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77章 咱也来个2串1(上)

第七十七章咱也来个2串1上

章文趁着俩女人都不在,难得清静,把接下来几场比赛的赔率变化都输进赔率分析表,章文随身带着优盘的,只要电脑上有就能操作。为了在俩姐面前挣个面子,章文把记录点按最详细的输入,工作量增加一倍,直到八点都过了,吴玫和邢春花把菜都端进来了,才算勉勉强强选中了2场比赛,看看时间还早,于是先吃晚饭。

吴玫的手艺章文领教过,虽然比不上纪清,但是也是相当有水准的。没想到邢春花烧的也不错的,没想到这女汉子持家还有一手,里里外外都不含糊。看来国外对我国的评价还是很客观的:我们国家的女人比男人强,我们国家的女人吃苦耐劳聪明贤惠,而且比男人更大气。别的不说,从奥运会的金牌数就看得出……

章文一边想着一边看着一左一右的俩女人:人还是要通过了解才能发现内在的优点,像吴玫,敢爱敢恨,跟着老白跑到这举目无亲的镇上,一呆就是二十几年,全凭自己的经营能力和勤劳努力把个小饭店经营到现在的规模。邢春花,以一家之主的身份,不但地里干活是把好手,还硬是凭着自己的强悍做成了镇上最大的文化用品店。再看看她们俩的老公,都不成器。听说女人一强,男人就都不行了,也不知道这个“不行了”的范围包括哪些?

看着章文左顾右盼,若有所思。

邢春花一拍桌子:“看什么呢?吵着吃饭也是你,给你端上来了,又不吃了,左右瞎看什么呢?”

“哦!嘿嘿,小弟第一次和两位姐姐共进晚餐,还真有些不适应。”章文回过神来。

“哼!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腼腆了?”

“不是腼腆,实在是两侧各两座山峰气势逼人啊,我真有种夹缝里求生存的危机感。2:2啊!我感觉我渺小的就像中间那两小点。”章文左右看看两人挺得老高的胸部。

“就知道你个混蛋没动好脑筋。”邢春花怒道。连吴玫也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冤不冤?允许你们在我旁边晃来晃去,我就非要装作看不见,我是真小人,不看白不看!”章文厚皮老脸的叫道。

“要死了你!非打死你不可!”邢春花已经准备动手了。

“停,停,我警告你!比赛开始前不许打我哦!要不然等会下注的时候会出错的。”章文大叫到。

“快吃饭!不许胡说,再胡说我可赶你走了。”吴玫温怒的说道。

邢春花也拿这厮没办法,再说邢春花比吴玫要更放得开,平时村里的女人之间没少插科打诨。而吴玫这些年和老白应该算是书香门第,虽然经营了十几年饭店,已经适应了很多。但还是有些气恼。

“来,二位姐姐,小弟敬你们一杯!祝你们的生意越做越大!”章文一本正经的开始敬酒。

“嗯,这还差不多。”

……

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章文顺便给她们讲讲赌球的一些基本常识,在讲些过去赌球中发生的趣事。倒也不知不觉喝掉了两瓶五年陈。气氛融洽了许多,虽然明知道这厮的眼睛时不时在两人胸前扫过,也没再搭理他。相互看了看,也确实不能怪他,谁让两人都长得这么壮观呢。

十点钟,章文最后选定了2场比赛,一场是拜仁慕尼黑对凯泽斯劳滕,拜仁让球半。10点开始。一场是霍芬海姆对圣保利,霍芬海姆让一球。凌晨00:30开始.本来章文想先打一场,看情况再打第二场,但考虑到第二场开赛时间太晚了,自己也不想等到那么晚,何况第二场(霍芬海姆对圣保利)还是章文在所有比赛里最看好的一场比赛,如果赛前赔率不出现大的波动,这场肯定赢得出,而且现在下注是高水。章文想第一场拜仁如果上半场能领先2个球,自己就可以先告退了。这样回家也不会太晚。

本来章文也想下点注,犹豫再三,还是怕自己一出手克掉哪场比赛,那就尴尬了。邢春花还好说,手里不缺钱,可吴玫手里没多少钱,输不起啊。

打通了胖子的手机:“胖子,帮我打两场比赛。拜仁让球半,高水2,0。还有一场是12点半的霍芬海姆让一球,水位1.95。各打一万。”

