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3章 不偷都像贼

第六十三章不偷都像贼

胖子也盯着章文的脑袋,忍不住想笑:“你都干什么了?看这样是挨了一顿爆揍啊!”

“我要是干了什么倒也算了,问题是什么都没干着啊!睡得好好的就被一顿暴打…”章文郁闷的回道。

“不对吧,那刚才纪姐说什么证据,爪印的,是说你吧?”

“我不是做梦以为是你吗?就使劲掐了两把。然后就被……哼,连当事人都没那么大反应,她倒瞎起劲!”章文嘴里嘟嘟囔囔地嘀咕着。

“得,这回好,晚上还没地方打球了,玛的,才一星期,两个根据地全部报废。你说咋办?”胖子担心的是这个。

“回家,还打个p,脑袋都被打肿了!”章文不耐烦道。一伸手拦了辆车直接回家了。

“嗨!再怎么也别和钱过不去呀,晚上还有好几场串呢……”胖子在车后面扯着嗓子喊。

回到家照样不太平,一夜不归也就算了,反正也习惯了。让陈怡芳无法容忍的是章文身上时不时散发出一抹淡淡的幽香,章文没有察觉到,但是却瞒不过老婆的嗅觉和直觉。再加上满脑袋的红肿,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厮被人捉…在…

陈怡芳想到最近自己各种主动地示好表现,非但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这厮越来越出格,越来越变本加厉,不禁怒火中烧,再加上那时不时传来的幽香,更像是催化剂,让怒火陡然爆发

……

“你还好意思回来,那么大人了还学人家去偷情了,活该!”

“谁去偷了?我还用得着偷!我是碰到了疯子,跟你一样上来就冤枉我。”章文觉得冤的很。

“哬!又是英雄救美吧?还做人工呼吸了吧?拜托下回先把身上的骚味弄干净再回来,省的圆谎都圆不过去。”

陈怡芳又嗅到了散发过来的幽香。

“我懒得跟你说,就算是又怎么样呢?我宁愿在外面做个挨打的太岁,也好过在家做个饥渴的太监。我要睡觉去了,折腾了一晚上,没精神陪你吵架。”章文说着倦怠地往自己的房间走。

“还折腾了一晚上?你真是无耻,下流!”陈怡芳追着骂道。

“无耻下流也得建立在身心健康的基础上,你行吗?”

章文关上了房门。

……

纪家,所有的人都惊动了,大哥纪刚一早就接到了厨师长的报告,厨房里招贼了,少了三对大闸蟹,一条鲑鱼,还有好些菜和几瓶酒,纪刚开始也搞糊涂了,怎么这贼更像是到他们家来采购的,专门挑好吃的,后来纪红那面闹了起来,纪刚明白了,肯定是自己的宝贝妹妹纪清弄出来的事,晚上就她住在饭店里。

连老爷子纪根正也被惊动了,现在一家人都集中在大哥纪刚的办公室里。纪红依然怒不可遏地陈述者章文的罪行,纪清低头站在窗边,一句话也不说。

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一家人开始想办法怎么防范章文这条恶狼,根本不用商量,大家不约而同的达成一致:对胖子,不过是一个吃货,不足为虑,最多也就是个小贼,而那个章文----不偷都像贼,而且是采花贼,须严加防范。

纪清尝试着据理力争,更引起了全家的高度戒备,这小妮子已经中毒不浅啊!

“小清,大哥平时从不干涉你做什么,但这次你太不注意了。那个章文,我知道他有些歪才,但是那不是个正经人啊。要是早个一二十年,他肯定是混黑道的主。而且他是有老婆的人,你说你和他交往能有什么结果,万一你吃了亏,你怎么办。大哥知道你和他们处的蛮好,但是也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啊。你到底是女孩子。”纪刚帮纪清分析着现实的情况。

“我又没说要和他怎么样?我们就是在一块玩嘛。又…又没干别的。”纪清小声嘀咕。

“还没干别的?他都跑的你**去了。”纪红忍不住又叫了起来。

“哎呀!不是你想的那样!昨晚是没注意嘛!”纪清很不满纪红的话。

“纪清,你看看你现在变得一点都不听话了,好好给你介绍男朋友,你不要。看到章文来,魂都飞了。这种人就是专门骗你这种思想单纯的傻丫头。”纪红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文哥不是坏人,他也有自己的工作。再说每次我们都是和胖哥三个人在一起的,我和他们在一起是很开心嘛。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为什么不能有自己的朋友?再说你给我介绍的人我是不喜欢嘛!”纪清争辩道。

纪红对纪清的反驳很有些恼怒,同时对纪清的表现也暗暗吃惊,什么时候自己的妹妹变得伶牙俐齿了,甚至连口吃都不太有了。

再想想自从章文和那胖子出现,纪清似乎变了个人,变得爱笑,变得有活力了。也变得像个小三八了,一天到晚打听这帮赌鬼的事。

“不行,这事是原则性问题。我明天就打电话和章文说清楚。那死胖子要是不识相,也让他卷铺盖走人。”纪红恨恨地说。

“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我只想过的充实点。只想有几个自己的朋友,属于我自己的开心。我做错什么了?”纪清再也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

在场的纪红,纪刚,还有老爷子纪根正都是心里一颤。是啊!纪清从来也没这么开心过,一直是默默的,平静的过着。以至于大家都以为她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都忽略了她身边似乎从来也没有朋友。

“小清,可能是我们疏忽了你的感受,但是,他真的不适合你。”纪刚有些内疚的说道。

“是啊!清清,你想,在这么下去他老婆哪天找上门来,我们倒变成理亏了。”纪红也放缓了语气继续开导。

“可是…可是…胖哥说他早就签了离婚协议了。”纪清呐呐的说。

“什么?纪清,你连这都打听清楚了,准备候补啊?”纪红又忍不住拉高了嗓门转向老爷子:“爸!----”

全家人都看向纪根正,老爷子是家里的权威。

纪根正心里也很犹豫不决,很矛盾,几个孩子中,纪清最是多波折,最不顺。如果这章文是个普用人,哪怕是个平常的打工仔,他也会由着纪清。

“小清,听你姐的,这事她做的是对的。实在不行,你跟我回老家去住一段时间,正好也去看看你三奶奶。”

“爸!----”纪清企盼地看着纪根正,做着最后的挣扎。

“清清!姐也是为你好,章文这帮人都是赌徒,都很迷信的,如果知道了你那个白虎克夫的事,他们恐怕有多远跑多远了。”纪红又甩出了最有分量的理由。

纪清顿时呆滞住了。

纪刚和老婆沈雅雯不禁皱着眉对看了一眼,觉得纪红的话说的过了。

老爷子也不满的看了纪红一眼。

“我知道了,我…我不会再给你们添麻烦,姐!你也不用再给我介绍男朋友,我怕他被我克死了。我只想过回原来的生活。”

没有不满,没有期盼,没有失望,也不抱希望,有的只是漠然,平静。

所有人都感觉到那平静下面的改变是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