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73章 帮吴玫搬家

第七十三章 帮吴玫搬家

1月18号,章文的公司也正式放假了,要放到正月十五才上班,相当于放了个寒假,建筑公司嘛,大部分的工人都是外地的,过年时要回去的,辛苦了一年,揣着一年的收获,脸上都洋溢着喜悦之色,接下来是这些打工者一年中最幸福的时光,回家陪陪老婆,看看父母,带带孩子,串串亲戚,相互攀比一下今年的收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当然少不了辛勤浇灌一番自留地,都旱了一年了……

章文看着手里的银行存款凭证,二万五千,这样的话相当于年薪五万八千。多少有些失望,按章文的预计至少应该有三万,抛开章越的面子不说,下半年章文做的可不差。难道自己做的活真的都算到别人头上去了?章文打算和章越沟通一下再考虑怎么办。

常晓蓉今年年薪算下来是十二万八千,再加上评个先进工作者奖励贰仟,正好十三万。不过常晓蓉似乎有心事,领完钱,和章文匆匆打了个招呼就走了,连公司的年夜饭也没吃,章文估计有可能是集资出问题了。

吃过年夜饭,和公司的几个领导不冷不热的打了个招呼,章文回家了,正式放假了。

欣儿比章文早几天放假,这次考试刚刚好考到第十名,章文很怀疑女儿是故意的。现在女儿缠着他要去看小旺财,章文真是感到头疼,纪家那实在是不想去,或者说是不敢去。看来还是要找胖子帮忙。

说曹操,曹操就到。胖子电话来了:“文哥!明天下午有空没有?忙着吴玫去搬东西,我把公司那两依维柯开过去。”

“太好了,我正要找你,我女儿非要到纪清那去看小狗,明天你把女儿也带上,然后把俩丫头仍在**那,咱俩去帮吴玫搬家,正好一举两得,晚上再把她们接回来,好吧?”章文计划着。

“好嘞!那明天我先到你这,吃完中饭再去纪清那。”

“好!就这样。”章文痛快的敲定了。

第二天,吃过中饭,开到纪家差不多快两点钟,章文特意挑这个时间来,饭店嘛,中午和晚上最忙,车停在饭店门前的停车场,胖子下车带着两个女孩走进去。

一会儿,纪清跑出饭店,站在门口,远远的看着依维柯,虽然知道窗上贴着深色贴膜,纪清看不到里面,章文还是下意识地低头弯腰。

纪清背着手,咬着嘴唇,满眼的期待,脚向前垮了半步,又退了回来,有些犹豫,最后还是转身回饭店了。

章文长出一口气,坐直了身子,忽然,从纪家饭店传出了歌声----传奇。

这首歌章文很熟,也会唱,一向认为王菲唱得最好,这首歌最需要的就是空灵纯净的天籁之音来演绎,可是现在这个版本绝对不是王菲的,更空灵纯净的声音,让人听到的不止是歌声,更是心声,起码章文就感受到了心灵深处的触动。章文侧耳倾听,同时把车窗拉开了一条缝……

……

想你时你在天边

想你时你在眼前

想你时你在脑海

想你时你在心田

……

章文心里默默的跟唱着,心灵融入在这天籁之音中,感受到空灵之后的寂寞,纯净之后的忧伤。让自认坚强的章文,被轻而易举的穿透了身心,触及到了内心深处最柔弱的部分,引发了阵阵的刺痛,双眼泛出潮湿……

……

胖子回到车上,章文挥挥手示意开车。

纪清透过窗户看到车辆渐渐远去,还看到车窗拉开的缝隙,她能感觉到,他就在车上,而且在默默地听,看到车辆消失,纪清手里的话筒滑落到地上,整个人慢慢的跪坐在地上,双手掩面,失声痛哭……

章文抽了张纸巾,轻轻擦拭了一下眼角:“刚刚的歌唱的挺好的,谁唱的?”

“装,你再接着装,你会听不出是谁唱的?”胖子鄙视的扫了一眼章文。

“听出来又怎么样?命中八尺,难求一丈。就算我离了婚又怎么样?欠一身债,带个孩子,就差一根打狗棒和一个碗了。你认为能有什么结果吗?”章文恹恹的说道。

“结果我不管,但是你要是伤害了纪清,我对你不客气。”胖子怒道。

“已经伤了!所以纪红的所作所为不失为上策,长痛不如短痛……”章文无精打采地说。

“……”

……

吴玫的东西并不多,除了一个床头柜和一个梳妆台,算是大件,其他的都是些衣服鞋帽等大大小小的十几个袋子,吴玫打算住到饭店原来的财务室里,本来财务是就是一分为二,现在把里面一间腾空,再买了一张单人床,倒也方便。一下午都搞定了,意外的是,老余也赶过来帮忙了,卖力的很。

大概的收拾了一下,胖子和章文提出告辞,吴玫有些着急,对章文说:“你等会再走吧,我还有点事和你商量。”说话间,眼睛有意无意的看了老余一眼。

“哦!胖子要不你先回去,等差不多了打我电话”章文对胖子挤了挤眼。抄老余那示意了下。

“好啊,那我先走了,老余,你还不走,等着吃晚饭啊,没听见人家有事商量啊?连我都回避了。”胖子对老余不客气的说。

这死胖子,什么话到他嘴里就变了味了!不过效果还是不错的,老余立马也起身告辞了。

……

“其实没什么是,就是老余不肯走让我有些害怕。”吴玫有些抱歉的对章文说。

“怎么着?老余想干嘛?要不我到他老婆那参他一本。保证让他三天下不了床。”章文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别胡说,也许是我多心了,人家是好意来帮忙呢!”吴玫轻声叱道。

“帮忙?还要留下来蹭饭,他倒实惠。他老婆照顾那么大一摊子事,也没见他去帮忙。”章文不屑的道。

“你在这吃了饭再走吧!我去弄两个菜,尝尝我的手艺,比纪家的的小妮子怎么样?”吴玫颇自信地说到。

“是吗?那倒要拭目以待……”

……

纪家纪清的房间里,两个女孩子在给小旺财洗澡,这只狗到纪家几个月从未这么遭罪过,跑还跑不了,绳头攥在欣儿手里呢,索性闭着眼随她们折腾了。

胖子在给纪清讲老白的事,纪清仔细的听着,越来越同情吴玫……

这是纪红推门进来,看到两个女孩,有些诧异,胖子连忙打招呼:“红姐,这是我女儿和侄女。”

他管章文叫哥,说是侄女也不错,接着招呼两个女孩子叫人。

纪红看看两个女孩,然后目光停留在欣儿身上好一会,才点点头。

欣儿立刻感到了不对,低头眼珠乱转,那神情像极了章文,纪红皱皱眉,没说什么,退了出去。

……

“你今天搬家,老白也不露面?”章文一边吃着一面问。

“哼!早就迫不及待的飞到澳门去了,现在什么事也没有这事重要!”吴玫眼里闪过一丝阴霾

“呵呵!够勤奋的哦,说不定真能成就一番传奇。”章文戏谑的道。

“不提他了,输赢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吴玫低低的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