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71章 假把式和傻把式(上)

第七十一章假把式和傻把式上

章文和欣儿回到家,欣儿规划者这些布玩具明天送给哪几个好朋友。这点欣儿倒是很像章文,从来不小气,只享受抓取这些玩具的过程,到手了就不当回事了。当然这种性格的缺点也显而易见,就是花钱大手大脚,毫无计划性。

“爸,你说胖叔今天是怎么回事?抓了布袋熊就跑,本来我还想再给他一个小狗呢。”欣儿随口问道。

“不知道,也许他怕你不肯给吧?”章文也很诧异胖子今天的超强的表现,那抱着一个熊跑的叫个快,这要是到美国去打橄榄球,绝对能当个跑锋。

而且今天抓玩具的时候总觉得有人盯着自己,难道是这欢猪?也不对啊,如果是胖子看到章文父女,早就咧着大嘴过来凑热闹了。

“好了好了,明天开始上学了,还有俩星期就期末考了吧?”章文懒得去想胖子的事。

“嗯!爸,你答应过我的,考到前十名就带我去看小旺财的。你可要说话算话哦。”欣儿缠着章文不放。

“噢!是吗?我答应过的?”章文装糊涂,心里发虚。

“你别想耍赖,我们拉过勾的。”欣儿感觉情况不对。

“嘿嘿!现在我去那家不太方便,那家人家有只疯狗专门盯着我咬,要不,算了?”章文商量着道。

“那不行,它咬你又不咬我,我不管,反正我要去。你上次头上也是被狗咬的吧?”欣儿凑到章文耳边悄悄说。

“少胡说八道,这样到时候让胖子带你去,总行了吧……”

这孩子,哪壶不开提哪壶,有这心思用在学习上多好!章文很不爽的想着:这顿胖揍挨得,损失个笔记本不说,连带女儿去探望小狗的权力也没了,更何况自己什么都没做?当然梦里的不算……

……

纪清回到自己的房间,感觉空荡荡的,百无聊赖,抱着布袋熊想着下午的事情,回想着欣儿跟在章文后面兴高采烈的开心样,不由心生羡慕,这家伙到哪都能弄出点花样来,纪清微微地笑了起来,转头看到早上没来得及关的笔记本,不禁脸又红了,翻开笔记本,也没见有反应,估计没电了。

“打死你,打死你!你这坏蛋!”纪清拿着布袋熊一下一下砸在笔记本上,无意中砸在了空格键上,笔记本居然渐渐显示了,而且是继续播放,还发出了“嗯,啊!”的靡靡之音,在安静地房间里显得特别响亮……

纪清大惊失色,又一次手忙脚乱,浑身冒汗,才算把这该死的电脑关掉。心里又气又怒,这坏家伙真是阴魂不散,人都不在这里,还弄得自己狼狈不堪,而且还是两次,真想把这笔记本给砸了……

由于元旦休息了三天,所以这周只上了三天班又是星期六了。

今天是吴玫请朱志元这一帮人,也算是吃年夜饭吧,章文心里盘算着是不是先乘一段公交,再打车过去,最近老是打车,交通卡都冲了一千多了,没个车真是不方便,而且最近胖子又是吃请,还要请别人吃,车用的频繁,章文也不好意思开口借了。

正想着胖子,电话就来了。

“兄弟,我来接你,一块到老白那去。”

“你不是不去吗?怎么又改主意了?”章文很有些惊喜,不用打车了。

“靠!老白都跑到澳门去了,我还担心什么?快点,我马上就到。”胖子风风火火的挂了电话。

到澳门去了?不是说他的通行证被吴玫没收了吗?再说这老白哪来的钱,上次在老顾那里吃饭,章文和陈培勇,黄毛都打过招呼了,老白再要借钱,或者再要去澳门,让他们回绝掉的。这是什么情况,章文有些糊涂了。

“东家,我先走了,你安排一下,剩下的租子什么时候交!我这长工都快失业了。”章文和常晓蓉打个招呼。

“不行,最近贵喜同意把集资的钱拿出来一部分,我得盯着,年底了提钱的人挺多的。”常晓蓉有些无奈地说。

“再过一星期,公司就放假了,那不得安排到十五(正月十五)以后了。告诉你哦,年后减租减息!”章文有些不满的道。

“不行,谁同意给你减租减息。想得美!”常晓蓉一面说一面站起身帮章文把衣领整理好。

……

坐上车,和胖子两人开到了老白的饭店。楼下的几桌都满了,估计是哪个小公司在吃年夜饭,楼上的两个包房都空着,进去就看到朱志元一帮人都到了,吴玫也坐在旁边正哭呢。气氛比较沉闷。

