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70章 特别的礼盒

第七十章特别的礼盒

元旦放假第二天,1月2日。

正纪食府,今天全是九哥办的酒席,随着大陆的开放,现在澳门赌场里的赢利大部分都来自内地的富豪,九哥手下的几个贵宾厅,今年的赢利相当可观。

经过几年的经营,九哥在内地也有了相当广的关系网,所以也入乡随俗,办了二十几桌年夜饭,当然主要是手下的徒弟在主持,他也就是露个脸,打个招呼。

胖子为了参加今天的宴请,连澳门打码都推掉了。

九哥单独去看望了纪老爷子,以及纪刚夫妇,在公开场合九哥没有表现出和纪家的特殊关系,以免留下不必要的隐患。

纪红今天没来,最近纪红的麻烦事不少,以至于心情不佳。

酒宴气氛很热烈,最后所有到场的嘉宾都受到了一份极其精美的礼盒,这礼品太特殊了,打开礼盒里面是2880元的崭新的筹码,从1千到10元,各式各样的筹码,立意新颖,点明主题。就是让你去赌。虽然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赌场的常客,手里经常进出成百上千万。但拿到这份礼品还是爱不释手。不有回想起在澳门的辉煌时光,却都忽略了输的只剩机票的惨状。

胖子也正流着口水,拿着筹码在把玩,一样的东西经过包装,就成工艺品了,而且货真价实。九哥对在座的诸位的表情很是满意,随后点了点胖子,见九哥招呼,连忙跑过来。

“走,带我到纪清那去。”九哥简单道。

来到厨房,远远就看到纪清正忙着弄宴会的最后一道甜品……

“纪清妹妹,九哥来了!”胖子老远就喊。

纪清洗了洗手,走了过来,勉强挤出了点笑容:“九哥!你…你怎么到这来了?”

“哼!我来了这么长时间,你也不来看我,我只好自己找来了。”九哥很不满的说道。

“哪有!…我…我想等会就去的。”纪清挽住九哥的胳膊,跟九哥还是很亲近的。

九哥看着纪清满脸细细的汗珠,脸色发白,头发也有些散乱,整个人显得很消沉,不禁心里痛惜,以往纪清看到九哥总是开开心心,拉着九哥问东问西,比亲哥还要亲,九哥对纪清也有种亦父亦兄的感觉。

“你的事我知道了,唉!别的事我都能摆平,就这种家务事,感情事,我还真就没什么办法。”九哥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没事的!”纪清低头轻轻地说。

“还说没事!你看看你,精神这么差。嗯!要不这样,这张你拿去。”九哥拿出一张白金卡。

纪清退后了半步,双手背后,摇了摇头:“我不要,我不缺钱。”

“不是给你的,拿去给那臭小子去把他那点破事了结了。”

纪清还是摇摇头,怯生生的轻声道:“文哥不会要的……”

“要不你给他拿去?一千万额度,随便哪个赌场都能用。”九哥转头对胖子说。

“九哥!你要是看我不顺眼,就在这宰了我吧。别让我到文哥那送死啊!”胖子咽了口口水,随即把头摇得像拨楞鼓似得。

“算了算了,这个给你!”九哥感觉很失败,不耐的道。顺手把礼盒送个了纪清。

“啊!好漂亮。”纪清打开看到五颜六色的筹码,散发着妖艳的光芒。

“这份你给章文带去!”九哥又拿了一盒给胖子。

“他也有啊!”胖子惊讶道。

“哼!他面子大。不来我这里,我还得送份礼给他!好了,我走了,我和纪刚说过了,明天你不许再待在厨房里,出去玩玩,让胖子开车带你去。”

九哥一面往外走一面叮嘱纪清,把胖子也安排了进去。

……

第二天,早早的纪清做完瑜伽,收拾整齐,等着胖子来接她,无聊之下,打开了章文的电脑……

十点半,胖子来了,在纪清门口等了好一会,才见纪清有些紧张的走出来,隐隐的还有些气喘心跳的样子。

“怎么了?你房间里有这么热吗?”胖子有些纳闷。

“我…我…刚做完瑜伽!走吧…”纪清略显慌张的走出饭店。坐上车,还能明显感到心跳得厉害:“这个该死的坏蛋!还弄个文件夹‘黄品源’。怪不得急着要把笔记本拿回去!”

纪清一路上被那个“黄品源”搞得思维混乱,实在是冲击力太过强大了,太直接了,太……还是高清的!囧……

胖子把纪清带到敦煌楼,去吃拉面和酿皮,纪清心不在焉的吃着,不时发呆。胖子倒是一点不含糊,一个人三碗面,吃的热火朝天。

“要不到商场里转转,说不定有什么看的中的?”胖子陪着纪清有些无聊。

“嗯!也行,转一圈就回去吧。”纪清漫无目的的走着。

快带商场门口了,忽然,纪清站住了,定定的看着商场门口的不远处。

章文,还有欣儿,两人不知道在搞什么,对这商场门口的几台投币抓斗柜不停地数着,章文还拿着手机算着,欣儿则捧着一大包爆米花围着章文转来转去。

胖子刚要扯开嗓子打招呼,被纪清拦住了,想看看这父女两在干啥。过了5分钟,俩人嘻嘻哈哈的跑到投币机前,开始投币……

欣儿才投了2个硬币,就抓到一个绒布斑点狗,纪清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再看欣儿又连投了3个硬币,又抓出来一个小猪,章文在旁边欢天喜地的帮着女拿着战利品。

胖子和纪清都看傻了,两人对望了一眼,胖子摇摇头:“看不懂,这小子就会玩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那投币机器我女儿上次投了几十块才抓出一个癞蛤蟆。”

再看章文和欣儿捧着3个绒毛玩具有躲到一旁开始计数。欣儿还不是的朝章文嘴里塞爆米花,边吃边等边说变笑,等到了一定的时间,两人再次去投币……

如是三次,每次都不落空,特别最后一次,章文亲自操纵,硬是抓到里面最大的一个布袋熊,欣儿在傍边又蹦又跳,手舞足蹈,周围已经围了好些人,甚至有人开始出钱买欣儿手里的玩具。抓到了最大的布袋熊,章文也见好就收了,带着欣儿朝外走。

纪清看着父女俩离去,越走越远,感觉好像希望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油然而生莫名的失落感,定定的望着章文远去的方向,喃喃道:“我要那个布袋熊!”

胖子把纪清拉倒边上:“你在这等我!”

然后朝章文离去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