肆无忌惮地看了良久,才说:“我错了,你凉快了,我们都热了,要不你再穿上吧!”

气的纪清使劲掐了章文一把……

用了极大的毅力把注意力拉回到比赛中,因为陆陆续续开始进球了,每进一个对章文和胖子有利的球,章文和胖子都举杯庆祝一下,当然也不忘和纪清点一点,两瓶十年陈半场还没结束就没了。小包间里的气氛随着比赛的进程越来越高涨,纪清也学着样,每进一个球,和章文,胖子击一下掌,喝一口酒,至此俩货才发现纪清的酒量根本不是他们能比的。

半场结束,纪清又去弄了几个菜,蒸了六只大闸蟹,还搬来了一坛自己陪嫁的陈酿,这回开销可大了,打开封坛的老泥,一股酒香顿时弥漫开来,晶莹的琥珀色,挂壁持久,酒香醇厚……

下半场开始出结果了,胖子特意把现钞搬了出来,这时进一个球不仅仅是碰个杯了,接着就直接分赃了。

“靠!爽,干!刘老板的串爆了,一千五百又到手了。这是你的,这是我的,这是纪清妹妹的……”胖子现点钞分配。纪清也乐得合不拢嘴。

那些下注的客户要是看到这热烈的分赃场面,估计得有人吐血。是哦!自己挖空心思想出来的串。却被这喝着陈酿,吃着大闸蟹的俩家伙盼着爆掉,不吐血的都属于抗击打能力超强的。

“你说这都把自己当赌神了,动不动打个四串一,看看看,老王的五串一,也爆了。玛的!才五百块,知道输也不多下点……”胖子骂归骂,心里还是高兴。

“不是也有赢出来的嘛。报上去的几场串不是赢出来了2场,钱老板的四串一,2千赢出来2万3千多,比我那个四串一含金量还高,还有那个三串一,也赢一万多呢。高手在民间啊!”

“那是,要不怎么把你叫来呢,我一人也扛不住啊,也没那胆呀!”胖子也知道拍马屁。

章文更关注的是赢出来的比赛。一面吃着大闸蟹,一面说。章文现在可真享受,纪清在旁边帮他剥好了他再吃,因为章文不会吃大闸蟹,特别是那蟹钳,蟹腿。纪清就拿来蟹八件,帮他剥好。章文也纳闷,怎么这么繁琐的事在纪清手里却如行云流水,简单轻巧,真是术业有专攻。

看着纪清双手灵巧的剥弄着,胸脯一起一伏,面若桃花,眸清似水。不时透出悠悠的体香,章文有些迷惑,一时间分不清是酒醉还是人自醉……

一直到早上五点多钟,全部比赛结束了,连对冲的抽水钱,总共两万六不到,胖子和章文每人拿了个整数八千,剩下的差不多一万全给纪清,这一晚上又是鱼又是蟹的,还有那么多菜,肯定超过一千了,还没算纪清的陪嫁陈酿。

胖子收拾一下,倒头就在沙发上睡着了,他还要为晚上继续作战养精蓄锐。

章文头昏眼沉,也想找个地方睡觉,昏昏欲睡跟着纪清回到房间,看见床直接一头扎倒,与周公会晤了。

纪清洗漱完毕从卫生间出来,看见章文已经趴在**睡着了,鞋也没脱,两只脚悬在床外,纪清帮他脱掉鞋,再把他两只脚放到**,看着趴在**,嘴里还时不时砸吧着的章文,就像个小孩子,忍不住好笑。于是坐在床边倚靠着床头,静静地看着……

上午时分,纪红驱车来到饭店,她把两套毛配方的钥匙拿到了,特意来带纪清去看看房子,所以直奔纪清的房间,进门就看到了极为香艳的一幕,章文趴在**,纪清平躺在旁边,都在熟睡,但是可恶的是章文一只手搭在了纪清的小腹上,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纪清的右胸上明显的印上了一个爪印,原来昨晚章文倒头就睡,抓过大闸蟹的手根本没洗,于是就留下了明显的证据。更要命的是这厮这会还半张着嘴,表情无比享受……

是可忍孰不可忍!纪红由大惊到大怒,抡起手里的包包,连续不断的砸了下来……

章文正做着好梦,这会他正梦见掐着胖子的脖子,但是感觉和原来的手感不一样,怎么变得细嫩光滑有弹性了?章文正一遍一遍找原因,于是那只手在纪清身上一遍一遍的蹭来蹭去……

猛然感觉胖子的砂锅大的拳头,从完全不可能的角度,一次一次砸在自己脑袋上,还不时发出女人般的尖叫,怎么回事?完全招架不住嘛。

连续挨了十几下重击,章文终于抓住了包带,扯到一边,睡眼惺忪,脑袋胀痛,总算看清了面前站着的纪红。

“你在打我?你干什么?”章文狼狈地爬起身。

“干什么?你在干什么?章文!你也太过分了,看着我妹妹好欺负是不是?”纪红质问道。

“我怎么了?我什么时候欺负……你妹妹了?”

“都钻到**来了,还不够啊?你再看看纪清身上,是你的杰作吧?”纪红更是暴怒。

“我…我怎么在这里,昨晚没发现**有人啊!”章文有点看明白了,这是纪清的闺房。

“姐!不是这样的,是昨天喝醉了,我…我…”纪清也醒了,有些不知所措。同时发现了身上的爪印,顿时觉得脸上火烧火燎的。

“你给我闭嘴!纪清,你越来越不像话了,去把衣服换了去!”纪红怒斥。然后对章文吼道:“出去,还想赖着不走啊!”

连推带搡,章文被赶了出来,胖子也被吵醒了,迅速找了过来,俩人还想给纪红解释几句,无奈纪红嘴里像机关枪一样,一直把两人赶出了饭店。连笔记本也没拿,还好手机和钱包都在兜里。

外面阳光明媚,刚刚睡醒的章文觉得有些刺眼,眯着眼想着刚才的事,再摸摸脑袋上,好多红肿,还好没出血,这亏吃的大了。感觉的纪红的反应有些太过激烈了。同时有些担心纪清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