过了好一会,章文才弄清楚事情的大概。

原来老白自从办好贷款,还掉债以后,是把通行证交给了吴玫,此后表现中规中矩,每天在饭店帮忙,就是没以前那么爱说话了,吴玫也没在意,任谁输了这么多钱都会消沉一阵的。通行证是锁在了床头柜的抽屉里,估计老白是半夜趁吴玫熟睡的时候,偷偷拿走了。

随着连续半个月的经营,再加上正好是吃年夜发的时段,回笼了不少资金,手里也有二十多万了。老白着手开始计算员工的工资,奖金等。操持饭店不行,做个账房先生还是可以胜任的。吴玫还挺高兴,这也算能帮到自己一些。老白提出先拿20万给年前要回家的员工打到卡上。吴玫同意。交给了老白20万。

今天下午就找不到老白了,只留了张字条,说是回老家一趟,手机也打不通了。吴玫马上回家找那张通行证,已经不见了,不用问了,谁都想的出,这是去澳门了。通过勇哥也查清楚了,老白是和镇上的一个做房屋出租的小老板换的钱,20万人民币还20万港币。光这换一换,就赚万把块钱,这小老板当然愿意换给他了,接下来就简单了,老白自己买机票,20万港币才2沓,随身就能带。

但吴玫这里就受不了了,万一输了,员工的工资怎么付,接下来的饭店怎么再撑下去,这些还是小事,重要的是吴玫彻底的失望了,甚至绝望了。

一帮人都面面相觑,不是该说什么好,长时间的沉默,只剩下吴玫在一旁抽泣。章文耐不住这份沉闷:“行了行了,先吃饭,不就20万嘛?就难到了这一屋子八个老板?”不知什么时候这厮把自己也算成老板了。吴玫抬起红肿的眼睛,点点头,吩咐下面的领班上菜。

章文走过去拍拍吴玫的肩,安慰道:“玫姐,放心,有兄弟在,保证帮你解决好。”

“嗯!弟弟,你一定要帮姐姐啊!”吴玫哭的更伤心了。

这哪还有女强人的样子,就是个弱女子嘛。

……

席间,朱志元这帮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些不着边的话,还是章文首先打破僵局:

“我说一说啊,今天这事我是要出手了,我的意思是大家凑一下,先把眼前的事摆平喽。我这有5万,你们看看方便出多少?”章文说着把自己的卡拿了出来。然后看着朱志元,胖子,老顾,……

朱志元明显松了口气,他一直不肯开口,就怕这帮孙子不同意,那就变成他一个人出这笔钱了,当老大难啊。其他人也都是在等别人先开口。

老余最快跟进:“我也出5万。”

老余的反应着实让章文感到有些意外,这孙子怎么忽然大方起来了。

“5万!”老顾很不满的斜了老余一眼。他才是这个小集团的老二。

朱志元也是5万,胖子因为要买房了,身边只有3万,老邱,老汤也是每人3万。

“行了,这不解决了!”章文顺手把自己的卡塞回兜里。

这动作太自然了,以至于一帮人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等等,你什么意思?你把卡拿回去干嘛?”朱志元瞪着眼问。

“嗯?有什么问题吗?”章文也很吃惊的样子:“老大,我是穷人,只能做做抛砖引玉的杂活,现在都引出了二十多万了,那当然该把我的砖头收回来了。”

“噢!弄了半天,你叫得最响,到最后一分钱不出,你倒是会做生意,真不知道你的公司是怎么倒闭的。”老顾极不满的叫道。

“喂!我出的主意,好不好?刚开始让你们说话都不响,那只好我来发声音出主意了,嘿嘿!光说不练假把式,光练不说傻把式。给你们说话的机会都不说,那只能我来当这假把式,你们当那傻把式喽!”章文理直气壮。

胖子哈哈大笑个不停,吴玫也忍不住破涕而笑……

“死胖子,你不也是个傻把式,笑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