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7章 两个文件夹

第六十七章两个文件夹

过了两天欲仙欲死的生活,终于正常上班了。

这几天上班很是受罪哦,挤公交车,那些大妈大婶的一使劲,屁股一撅,准保是章文第一个被挤下去。上个楼梯,走两层得撑着扶手喘一会。坐着腰膝酸软,走着云中漫步……

所以章文现在告诫自己:珍爱生命,远离赌球,更要远离4串1。

常晓蓉现在看到章文就想笑:这长工还有一半的租子没交呢!这东家当的真叫惬意!

整整三天才算恢复过来,精神头刚提起来,胖子的电话来了

“哥!兄弟这回到澳门去可亏大了!你得帮我把损失抓回来!”胖子一开口就诉苦。

“嗤!关我鸟事,你自己管好下面的二两肉不就没事了?对了,老白怎么样了?”章文不屑的说道。

“死不了,和我们一班飞机回来的,这两天也没听到什么动静。估计还瞒着吴玫呢!”胖子有些幸灾乐祸地说。

“唉!都提醒他了,还是不撞南墙不回头!非要把这sb坐实了。”章文叹口气。

“管他呢!先说我的事,怎么样啊?今晚帮我看看,有几个串,能不能黑下来。”胖子还是惦记着怎么抓点损失回来。

“还有人打串啊?这玩意也就一阵风啊?”

“嘿嘿!是刘老板,这几天老刘打的真准,赢了快30万了,我忽悠他打个串,这不,1万块今晚打个4串1。一万块啊!晚上等他单子来了你帮我看看。”胖子压低了声音。

“靠!怎么又是4串1?……行了行了,晚上我看看。”章文心有余悸的看了看常晓蓉,后者捂着嘴偷笑,章文怒目而视。这两天听到4串1有些过敏……

不知是不是沾了常晓蓉的旺夫相,章文这几天赌球下注的胜率接近70%了,算算从上周末越狱开始,到现在差不多赢利1万了,光那个要命的4串1就赢利3千多,虽然身体受了些摧残……

连带着胖子也沾了些光,把澳门的损失差不多补回来了。

看着面色红润,越发有女人味的常晓蓉,章文心里很纠结:这个周末要不要去看风景呢?

同时常晓蓉也很纠结,这星期要不要回老家呢,到底心里还是很记挂家里的那些事……

周五,胖子来了电话

“文哥!明天来镇上吧,朱老大他们又开辟了个根据地,晚上一块吃饭,而且还有事商量,我来接你吧!”胖子现在对这位财神爷伺候的很周到。

章文和常晓蓉都释然了,都有了理由不去……

“行!你过来的时候,把我的笔记本带过来,上次落在纪清房间里了。”章文干脆地答应下来。

……

周六,胖子来接章文。

临走,章文看看没人,使劲抱了抱常晓蓉贱笑道:“东家!我先走了,下星期俺继续打工。”

“嗯!手机开着。”常晓蓉没拒绝,相反心里很有些失落感。

坐上车,胖子递过来一个笔记本。

“我让你把我的带过来。你给我这个干什么?”章文很不满的问。

“哦!纪清说你那台坏了,让你先用她的。这台比你那台快多了。”胖子解释道。

“什么?”章文看着胖子眼珠乱转。

原来那台笔记本里可是藏着两个文件夹,里面装着这些年来章文辛辛苦苦下载的猛片哦!三百多呢。每一部都是超过2的无码高清片,都存在了那个文件夹里,为了掩人耳目,特意给那文件夹起了个名----黄品源。另一个就更是超清精品了,起了个更深奥的名----活塞原理。

章文不禁有些担心了,这纪清平时特喜欢唱歌(据说口吃的人都喜欢唱歌),会不会打开“黄品源”那个文件夹啊?“活塞原理”倒还不担心,女人对这些机械原理不太会注意。其实看到也就看到了,反正脸红的肯定不是章文!

但如果真坏了拿去修,那不穿帮了?修电脑的都明白啊!更为担心的是别来个硬盘格式化啊!那可是几年的心血啊!收藏的精品,千金不换哦!狼友的精神食粮哦……

“你想什么呢?怎么脑门都冒汗了?”胖子问道。

“你懂什么?先去纪家,把我的那台拿回来,坏了我也自己修!”章文催促道。

“去什么呀?纪红也在呢。你不是没事找事吗?”胖子直接开车上路了。

“那……”

……

一路开到离镇不远的一家土菜馆,走进去第一感觉太一般了,装修也很旧了,真不知道朱老大怎么会来这吃饭,看见朱志元一帮人已经落座,喝着茶在等章文和胖子。

等章文坐下来,开始上菜了,总算知道了这帮货来这吃的原因了,原来这家店最出名的就是白切大肠,经过几年的经营,成了这家店的招牌菜了。

这帮货都喜欢吃这的白切大肠,还有溜肥肠,猪肚,心,肝,肺……特别是朱志元和胖子,用这俩吃货的话说,这是活肉,有劲,好吃。章文对这种猪内脏之类的菜不太感兴趣,吃不多,现在满桌子的内脏“活肉”,真是受不了!本来就心烦笔记本里的精品收藏能不能找回来,那才是真正的“活肉”呢!

“老板!过来,去弄几个正常点的菜,炒个肉丝,肉片,再来俩素菜,你看看,这都成五脏大阵了,还怎么吃啊?”章文皱着眉把老板叫了过来。

“哎!哎!好唻,我马上帮你烧。”老板长得又瘦又小,脾气倒是超好。

“说吧!今天有什么事?”章文问朱志元这帮货。看着这帮货吃的那欢畅,不禁恶寒:这得多高的胆固醇哦!

“老白,昨天挨着个的打电话给我们,除了你和胖子,管我们每人借10万,50万。你说说,这事怎么办?”朱志元一面吃这一面说。

“拉倒吧!你们这些都修炼成精了,会看不透?老白有还钱的能力吗?说穿了,百无一用是书生就是说他呢,借钱的意思就是不想让吴玫知道,自己再偷偷的还上,问题是他根本无一技之长,拿什么还。要不你们每人送给他10万倒是可以帮他渡过难关。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吴玫知道,否则事越弄越大。

帮他算算,他已经至少90万出去了,等于家产缩水小一半了。而且更糟的是,他现在已经入魔了,再让他折腾下去,连饭店业也得关门。还是说说吧,你们到底怎么想的?”章文才不信这帮人精是等着他来帮着出主意。

“要不,你给吴玫打个电话,我们想来想去你打电话最合适!”朱志元小心翼翼的问。

“我就知道你们没安好心,我打了他一巴掌,再跑到他老婆那却揭发他,你们觉得这么做精神正常吗?再说他开口向你们这几位老板借钱,又没向我借。算了,我说还是直接打给老白,明确告诉他,要借钱要他和老婆一起来,把事情说开了才行。直接借给他等于鼓励他再去赌。”章文觉得这是当前最好的处理方法。

“那真要是他们夫妻两口子一起来,那不真的变成要借钱给他了?”老顾最先反应过来。

“要是真的说开了,老白的性格,也不一定要向你们借钱了,借50万欠了五个人情,还不如拿房产抵押贷款呢,还能多贷点。再说了,10万块挽救了一个家庭,功德无量哦!”章文鄙视的看着老顾。

……

朱志元犹豫了半天,还是给老白打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