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4章 这是要体罚?

第六十四章这是要体罚?

章文一觉醒来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晚饭也没吃过,刚和老婆吵过,想填饱肚子得自己动手。两个晚上的差距也太大了些,昨晚上还是美酒佳肴,今晚就饥寒交迫了。煮两包方便面吧。

看到女儿还在做功课,章文凑到女儿面前悄悄问:“欣儿!你闻到我身上有什么味道吗?”

“那当然!你一回来我就闻到了。”欣儿有些得意地说。

“真有啊!我怎么闻不出来?”难道女人对味道都特别敏感?

“嘿嘿!不但有,我还知道是谁的!……”欣儿又抛出了更重磅的炸弹。

“读书,胡说什么呢!……我先洗个澡去。”

……

洗完澡,吃过面。顿时觉得一身轻松,看看是将都11点了,很奇怪,怎么今天晚上胖子居然没有打电话来。拿出手机才发现还关机状态呢。索性不打给胖子了,这要打过去,电话那头指不定怎么跳着脚骂呢。

第二天,星期一。

章文早早的来到办公室,经历了两个晚上如过山车般的大起大落,感觉还是上班好啊。喝喝茶,上上网,做做工作,赚赚外快。

更惬意的是还可以和常晓蓉聊聊天,套取一些情报,以便及时寻找到机会穿越火线看风景……

想着想着,不禁春心荡漾,蠢蠢欲动

“哎!晓蓉妹妹,上班这么长时间怎么也不说话?怎么一点也没有久别重逢的意思?”

“滚!”

“嗯?怎么回事?谁又惹着你了,贵喜?”章文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这两天这些女人怎么好像约好的同时发作了,下意识的章文闻了闻自己身上,难不成还没洗干净?那不成蚀骨剧毒了。

“问你自己,晚上在哪鬼混呢?连头上的包还没好利索呢,怕是干了坏事又赖账吧!”常晓蓉恨恨地看着章文。

“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字这两天倒什么霉了?睡了个觉,睡出这么多麻烦来!”章文恼怒道。

“好啊!你还真的在外面鬼混去了!”常晓蓉抄起一本书飞了过来。

“你搞搞清楚好不好?我不就是看了两晚上球,睡了两个白天的觉嘛!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去鬼混了?”章文觉得这两天比窦娥还冤。

“真的?那为什么手机关机?还有,这头上包哪来的?”原来昨天下午常晓蓉真的赶回来了。打章文电话一直关机。无奈之下,章文把这两天所受的委屈倾诉了一番。没想到,没换来一丝同情,而且常晓蓉整个下午再没搭理他。

无聊中,给胖子打了个电话,没想到这死胖子在电话那头破口大骂:“兔崽子!你还知道开机啊!你知道昨晚上我这接了多少打串的单子吗?12个啊,全爆了,一万多快啊!我愣是一个都没敢黑下来,你他玛被纪红打傻了吧!连手机都不会开了……”

章文赶紧挂了电话,流年不利啊!这两天是个人都敢冲他吼两嗓子。

看着章文难受的样子,常晓蓉暗暗偷笑。

下班,常晓蓉出门前回头对章文说:“你!不许走,打完卡到车站等我,我有事跟你说。”

……

一路上章文老老实实地由常晓蓉领着先吃饭,再打车,在开房……

嗯?开房干嘛?这是要体罚吧?章文心思活络起来,在常晓蓉屁股后面跟得更紧了……

所以说人不能犯错,一旦示敌以弱,就会处于被动。现在就是,**的常晓蓉非常强势,操控着主动权,章文被动的配合着,两人都不说话,都在使劲。在进行着无声的交锋,似乎看谁先缴械投降……

在这怪异的交手中,章文有所悟,人可以犯错,但是不能示弱,而是要更强硬,让对方接受错误才是王道,瞬间,章文把常晓蓉掀下去,化被动为主动,凭借着强大的实力,后半程发力终于让常晓蓉老实了下来……

现在的常晓蓉温柔体贴,小鸟依人,虽然还心有不甘的再章文胸脯上掐着:“就不许你去找别的女人!……”

“我都跟你说了,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些事!”章文恼怒道。隐隐中散发出王八之气。

……

“和贵喜又吵架了?要不然也不会昨天就回来。”章文问道。

“嗯,装修停了,还骗我说装修的人要回家过年,现在,贵喜好像变了个人,今天连上班都不去,又用掉一天调休,我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搞什么?问他还不耐烦。章文,我越来越害怕了。”常晓蓉再贴紧了些。

“房产证在你手里吧?”

“嗯,他说了几次要办抵押贷款,我没同意。”

“那就行,最主要的大头还在你手里,出不了大事。”章文有些不以为然。

……

接下来几天,生活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只是这平静的下面却是暗潮涌动。

先是纪红打来了电话,严厉警告章文,同时也不允许章文再来纪家饭店。章文直接挂断了电话,连解释都多余,至于推荐冷门更是提也不用提了。唯一让章文担心的是纪清不知道怎么样了。

老白周五突然跟吴玫说要回老家一趟,老白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只是毕业后分配到镇上的中学教书,一呆就是近三十年。多少年也没回老家几趟,如今突然要回去,吴玫有些意外,但也没多想。老白走的时候似乎忘了把饭店的流动资金交给吴玫,无奈之下,吴玫只好先动用另一张卡上的钱,这是给读大一的儿子专门办的卡。对于朱志元这帮老板的举动,吴玫意识到肯定是有问题了,只是快年底了,饭店又忙了起来,想等老白回来,腾出手来再解决这事……

胖子又回到了纪家饭店,敢情章文被砸了一脑袋包,这欢猪什么事也没有,这让章文无比的郁闷。而且还打来电话告诉章文,这周末又要去澳门了,朱志元他们也一起去。估计这帮货一来是出去玩,顺便也避开吴玫。

而章文和陈怡芳的情况进一步恶化,以至于章文在考虑是不是提前把事办了。只是现在手头只有五万多块钱,距离二十万差太远了。就算把几张信用卡里的钱全部提现,也不过凑到十万。章文很想把这十万元押几场球,但总是下不了决心,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越是想赢的时候越赢不到。还是年底看看公司能发多少红包吧。

常晓蓉的生活也变成了病态的循环,每星期不回去吧,担心。回去了又是和贵喜吵一架再气呼呼的跑回来。贵喜更绝,每个星期一和星期五用调休,再加上本来的双休,一星期只上三天班了。手里的那点调休用到过年正正好。现在两口子就星期二三四待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