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6章 作死的节奏(下)

第六十六章作死的节奏下

胖子带着朱志元他们,洗过桑拿,一结账每人递过来的单子都是一千两千的,朱志元更夸张,三千多。胖子冲他直翻白眼:你他玛的还找了个洋妞!

又去吃了一顿。一晚上胖子开销掉小两万。心里直哆嗦。

晚上也睡不着,一帮人又回到胖子打码的贵宾厅。远远的看到老白坐在那,几个人怕老白看到了尴尬,没想到老白根本没搭理他们。老白还是吉星高照,台面上的筹码已经有六十多万了。

“黄毛,这老白赢多少了?还不停手。”胖子悄悄地问。

“打到50万的时候,说到55万收手。到了55万说赢到60万收手。现在我已经不说了,要不他以为我怕他赢钱。现在他在冲65万,马上就到了。估计今晚是不太可能输了。”黄毛也低声说。

……

“文哥!老白赢到65万了。看这样是要冲100万啊!打到哪赢到哪啊!”胖子电话里不无羡慕地说。

“还不停手?太贪了吧?”章文也吓了一跳。

“那家伙现在真旺,怎么打怎么有。哪肯停啊!”

“哦!知道了,先挂了,我这正忙呢!”章文挂了电话。

“大半夜的这家伙忙什么呢?”胖子有点奇怪。

对老白的运气章文一点都不羡慕,这轮意甲章文映出了4场,走水一场。现在正意气风发呢。刚和常晓蓉操练了一回,章大官人正得意呢。

常晓蓉竖起三根手指:“还有3次哦!”

“靠!谁怕谁。等我把德甲的5场比赛下注下好。”章文现在比老白差不了多少,战意高昂。

“嘻嘻!要是再赢个4,5场,你可赚大了!”常晓蓉笑的有些幸灾乐祸。

“那当然,再赢个5场今晚上就有可能突破五千了。”章文兴奋地说道,随即想到另一个问题……喃喃道:“那这体力活也倍增啊!不会吧,从来也没有打的这么准的,还连着两回。”

……

再说澳门这里,老白还是手热得发烫,所有人都跟着他下注,虽然他下注只有2万,3万的,旁边的人也不计较,都让他博牌。能赢钱谁博牌不一样?这时走过来一个矮胖子,那比金胖子粗了一圈都不止,脖子上一根金链条比手指都粗,旁边跟着一个打码仔,不过是个女人,穿着异常性感,这肥佬的手不时地在这女人身上摸一把。肥佬坐在老白对面。根本不管老白旺不旺,上来就是30万押庄,老白也押的是庄,但是轮不到博牌了。果然还是赢,老白虽然赢了但是心里极不爽。

又一把牌,肥佬押闲,老白押庄,总算老白有可以博牌了,果然是老白赢。

肥佬皱了皱眉,还押闲。老白还押庄,再赢!

肥佬把剩下的20万全部推上去,押闲。老白还押庄。还是老白赢!

肥佬有些不高兴了,使劲的拍了一下打码女的屁股,闷声道:“去给我拿点筹码来!”

好家伙!这一点就是二百万。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肥佬总是和老白反着押。但还是输多赢少,老白不禁得意洋洋。台面上的筹码已经72万了。

这时那肥佬使出了比较阴损的招数:他押庄的时候,压30万,再在闲上押5万。牌发下来,老白还想博牌:“怎么不给我看牌?”

荷官指了指闲上的5万筹码,示意那里比你押的多。赌场的规矩谁下注多谁有博牌权,肥佬在自己的反门也押5万,意思就是不给你博牌,这两张牌是由荷官直接翻开的。对面的肥佬看白痴一样看了看老白。黄毛也赶紧和老白解释。

结果这把老白真就输了,然后这肥佬一直采取这种打法,老白押5万,他就压十万,就是比你有钱。老白气的脸色铁青,转眼输掉了15万。

又连输三把,那肥佬倒是已经把前面输掉的赢回来了,老白只剩下47万了。

这时,那肥佬也不反押了,给老白博牌了,老白迫不及待的下注博牌……

胖子和朱志元一帮人一个也没走,这场面惊心动魄啊!但是都有预感,老白怕是不妙啊。旁边的人也不敢跟着他下注了。

更绝的是那肥佬赢了没几万块钱,人家不玩了,搂着那打码女走了。这才是老玩家,张弛有度,见好就收。

老白气得要吐血。

……

“文哥!老白开始输了。只剩四十多万了。”胖子又打来电话。

“输了?输了好啊,真他玛的幸福!”章文断断续续的说。

“你没发烧吧!说什么胡话呢?”胖子听得糊涂了,这不像平时的章文啊。

“没发烧!哥是真盼着输两场呢。兄弟,你是不知道啊,这饿的时候难受,吃撑了更难受,最要命的是还要持续不断的吃……”

“发什么毛病!大半夜的谁叫你吃那么多了!”胖子愤愤的挂断了电话。

章文懒懒的靠着床,看着电脑里的比分直播,德甲5场比赛,赢出来4场,还有一场赢一半,被常晓蓉四舍五入算成了5场全赢,4+5=9啊!累死累活的才完成了3次。

“还有6次。”常晓蓉心满意足的做了个手势:“大叔,努力哦!对了,接下来西甲要开始了,继续下5场。”

“晓蓉妹妹,咱这奖罚活动取消吧。怎么算都是我吃亏----输球吧钱没了,赢球吧命没了。要不我补偿给你现金,一次5百,还有6次就是3千。都相当你赚一次外快的了,怎么样?”章文感觉今天太邪门了,胜率太高了,也太恐怖了。

“哼!本人不收现金,只收现货。你别想耍赖啊!快点,西甲要开始了。”常晓蓉拒绝道。

“你不是一直反对我赌球吗?我深刻的认识到了,你说得对……”

“我改主意了,我感到赌球比放贷安全多了,而且不花钱就雇了个长工。”常晓蓉美滋滋的说道。

“长工?还是个好把式。自作孽啊!那,东家!少打两场吧!就打3场。别的我看不中。”章文感觉翻身农奴翻了个身还是农奴。

“好吧!就3场。再加个4串1。”常晓蓉考虑了下大度的说。

“哎!这还差不多!……什么什么?……4串1?”章文顿时一激灵,惊恐道:“那要赢出来还不得四连发,我立马就得变成木乃伊。要死啊?不行!”章文怒极。

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啊!这娘们,太恐怖了,太恶毒了……

常晓蓉咯咯笑的从床中间滚到了床边,好久才忍住笑说:“你不是说4串1很难赢出来的吗?那不是一下就可以减掉4次.你的负担就轻多了。”

章文也在想,不会那么巧吧,连4串1都能出来,那今晚也太邪门了!更邪门的是,什么时候赌个球盼着输啊!

……

老白是被赌场保安抬出来的,当老白把最后7万全部推上去的时候,连胖子在旁边看的都有些发抖。

闲家八点,老白满头大汗的博出了牌,刚想松口气,对面荷官随手翻出了一个a,一个8。

“九点,庄赢。”荷官的声音还是波澜不惊。

“啊哦!”老白发出了极怪异的声音。随后就倒在了台面上……

……

与此同时,在某连锁酒店的房间内也发出了悲惨的声音----

“天呐!这他玛是谁发明的4串1,缺了大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