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5章 作死的节奏(上)

第六十五章作死的节奏上

镇上的另外一个打码仔“黄毛”。带着老白来到一间办公室,进门就点头打招呼:“勇哥!白老板来了。”

屋里的沙发上坐着的是本地的黑老大陈培勇,上次老白的高利贷就是向他借的。

“老白,你可想好了?咱都是镇上的人,我是劝你不要再借了。回去和老婆好好说说,把欠款还了,什么事都没了!哪怕拖几天我也不再算你利息。”陈培勇还挺尊重老白这个读书人,到底也是镇上有头有脸的人,到时候向这种人去收钱,还真挺难看。

“这是房产证!押在你这,再借二十万。重新写一张五十万的借条。上次三十万的利息从二十万里扣。”老白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

“唉!好吧,房产证你拿回去,都是镇上的老人了,我还怕你跑了?”

老白也不啰嗦,立据,画押,拿钱,走人……

陈培勇看着老白离去的背影,很有些熟悉的感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周五晚上去纪家饭店的停车场,把胖子的车开了回来。胖子下午就走了,车留给章文,反正两人一人一把钥匙。

这个周末,在章文的游说下,常晓蓉决定不回老家和贵喜怄气了。

这消息是大大的利好哦。这得好好安排安排,本来想开车去近一点的地方玩玩,常晓蓉不要,说是怕花钱。那就开两天房吧!真是勤俭,章文挺感动,掰着手指头算着:一夜三次郎,两夜六次,再加一个白天两次,外带一次晨练的话,差不多两位数了……咝!不知道扛得住不?这玩意省钱不省力啊!以前是担心毁了下半生,现在是担心毁了下半身,做人难啊!做个男人更难!做个饮食不规律的男人更更难。随时准备饱餐一顿,然后饿他十天半个月的。

周末

纪清正在仔细审阅装潢公司送来的方案及效果图,基本上达到了她的要求,估计装修费用要三十万,好多东西都是定做的。个别地方稍做修改,就定下来了。下周开始动工。纪红那套没什么特殊的要求,也一起敲定了。

朱志元这帮小老板,这回玩的小心翼翼,上次的经历还是心有余悸,赢个三五千就撤退,气的胖子跳着脚的骂,赚的那点洗吗的钱,还不够付这帮孙子的住宿费呢,带去的另外两个赌客,倒是很有魄力,无奈运气差了些,没几个来回就输光了。胖子到了晚上十点就处于失业状态了,最后自己也拿了两三万筹码,找朱志元他们去小场子玩了,还美其名曰的称:咱自己帮自己洗码。

几个人在赌场里转来转去,这张台子玩两把,那张台子玩两把,每人倒也赢了万把块钱。反正哪张台子人多,路子好,哥几个就凑过去,转到楼下大厅里被一阵欢呼声吸引过去,意外的看到了老白,几个人面面相觑,这太不可思议了。

由于上次的赌球赖账事件,朱志元等人没有和老白打招呼,只是远远的看着。老白台面上的筹码足有三十万,在这张500起底的百家乐桌上绝对是霸主。每把都由他来博牌,旁边的人大都跟着他下注,他押庄,别人都跟着押庄,个别几个脑后有反骨的人,尝试着和他反打,都被老白绞杀了。

此时的老白,意气风发,红光满面。每把牌一到手,再看老白,哈腰探头,下巴柱在台面上,两眼平视,双手慢慢一点一点剥牌,需要小一点,就嘴里吹气,旁边的赌客立马“吹!吹!”的助威。需要大一点,老白用肘子捶两下台面,周围一帮赌客立刻明白了:“顶!顶!顶!”。吹,顶,此起彼伏,气氛热烈。最后,老白再做个极其拉风的动作:“收钱!”。立即赢得一片热烈地鼓掌声……

朱志元这帮人大眼瞪小眼,都傻眼了。这位是老白吗?那个书生意气的白老师吗?这也太他玛的专业了。

这时看到黄毛远远的走过来,朱志元叫住他:“小子,过来”

“叔!你们几位也在这啊?”黄毛看到朱志元他们几个挺客气,人家再怎么说也是老板。镇上数得着的人物。

“老白什么时候来的?赢多少了?”倒是胖子先发问。

“胖叔!老白是今天上午到的,赢了快20万了吧!”论资历,胖子绝对是他的前辈。

“草,都赢20万了,还不收手?你这打码仔怎么当的。”胖子一副教训的口吻。

“他说要赢到50万,你不知道,他借了勇哥50万呢!”黄毛悄悄对胖子说。

看着老白那又传来鼓掌声,黄毛他个招呼急忙赶过去换码了。

看了老白如此拉风的表现,几个人都觉得自己赢的那点钱,就根本不叫赢,胖子更郁闷,这回来洗码钱也没怎么赚到,看着黄毛来回跑着换码,忙的不亦乐乎,心里真憋屈。不高兴再看了:“走,走,桑拿去!我请客!”

……

章文下了班,开车带着常晓蓉找了家高档餐厅,今天章文还特意穿了件新买的浅灰色的羊绒衫,外披了件风衣,还别说这厮收拾收拾还是很有样子的。常晓蓉一件短风衣,牛仔裤,还难得的化了点妆。

要了瓶金色年华,点了几个菜,一对大闸蟹,一结账六百多块,常晓蓉心疼的用手掐章文。现在总算知道了这家伙为什么总没钱。

又一次来到“越狱”。

今天一点也不着急,常晓蓉还买了水果,正在削皮。

章文则用常晓蓉的笔记本上网看看今天的球赛,他自己的笔记本还在纪清那没拿回来呢。

吃完水果洗过澡,两人靠在**,章文在输入些数据,看看计算结果。12点的意甲比赛,章文想选几场。

手机响,都这么晚了,肯定是那死胖子。

“死胖子,几点了。你还让不让我睡觉了?”章文没好气的叱道。

“你猜我看到谁了?”胖子毫不介意打搅了章文。

“谁?反正不是我,等等!不会是老白吧?”章文有些警醒。

“靠!这也猜得到啊?”胖子惊呼。

“嗤!最近咱们这个圈子里就他输钱,那不一猜就中?”章文不以为然的道。

“这回老白估计要翻身了,手里筹码都快50万了,带了20万去的。”

“那还不走?想赢多少啊?”章文也没想到老白如此生猛。

“我提醒黄毛了,黄毛说老白根本不听,我估计除非你来才能镇得住他。”胖子说。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去了,他就不赌了?”章文没明白这死胖子的意思。

“是呀,你这丧门星一到场,每把都克死他,他还赌个屁呀!”胖子坏笑道,周围还能听到朱志元一帮人的笑音。

“滚!你个混账东西,你还想不想回来了。”章文大怒,随即挂了电话。

转头看到常晓蓉捂嘴笑个不停,怒道:“我有那么霉吗?”

常晓蓉点头

“靠!那今晚来点奖罚,赢一场+1,输一场-1,一轮打5场。最后加起来是正的,是几咱就操练几回。一晚上意甲,德甲,西甲能打三轮呢。”霸气十足。

“那要是加起来是负数呢?”常晓蓉抿着嘴笑道。

……这败家娘们。

“禁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