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72章 假把式和傻把式(下)

第七十二章假把式和傻把式下

顺利解决了吴玫的麻烦,朱志元一帮人也算是放下了块心病,前一阵总是回避吴玫,多少有些歉疚。

章文更是得意,不战而屈人之兵,咱不花钱而成功的促使在座的老板慷慨解囊。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脑袋决定口袋吧,这不,口袋里一下省了好几万。

“老大,为了庆祝一下我们这个团体的凝聚力,更为了显示我们更强大的战斗力,来场麻将吧!”章文极难得的挑起了战事,而且还摆出一副牛掰的骚包样。平时都是避之不及的。

“来吧!谁怕谁?”朱志元有种想暴揍这假把式的感觉,而且有这种想法的不止他一个。

所以说人不能太得意,太嚣张,要装b,就会遭雷劈。

一场麻将,仅仅两个多小时,章文就立正了。最后一次掏出皮夹子,里面只剩下四张十元的钞票了,朱志元伸手等着:“来,还差六十。”

章文哆哆嗦嗦的把这四十元放在把等着的手掌上。

“嗤!还差二十?呦!见底了?”朱志元二话不说收拾收拾走人。临走,拍拍章文的肩:“还有二十,有空给我送来!”

“这回抛出去这么多砖,咋一块玉也没引出来?哈哈……”老余也跟着拍拍章文。

“动真格的,假把式还是干不过我们这些傻把式吧?呵呵!”老汤的声音。

“兄弟,节哀吧,保重啊!我还真不想做你的生意”老顾说得更损。

“哥们,明白了吧,一个假把式到底干不过六个傻把式!哈哈哈哈”胖子憋不住得乐。

章文急道:“胖子,你不送我回去了?”

“今天我和老大是一道的,都是傻把式,反正你兜里还有块板砖呢……哈哈!”胖子连蹦带跳的窜向朱志元一帮人,手还不停地挥着:“o,o,soo……”

这欢猪还蹦出英文来了???

……

看着章文郁闷的样子,吴玫也忍不住的笑。

“笑什么笑?弟弟我受伤了,还有没有同情心啊?”章文撅着嘴嚷嚷道。

“谁让你挑起麻将的,这回好,三千多连个泡都不冒。身边没钱了吧,我给你拿点。”吴玫怜惜的点了点章文。

“不用,我兜里不是还有块板砖呢吗?我走了,来,抱抱,求安慰!”章文站起来,准备走了。

“……”吴玫一呆,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

章文大大的抱了抱吴玫,然后放开手:“真大!”

吴玫恼怒的使劲踩了他一脚,然后就看到章文一瘸一拐,连吼带叫的跑了……

吴玫哑然失笑,看看人都走光了,心里又布起了阴云:接下来的事还很多,老白的事真让她失望,如果没有老白的这些事,本来的日子都像今天一样多好,唉!这样的日子恐怕再也回不来了……

与此同时,在澳门的赌场里,老白也结束了今天的战斗,盈利了三万多,准备收工了,老白也知道手里这些钱的重要性,下去了极为稳妥的打法,赢点就跑,输了马上换台子,感觉累了马上收工。

这样的打法好像有点用,就是盈利太慢了,以至于老白在澳门一连呆了五天。最后一天,老白手里已经有了44万多筹码,老白打算赢到45万就回家了。

可这最后一万怎么也赢不到,老白都换了十几张台子了,还是差五千,老白有些警觉,决定再打最后一把,押5千闲,老白小心翼翼,剥开一张牌,红心10.再博第二张牌,侧面也是四花,不是9就是10.老白嘴里不停的吼着:“吹,吹……”却发现旁边没有响应者,抬头看了看,原来其他人都押庄,都在帮他喊:“顶,顶。顶……”他们当然希望那张牌还是个10。

终于吹掉了,黑桃9.老白长出口气,看着对方慢慢博出了个8点,不禁喜极,高喊道:“八输九,就是有!”也不管周围的一帮人那能杀人的目光,收了钱走人。

老白把所有的筹码兑换成现金,45万,足足有四沓半。老白高兴极了,下午就可以回家了,现在他一点也不担心怎么面对吴玫了,赢钱就是硬道理,难道我赢钱还有错了?不禁背着手,踱着四方步,嘴里脱口而出:“人生得意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白某去也……”

老白回到家,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夫妻两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吴玫还是给老白留了最后的机会,要求老白交出通行证,上交所有的钱,而且要当场撕掉通行证。老白像护着宝贝似得紧捂着通行证。

“你有没有搞错?我是赢钱了,没有犒劳我,还要无理取闹!”老白愤怒的叫道。

“我不可能跟一个随时会赌得倾家荡产的人过日子,你要么当着我的面撕掉通行证,要么就离婚。”吴玫冷冷的说道。

“你神经病,你知道我这回赢了多少钱,25万啊,只要再赢3次,就不输了,就能回到我们从前的生活了!”老白情绪激动,头顶青筋暴露,双目赤红,伸着头嘶吼着。

吴玫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很陌生,很怀疑这是不是和自己生活了二十年的白老师。这就是一个穷凶极恶的赌徒。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那还有点读书人的样子,老白,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醒醒吧,你看看有谁全靠赌发财的,像朱志元这帮人哪个不比你有钱,也只是小打小闹。章文,那么聪明的人也不敢下狠手,还去老老实实地学造价,想要有一技之长。你就比他们都聪明?上次你不是20万也输光了吗?要不然家里也不会去贷那么大一笔款……”

“你知道什么?上次你知道我赢到多少,72万啊,要不是碰到那个肥佬,上次我就把损失全抓回来了。”老白想起上次的遭遇,不由怒火中烧,简直要抓狂了。

“那你走吧,带着你的通行证走吧,我只想个平静安稳的生活,离婚吧……”吴玫平静的说。

……

三天后,镇上传出了爆炸性的新闻,老白和吴玫离婚了!

财产的分割很简单,老白要了两套房,一套是他们多年前买的住了十几年的二居室,一套是刚买的新房,虽然有60万的贷款要还,但这套房现在值一百万。吴玫就要了饭店。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只能住在饭店里了。当然老白挪用的20万还给了吴玫。

听到这个消息,最郁闷的人恐怕就是章文了,朱志元他们借给吴玫的钱还回来了,弄了半天,就章文贴了三千多块陪着这帮孙子玩了一晚上。

章文泪流满面,仰天长叹:人算不如天算,真没天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