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76章 贵妇和泼妇

第七十六章贵妇和泼妇

俩吃货对这一桌子菜吃的不亦乐乎!特别是胖子,全是活肉啊!有嚼头,够味……

这是手机响了,章文看看号码?居然是老余的来电。心中一动:不会是又被打的求救了吧!

“喂!怎么着?又挨揍了?”章文接通电话开口问道。

“揍你个头!是我”手机里传出邢春花的声音。

“呵呵!嫂子?怎么是你呀?有事啊?”章文没想到是邢春花。

“过来,到我店里来,有事找你。”邢春花一点都不客气。

“不行啊!我被土家菜饭店的老板扣着呢,你们又打又闹的,完事一拍屁股全跑了,就剩下我在善后呢。要不你过来,把我赎出来?”章文可怜兮兮的道。

“放屁!不就踢坏了一把椅子吗?你等着……”邢春花挂断了电话。

章文吓了一跳,看样子是杀过来了,连忙对胖子说:“胖子,别吃了,赶紧的走人!买单的人来了。你先到你姐那去。”

胖子一听有人买单,抓紧再吃几口,心满意足的跑了。有人买单,那还不走?

一会儿,邢春花开车老余的车就到了,看到一桌子就章文一人在吃着,问道:“其他人呢?”

“都被你最后一嗓子震伤了!估计都到医院去了吧!”

“噗!就会胡说,老板,买单!”邢春花倒也干脆。

“哎!哎!我还没吃完呢?”

邢春花拉着章文就走,原来她要章文陪她去吴玫那到个招呼,陪个礼。

章文上下打量了一下邢春花,二话没说,反倒拉着她进了马路边上的一家美容美发店,邢春花还想开口嚷嚷两句呢,被章文先呵斥道:“闭嘴!先把自己收拾干净喽!弄得跟个泼妇似得,还去道歉,你也不怕把人吓着!”

进了美容店,对老板娘说:“赶紧的,把她这头发该剪的剪,该修的修,该局的局。还有那脸上,什么霜啊,膜的挑好的招呼,还有空的人顺便把她那手也做个保养。哦!对了,我告诉你哦,这可是镇上第一悍妇,别给我用假冒的东西,当心店被她拆了!”……

过了两小时,出了美容店,章文看着花了两小时修饰出来的头:“看到没?这一收拾就像个贵妇,不收拾就像个泼妇。就这富贵形象,今晚回家,老余立马得扑过来抱住你痛哭流涕,后悔有眼不识金镶玉啊。还动哪门子歪脑筋,连想想都觉得是罪过,他都得自觉地吃三天素。”

“哼!就你会说,七百多块呢?想想都心疼!”邢春花小声嘀咕,这形象改变了,连说话都轻柔多了。

……

开着老余的车来到吴玫的饭店,门口居然碰到了老白,还带着个律师,要帮吴玫告老余,刚被吴玫赶出来。这位郑律师全镇都认识,十场官司输八场。

邢春花看到郑律师,顿时火冒三丈:“姓郑的,你想干什么?想告我们家老余?你活得不耐烦了?”

老白和郑律师都没认出邢春花,变化太大了!直到女汉子开口了,才大惊失色:“邢…老板,你来这干什么?”

“我给我那吴玫妹子赔礼道歉来了,你们来干什么?老白和吴玫都离婚了,就是个外人,姓郑的你打官司输的糊涂了吧,还想接着输?老白,我告诉你,你在闹腾,明天我就堵你们家门口去,你在我店里又打又砸,我还没找你算账呢!”邢春花又发威了。

没两分钟,老白和郑律师落荒而逃,再不逃,邢春花就该动手了……

邢春花这种女人其实倒也好相处,直来直去,不会耍什么心眼,所以见了吴玫倒也干脆,赔礼道歉,很直白也很诚心,倒让吴玫不太好意思了,而且两个女人年纪差不多,邢春花大三岁,还就越聊越投机,倒把章文凉在一边不管了。

