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75章 彪悍的老婆(下)

第七十五章彪悍的老婆下

邢春花杀气腾腾的走到饭桌前,离得最近的老汤,还有胖子,赶忙站起身把地方让了出来。这下变成章文离她最近,章文早几年开公司时就认识邢春花,那时候公司里的办公用品全是从她这买的,只是那时没这么壮,几年不见这娘们越发的壮实了,难怪老余扛不住。

不过这娘们也太不修边幅了,皮肤倒是没以前那么黑了,头发乱七八糟的扎在脑后,穿了件皮夹克,左面袖子上还掉了块皮,牛仔裤,长筒靴,这靴子倒是名牌货,牛仔裤虽然不是什么名牌,穿在她身上,绷得紧紧梆梆。这女人的臀部曲线还真是神奇,有的绷紧了显出的是性感。有的显出的是诱惑,有的则显出的是霸气,邢春花无疑就是后者,往那一站霸气外露。

“哎!哎!嫂子你来了,你坐,喝杯水。”章文热情的招呼着。

“哼!行了,别献殷勤了,说吧,你们这帮狐朋狗友帮他出了什么主意了?”邢春花没搭理章文。

“哪有什么主意,不过是劝老余回家向你认个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过去就过去了……”老顾平时和老余走得最近,连忙帮着说和。

“你闭嘴,这里面你最不是东西。一把年纪弄了仨老婆,还生怕别人不知道,吃个饭还都带出来集体亮相。我们家老余八成就是跟你学坏的。”邢春花冲老顾咆哮。

得!劝个架把自己给搭进去了,老顾恼怒的看了邢春花一眼,没再出声。

朱志元也没出声,最近镇上几大轰动性的新闻,全出自他这个老大的手下,带这帮家伙比自己管理各公司还累,队伍不好带啊!关键时刻,还要看章文能不能力挽狂澜……

“真就是劝他回家,老余这些年挨了这么多打,可还是坚定地认为他老婆是好人,刚刚你进门也听到了吧!多好的人啊!历经磨难,还是抱定一个信念:我老婆是好人,就是脾气坏了点!不容易啊!春花姐,你听到这些还不感动吗?那沙锅大的拳头还忍心抡过去吗?……”章文连忙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得先把这女人的杀气化解了。

“哼!算他还有点良心,当年我在我们村里那也是数得着的美女,怎么就偏偏看上他了。就是现在,老娘一回头也得有一个班的老爷们跟着。”邢春花被章文说的气顺了很多。一屁股坐了下来。

“那是那是,现在这年头想松活松活筋骨的人多了去了!”章文顺着话奉承着,心说:那一个班的老爷们估计是被你抓来的。

“你说这些年我哪点亏待你了,要车买车,要玩给钱,在咱们镇上也算是一号人物了,你倒好,还想着去胡搞了,自己老婆这还没交代清楚呢,你倒是精力旺盛,留有余地啊!”邢春花又有发怒的趋势,说话也肆无忌惮。

“春花姐,这其实也怪你不好?老余其实是很想,啊!那个那个…尽义务的!但是最好稍微做点改变,像你也别老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多无聊,设想一下,翻个身,面朝浩瀚的星空,满天的星斗,柔风习习,再加上老余辛勤的耕耘,多浪漫,多动人的田园风光!”章文说着忍不住闭上眼自我陶醉了。

“小子,现在是冬天,你们家夫妻俩大半夜跑到操场上去操练啊?”邢春花冷冷的给了章文一句。

所有人都哄笑了起来,章文不禁老脸一红:“我不过是形容一下,虽然过头了些,但是你们听重点啊!”

气氛被章文弄得热起来了,还弄出点肉滋味。邢春花有火也发不出了:“老余!你怎么样啊?跟我回去,还是继续逃亡啊?”

老余低着头蹭到老婆身边,低声说:“回去吧!”

“走吧!还要我请你啊?本来我带着一帮人来是准备把你抬回去的。”邢春花还不解气地说。但看着老余脸上的惨像,又有点心疼。拉了老余往回走。

老顾刚刚被邢春花骂的狗血淋头,心里很不爽,看着这女汉子要走了,忍不住幸灾乐祸的追了句:“老于不就是想翻个身嘛!回去悠着点,别老是二百斤压着一百斤,换谁也受不了,都得离婚保命!”

朱志元很不满的瞪了老顾一眼,这下这娘们非暴怒不可!

果然邢春花顿时大怒,转过身对老顾吼道:“你闭嘴!管好你自己家的仨老婆就行了!我们家的事要你操心?”说罢,一脚踢飞了一把椅子,当场这把椅子就散架了。随即怒目环视老顾这面的一帮人

“离婚!哼,我们家的字典里没有‘离婚’这俩字,有的只是----丧偶!”邢春花一声怒吼,最后俩字已经初步具备了狮吼功的雏形。

一片狼藉,茶杯摔碎了三个,老汤直接就坐在了地上,老顾退靠在了桌旁。脸都发白了……

……

好一会,各位老板都清醒了过来。

朱志元夹着包,扭头就走:“我得回去关心关心老婆去,我才发现我那老婆太温柔了!”

老顾也收拾东西:“我也得回去,平衡三方势力,创建和谐家庭。”

“还是你行啊!后宫佳丽三千,忙得过来吗?”章文真的挺佩服老顾。

“佳丽三千,那是皇上,咱比不了。”老顾挺谦虚。也夹着包往外走。走到门口回首对章文伸出三根手指。得意地说道:“后宫佳丽三个!”

“铁杵磨成针头!”章文举了举杯子,随口回了一句。

老顾在门口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台阶下面。回身恶狠狠地冲章文竖了竖中指……

就剩下章文和胖子了。

“咱俩怎么办?”胖子问。

“吃啊!这一桌的菜还没动呢!不吃也得付钱。”章文踏踏实实的坐下来。

“买单算谁的?把咱俩大老远叫来,还要替他们买单。玛的,吃!”胖子愤愤道。

“记在老余账上,过两天找他报销,不行我直接找邢春花报销。”章文毫不在意的道。

“你倒是真敢!”

“其实我倒是挺羡慕老余的,每天的生活充满**,在实战中不断提高自己,连早锻炼都省了,当然前提是要势均力敌。”章文做着总结。

“那你去找邢春花练练?”胖子猥琐的问。

“算了,现在是冬天!”章文严肃的说。

“哈哈!……”

……

吃完饭,两人开车准备去看看吴玫,出这事好几天了,还没去探望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