“你怎么想起来下注了?什么情况?”胖子顿时精神一振。

“哼!什么情况,我被邢春花扣留了,不帮她赢点钱不放我走。”章文为自己没下注有些郁闷。

“这两万都是邢春花下的注?出手够大的啊?”胖子有些激动了,开始打探章文下注了没有。

“不是,她和吴玫姐一人一万。”章文不耐烦的道。

“我靠!亲哥,你这一下午都干什么了?咋就一下培养出俩赌鬼来。还都是女的?”胖子惊呆了。

“哪来那么多废话?快点下注,下晚了,水位跌下来你赔给我。”章文催促道。

“哎!好嘞。放心,这就报上去。”胖子挂了电话,不是马上把章文的下注单报上去。

而是先给朱志元打了个电话过去。

“老大,我有重要情报……”胖子简明扼要说了情况。

“嗯!你先把章文的单子报上去,我这和老顾他们几个商量商量。”朱志元挂了电话。

接下来简直就是电话会议,这次虽然信心大增,但是也不敢下太大的注,上次主要是已经输急了,才下了重注。但事后也是后怕不已。大部分人的意见是和章文一样,每场下注1万。

这时老顾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好主意:“咱也打个串,2串1。怎么样?1万赢出来能赢利将近3万。而输,最多输1万。章文4串1都能赢出来。何况咱这小小的2串1。”

没想到立刻得到全体一致的通过,成本降低了,赢利提高了。老顾绝对是个人才。朱志元毫不吝啬的大大的表扬了老顾同志。

为了保险起见,朱志元又严肃的问了胖子一次:“胖子,你可肯定这小子没下注哦?”

“老大,你放心吧!这次比上次还要牢靠。上次不过是还个人情,他自己都没当回事。这次是救命,赢不出来,那邢春花能放他回家?再说,赢不出来,那女汉子的那么坚硬的靴子招呼上去,啧啧!我都不敢想,估计明天我们的章哥,那‘章’字上面的‘立’和‘日’都找不着了,就剩下个十字架了。”胖子充分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

“哈哈!好,分析的有道理。你记好,我2万,老顾2万,其余的个1万,总共7万。打个2串1。就把章文刚刚报的2场比赛串起来。”朱志元交代的清清楚楚。

“2串1?这谁想出来的?太有才了。老大,不会是你想出来的吧?”胖子顿时眼睛一亮,这得多赢好多钱哦!

“咳!咳!这是老顾提出来的,经过我仔细分析,最后拍板的。”朱志元还算谦虚。

“那我呢?我提供了这么重要的情报,到现在就没我什么事了?要不我也下注2万。”胖子急道。

“不行,九哥不让你下注的。再说,你的级别怎么能下2万呢?这样吧,下注1万,九哥问起来就说是我下的。这样的话总共8万,报上去吧。”朱志元大度地说。

“那老大,咱们要不要一起出去看球,喝点酒啥的?”胖子孤家寡人一个。现在在他姐家里的厅里,无趣得很。

“等会吧,最起码第一场差不多赢了,那吃起来才带劲。”朱志元感到还不饿。

“好吧......”

10:00德甲拜仁慕尼黑:凯泽斯劳滕

比赛开始了,章文和吴玫,邢春花都坐在了棋牌室里,空调开起来,吴玫还准备了好多水果,零食。感觉和朱老大他们在一起看球有明显的区别。一面吴玫在削水果皮,一面邢春花在问东问西,实实在在的一个球盲。

转眼40分钟了,章文有些皱眉了,比分还是0:0。连邢春花都知道不妙了。

“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说要赢2个球才能赢钱吗?怎么1个球都不进?”邢春花有点着急了,声音也提高了。

“别吵!”章文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脑。这厮专注的时候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吴玫也紧张的手心冒汗,却是不敢多说,悄悄地把削好的水果推到章文面前。

……

朱志元也按耐不住了,打电话给胖子:“你到底听清楚没有,他是不是下注这场比赛?”

“肯定没错!别着急,说不定马上就进球了!”胖子也是额头冒汗了,不但要进球,至少要进2个呢。

“叫他们都给我出来,银行对面的火锅店。”朱志元有些在家呆不住了。

都在一个镇上就是方便,5分钟后都坐在火锅店里了,除了老顾没来。

老顾在家里也是急的团团转,一面电视在直播,一面大老婆坐在**等着呢。今天刚排好轮值表,大老婆第一个。但是现在上半场1个球都不进,老顾哪有心思考虑别的,他可是和老大一样下了2万呢。