章文实在无聊,来到财务室的外屋,打开电脑研究起赔率了。

这女人热络起来真是快哦,才多大会功夫,邢春花连老余想翻个身的事都说给吴玫听了,弄得吴玫脸红心跳,当然,吴玫也把朱志元一帮人在自家饭店赌球的诸多趣事也说给邢春花听,一直说到章文的4串1。两万赢了二十几万,邢春花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太紧张刺激了。听到老余前一阵在澳门输了7万,回来靠一场球下注8万赢回来,又恨恨的骂个不停,现在听听都感到心跳不已。

两女越聊越投机,越聊越兴奋,最后邢春花拉着吴玫的手,跑到章文跟前,一拍桌子:“小子,我和小玫就是亲姐妹了,听到了没有?”

“那是我姐,你凑哪门子热闹?”章文吓了一跳,有点发懵。

“那你以后就多个姐了,以后她是二姐,我是大姐。”邢春花毫不在意的说。

“有什么好处?”章文皱着眉问,平白无故多出个姐来,而且还是这么彪悍的姐,有些不适应。

“白给你个姐,已经便宜你了,还要什么好处?你管吴玫也要好处啊?”邢春花怒道。

“那当然!我受委屈的时候都是抱抱我姐求安慰的!”章文得意的说。

吴玫霎时脸通红,恼怒的瞪了章文一眼。

“那有什么?大不了我也让你抱…抱”邢春花大大咧咧地说,到最后觉得不那么对劲。

章文看了看邢春花壮实的身材,因为房间里热,皮夹克已经脱了,穿着大红的羊绒衫。显得滚圆滚圆的,章文真有些发憷:“算了吧,我怕你把我勒散架了。行了,知道了,我又捡了个姐。还有事吗?”

“被你一打岔,都忘了正事了!我们俩今天认了姐妹,高兴。帮我俩也下注打场球!”邢春花命令道。

“啊?那…那…打篮球啊,还是足球啊?”章文越听越奇葩。

“不知道。”

“那是打欧洲盘还是亚洲盘?”

“不知道!”

章文被弄得哭笑不得:“你们什么都不知道,让我怎么打?”

“反正是能赢钱的就行!我们两一人2千,不,一人5千。也不对,一人1万。反正能赢的。”邢春花三易其口。

“谁告诉你一定能赢的?要是那样我还会欠着一屁股债啊?”章文都快被俩娘们气哭了。

吴玫也劝邢春花:“邢姐!我们又不懂这些东西,别凑热闹了,再说,赌博总归不是好事。”

“不行,你不是帮朱志元他们赢了60万吗?那个叫什么…纳来着?连我们家老余也下注了8万呢。这死鬼背着老娘玩这么大,看我回去不收拾他。能帮着他们赢就不能帮你姐赢啊?何况现在是两个姐呢!”邢春花理直气壮的说。

“那…那是有一定的运气在里面,何况人家也是做好输钱的准备的。”章文感到和邢春花说不清楚。

“那我们也输得起,不就是2万块钱吗?哼,输了从老余的零花钱里扣。妹子,你别怕,输了算我的。这回你没啥好说的了吧?”邢春花倒犯起掘了。

吴玫倒也不好再劝了,不禁有些后悔,跟她说这些干啥呀,现在弄得骑虎难下了,要是真输了,自己手里的资金可是蛮紧张的,难道真的让人家付啊?

“好吧好吧,等会我选2场,比赛要到十点多才开始呢,八点再下注,现在才六点多,你们俩先去烧饭去,吃完饭正好。

章文看着俩女人走出去,不禁摇头,真是无知者无畏哦。今天是德甲比赛,自己并没有特别看好的,现在的情况只好选2场,从以往的概率来说,赢一场应该问题不大,希望等会开赛前赔率的波动能带来好的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